18岁,一个人的甘肃之行

一个人的旅行

2017-08-16 阿桐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走到哪里都是流浪。

                                                                                                ——三毛

有的人将旅行作为生命的一部分;有的人一生都在流浪,像三毛,那个浪迹天涯的红尘浪子;有的人,工作,旅行,卖弄人生,在自己的时空中安然生活。野生作家大冰在《好吗好的》一书中提到这样一个词:平行世界,对于大冰,他是主持人,他是民谣歌手,他是银匠,他是作家,他也是那个行走天下的人,他在不同的时空扮演不同的角色,平行地生活着。

之所以在这么久后再来说这次旅行,是觉得这次甘肃之行不能只成为过往回忆,也应该留下些什么。这次高考完后一个人去甘肃触动很深,去了之后,兰州的城市文化更能吸引到我,而敦煌我只想说这就是我的第二故乡,这也算是我对敦煌的最高赞美吧。

陕西作为西北五省之一,但是它的苍凉是远不及甘肃的。回来后也是意犹未尽,考虑这个冬天如果可以的话,想要再去一次敦煌,看看西北的沙与雪交融的场景。

另外,这次18岁一个人的旅行在我眼里不止一次旅行那么简单而已,它也说明了我是有能力去面对这个世界,也更加坚定了我以后要一个人旅行的想法。如果你想要一个人上路的话,我建议一定要轻装上阵,因为这样你才能在路上说走就走。

这次旅行的许多景点门票都是有半价的,所以大学四年可以相应制定一个旅行计划,与这个世界拥抱。                                       

                                                                      缘起

去甘肃是很早之前就有的想法,因为兰州,低苦艾的《兰州 兰州》,再不见风样的少年格子衬衫一角扬起,从此寂寞了的白塔后山今夜悄悄落雨;因为残破的驿道与荒凉的城,七八匹悠然的骆驼,三五杯血红的酒,一只天边飘忽的羌笛;因为之前看古龙的《边城浪子》,脑中不断出现傅红雪在大漠落日中孤独高傲的身影。这也算是我对甘肃的初定义吧。

  在去甘肃前,本来打算找几个人报团去,但是大家似乎对西北并不十分热爱,所以我就决定自己去。刚开始家里是不允许的,最后我爸就说是一个人应该出去看看,就这样,出发前,准备了一些防晒用品,也没有去做有关的攻略,大体只是知道第一站兰州我要去白塔山,中山桥,去看黄河母亲雕像等等,当然一定要吃碗牛肉面。这次出行,行李很简单,只有一个背包,穿着一身衣服,包里再带一套,遮阳伞,洗漱用品,热水杯,好像也就这些吧。另外,也是在学姐的建议下,下载了一个地图,以备不时之需。

  这次旅行呢,没有规定一定要去几天,也没有想着提前订票,于我自身而言,路途中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所以我也是以一种顺其自然的态度来面对。

    这次甘肃之行加上在路上的时间也就五天左右

【6月20日,下午四点钟左右】

现在我还在回程的火车上,过了张掖站,这次旅行认识的一个张姐姐下了车,坐在窗口望着她的背影,一下一下挥手,有的人,可能遇见了就再也不会再见。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白杨树,我以一种复杂的心情写下这些回忆。           这次一个人出行甘肃,也许在他人眼里有些疯狂,也许是潇洒,无论如何,西北是我心里念念不忘的,而我的行为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对西北的痴恋,仅此而已。

6月16晚10:20乘火车,17日早晨很早就醒了,洗漱好就坐在过道的椅子上,天刚蒙蒙亮,我打开手机的便签,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越走越荒凉,越走越西北,秃了的山,满是绿树的山,矮矮的房屋,方的院子,一切都是灰色的。在火车上认识了一个在兰州工作的姐姐,她知道我是一个人来兰州后,让我加了她的微信,如果迷路了可以问问她。早上6点多到达兰州。

【第一站:兰州】

刚下火车,心里是有些震惊的,兰州作为省会城市,很难想像它的四面都被大山环抱。与一个在兰州工作的姐姐告别,在火车站口乘坐131公交车去了白塔山。

可能是时间太早的缘故,山上更多的是周边居住的老人在晨练,一路向山顶走去,视野越来越开阔,站在观景台上,可以俯瞰整个兰州市,滚滚东去的黄河水,壮观的中山桥。走进山顶的寺庙,内心除了澄澈还有一种仪式感,双手合拢,跪在佛前,思绪不断游走。因为这两天庙里放生,可以看到许多人来礼拜,各个年龄段都有,所以不得不承认兰州人是有信仰的。下了山,顺着中山桥走了一遍。

在兰州游玩很好的一点是,公交车密布十分广,非常方便。其次,兰州有名的景点都是不需要门票的。本想着乘车去省博物馆,结果去了市博物馆,因为在翻修,所以目前关闭。市博好像是在市中心,一般来讲,兰州处处都有牛肉面,但是当时找了挺长时间,进了一家面馆,好吃而且又不贵。

我觉得博物馆是最能代表一个城市的文化底蕴的,省博外观十分雄伟。内容也是十分丰富的。像蝴蝶标本,各类生物化石以及各种代表性文物,马踏飞燕,舍利金棺等等。从博物馆讲解员的讲解中,可以知道这片土地上之前存在着一群豪迈粗犷的人,他们率性喝酒,形成了如今这种豪放的性格。

紧接着也去看了西湖公园的黄河母亲雕像,梦里曾一人来过这里,当时周围很静,没有一个人,我想这应该是一种召唤吧。

提及黄河,提及兰州,羊皮筏子是不得不提的。撑筏子的师傅说他可以一个人撑十二个人乘坐的筏子,听后心里非常震撼。

 

如果说我来兰州的初衷是看一看低苦艾乐队的《兰州兰州》,那我觉得来了兰州后,她的民俗和人文更能吸引到我。乘公交车在兰州穿行,你会有些愕然,本来都是四四方方高高的建筑,但是由于穆斯林,清真教的混合,四四方方之外,还有圆顶建筑穿插其中,这也可能是兰州不同于其他城市的地方。        此外,走在兰州的街巷上,你会看到回族的女人围着大大的头巾,一种西域的感觉油然而生。最能吸引我的,是兰州的人,我在兰州问了很多次路,兰州人民都是热情待之,大妈拉着你的胳膊给你说,本来作为异乡游子,还是有一种陌生感,但在兰州,我觉得已经和它融为一体。

17日下午直接乘坐去敦煌的火车,18号早上到达敦煌。

很喜欢坐火车,因为窗外风景不断变化。        儿时被《白杨礼赞》中的白杨吸引,如今在大西北苍凉的衬托下,白杨果然是伟丈夫。此外,也会看到老人背上背着东西,从陡峭的山上向下,不得不感叹这片土地上的人,顽强坚韧。

余秋雨笔下的敦煌之前时不时冲入脑海,果真是要亲眼目睹才能感受敦煌的美。乘着火车一路前行,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天却丝毫未见暗淡。只记得当时敦煌上方的天空像是被劈开了,金黄的光流向远方,当时就在想,几千年前的乐樽和尚是不是也是被此景所吸引啊,于是在莫高开凿了第一个石窟。

[第二站:敦煌〕

敦煌的人是热情的,敦煌的天气也是燥热的。

      当时计划先在这边稍稍休息下,1:00去敦煌莫高窟,下午再去鸣沙山月牙泉。 由于火车站还在市区外,在乘出租时,司机说可以先去鸣沙山月牙泉,再去莫高窟。于是,敦煌的第一站就是鸣沙山。在进去前,做了一系列防晒准备,过了鸣沙山大门口,直奔骑骆驼的场地,心心念念骑着骆驼过沙漠,这是多么潇洒。因为我是一个人,所以在刚开始有些受人排挤,来这边大多是结对的,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最后还是在这边等了等,由一个17岁的小哥牵着骆驼,拉着两个骆驼组成的驼队。在上骆驼之前,特意强调一定要坐在第一个。在之后的聊天中,得知后面坐的是一个特警。       在骑骆驼的途中,情不自禁地装了半瓶沙,鸣沙山的沙砾。下了骆驼后,步行去月牙泉,之前提到的特警叔叔刚好碰到他的同伴,我们也互相认识下。      来这边真的也是想滑沙,一个人潇洒地去,坐在木板上,迎风而下,起初不觉得害怕,越往下,速度越大,感觉身体像是不受控制一样。

      因为前一天买了一点钟莫高窟的票,所以不得不先走,特警叔叔和他的两个同伴也一同搭载观光车下山,特警大叔偶尔也会帮忙背下包。西北的景点十分散,所以来这边只能拼车。打电话喊之前乘的出租车,和三位湖北的特警去莫高窟数字放映厅,他们提议去吃饭,因为门票时间,我只能先进去。所以也就出现了这样一副画面,特警大叔提着一份40多块钱的驴肉黄面从放映厅到莫高窟的场景,那天手机在莫高窟就没电了,所以也联系不到。事后知道,觉得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同时也在感慨天底下怎么还有这种人啊。很多人觉得一个人出去肯定会遇到坏人,其实你也没有那么幸运,一出门就遇到坏人,换个幽默的说法,能遇到坏人说明你自身也不是什么好人。

莫高窟,让人不得不折服。在进洞前,首先会进两个影厅,第一个是有关张骞出使西域,第二个球幕影厅是关于莫高窟里的佛像,释迦牟尼,以及代表现在和未来的佛像,弥勒佛视线向下,俯视众生,在座的我不由身临其境,不觉产生一种虔诚之感。当然,这只是莫高窟的开始。出了放映厅,会有大巴载你去实体洞感受那种历经沧桑的释然,进了洞,脚底踩的是西夏的地砖,面前是明朝翻修的释迦牟尼八十岁涅槃像,身后众多弟子表情不一,喜的是此后释迦牟尼进入了另一个天地,悲的是佛祖的离开。 出了莫高,原乘大巴返回数字中心,借此机会在大厅给手机充了会电,联系到之前的特警大叔,一起乘坐之前坐的出租去了市区,送他们去了酒店后,一个人下榻在敦煌国际青年旅舍。

晚上。被特警叔叔喊去在沙洲夜市吃饭,除了之前一起乘车的三个湖北特警,还有两个四川特警以及两个警校老师。在介绍后,他们纷纷表示对我姓氏的好奇,很无奈啊,是真的姓。虽然大家都并非同龄人,但也不是说没得聊,听他们聊天也是非常开心的。

敦煌真的是一个迷人的地方,8点钟天依旧大亮,因为时间的原因,所以就与他们告别,一个人在沙洲夜市转了转。沙洲夜市真的很好玩,各种小饰品,琳琅满目,另外,街上还有流浪歌手在卖自己的唱片,小店的老板坐在凳子上木刻,有沙漠骆驼,有胡杨,据说胡杨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在沙洲夜市的旁边,有一个古玩店,说是古玩店又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解忧杂货店。店里有各种老物件,一人高的大镜子,玉石佛像,光洁艳丽地花瓶……摆得满满当当,最吸引我的是店里放着两口大磁缸,里面有活泼的小金鱼和绿色的浮萍。在与店老板的聊天中,得知这些东西都是从乡下收来的。当他知道我是从陕西来的,也夸赞陕西是个好地方,我在表示谢意后就匆匆离去。

回到青旅看到特警叔叔发来消息说:不管回家还是在外面玩都要注意安全,有困难找警察叔叔。真的也非常感动。

这是我第一次住青旅,以为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但是由于此时并非旺季,所以房间只有两个人。房间里有一扇窗,窗外是绿色的藤蔓,给青旅平添了一份别样的色彩。

那晚很头痛的是不会套被套,所以也就出现了一个人看着被子发呆的场景,最后问了同学,学着先塞好一个角,来这里很大的一个收获就是学会装被套。

刚刚睡着后,对面的张姐姐刚刚看星星回来,丝毫没有一丝陌生感,莫名其妙来了句回来了,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不知道这是种怎样的情愫啊,以前从未向他人倾诉的,见到这个张姐姐便全都吐露出来。

我们聊到了流浪天涯的三毛,提到了古龙,那个说要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我们聊到了宋冬野,于是发出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我们无权对他人的生活指指点点的感慨;我们聊到了考古,聊到哪些不为人知的梦想,也提到了三十岁之前为家人活,三十岁后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懂得这句话中的无奈啊;我们也聊到了爱情,提到了不愿为害怕世俗眼光就轻易妥协,委屈自己去凑活一个不爱的灵魂。记得那晚聊了好久,最后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19日很早就起了,因为这天要走西线,张姐姐和我约好晚上去鸣沙山看日落,然后一起住同一家客栈。

  这天的行程大体是古城——汉长城——雅丹——玉门关。因为去太早的缘故,影视城很冷清,可以看到各种剧照,一种年代感扑面而来。一路上,沿着戈壁滩望去,看到高压线塔和那与云连成一体的远山,白茫茫一片。敦煌的云很独特,它让我想起了澄澈的河水,富有质感。此外,那种云遮住太阳却渗出丝丝光芒的情形总让我对此地多了一份虔诚。

一路上,导游也会帮忙拍照,不得不说导游的拍照技术也是很赞的。可能因为我是一个人吧,这几天总会有人问我和谁来的啊,我就会告诉他们我是高考完后一个人来的,也有人说小姑娘挺勇敢的。路上走走停停雅丹历经千年,形成了让人叹为观止的自然景观,气势磅礴的西海舰队一下子把人拉进了另一个世界,一是多,二是大。在玉门关,这样的一幅画面给了我很深印象,当时乘坐的车上有两个藏传弟子,只见他们走在黄色的戈壁上,视觉的撞击让我很是触动。

下午,和张姐姐在敦煌木刻艺术客栈回合,中间出了点差错,没有找到正确的地点,客栈老板就过来接我,觉得老板人超好。洗漱后,张姐姐骑着小电动车载我去鸣沙山,本来说是骑单车的,因为我有些害怕在交通复杂的马路上骑车,所以只能这样。

  这是我第二次进鸣沙山,直接刷脸。科普一下,鸣沙山的门票在三天内有效,但是在第一次进去出来时要录指纹。

      傍晚的鸣沙山褪去了喧闹,驼队从远处走来,张姐姐和我一路走走拍拍,路上有三四个年轻人扬着沙子拍照,我们在月牙泉停了许久。接着就向山顶走去,走了好久好久,坐在山上,疯狂地喊着:敦煌,我爱你。鸣沙山,再见。天渐渐黑了,于是我们二人手牵着手下了山,坐在路边倒完鞋里的沙子就去了沙洲夜市,姐姐也请我吃了饭。      那晚,路上人很少,我坐在车后,晚风吹过,有一丝凉意。我大喊着,与敦煌告别,高兴之余也有着丝丝难过,毕竟第二天要离开敦煌。

那晚收拾行李的时候,将这次出行前买的一条蓝色丝巾送给了张姐姐,觉得旅途中能遇到这样的人是难能可贵的。

在敦煌,在鸣沙山,我产生了无数想法,想做月牙泉边的一棵旱柳,静静地看着这沙漠。也产生了做一个牵骆驼的女子的想法,行走在沙漠中,看着日出与日落。

热心的兰州姐姐,热情的大妈,出租车阿姨,牵骆驼的少年,两次莫名相遇的河南一家,帮我背包的特警大叔,青旅的梦梦姐姐,古玩店老板,张姐姐,帮我拍照的导游……那么多的人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那些回忆是否会像吹散在风中的花,之后渐渐消逝。我不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