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全的叙旧(当爱成追忆 第二章)

96
一生如燕
2016.07.18 21:58* 字数 2740

** 题目:<<当爱成追忆>>**

** 作者:楠木**

** 目录:**

** 第一章 尹静突然到访**

** 第二章 不完全的叙旧**

** 第三章 那年初相见**

** 第四章 青春最美好的时光**

尹静和孩子坐在后座,郑宇浩上了车摘下墨镜,换上他的眼镜。在他低头瞬间,尹静悄悄地注视着他的脸,无论他穿什么,戴什么,仿佛在她心里都是以前的样子,一切都没有任何改变。

“去吃饭?”郑宇浩从后视镜望向尹静,平静地说,也许这样对他来说更自在一些。

“好。不会妨碍你吧?”尹静说。

“没事。你回来探亲?”郑宇浩边开车边问,眼睛看着前方,不用看着尹静的脸和她聊天,真是舒服多了。

“嗯,姨婆八十大寿,回来给她老人家祝寿。”尹静心里很高兴,他终于开口问她回来干吗了。再问下去,也许就会告诉他,她很想他,她想告诉他所有的秘密,所以才回来的。

“就你们娘俩回来?你丈夫呢?几年不见,你姨婆身体可好?”郑宇浩忍不住问,带着点恨,又带着些妒意。丈夫二字从他嘴里说出来,既讽刺又闹心。

“嗯,他没来。姨婆身体还好,我也三年没回来了。”尹静听到他提及丈夫,不由自主地把怀里的孩子抱紧了一下,她该如何解释她的丈夫的存在,她的头脑一片空白。

“才三年吗?我怎么觉得三十年都不止了。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吗?”郑宇浩咬紧了牙根,凌厉的目光从后视镜直直地透视到尹静脸上。

“嗯……嗯,不然我也不会回来了。”尹静喃喃地说,刚想开口细说当年。一声“妈妈”把郑宇浩和尹静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孩子醒了。

“哦,诚诚,你醒了?”尹静把孩子抱起来,那孩子睁开惺忪的眼睛,看见陌生的环境,左看看,右瞧瞧,然后,指着前面的郑宇浩说:“啊,啊……”

“诚诚,叫叔叔。”尹静这样说,郑宇浩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疼。

“叔……叔”小诚诚很认真地发出不准的两个音。

“乖!”郑宇浩回头对他笑,面对孩子那双纯净的眼睛,天真无邪的脸蛋,郑宇浩忘却了所有的恨意与妒忌。

“你儿子长得不错,他叫诚诚?多大?”郑宇浩问尹静。

“呵呵,谢谢。大名郑子诚,小名诚诚。二岁三个月。”因为孩子,俩人都放松了许多。

二岁三个月,也就是说奉子成婚了?郑宇浩的心,又被蛰了一下。他没接尹静的话,把车停在一家餐厅门口,说:“到了,先吃饭吧。”

他习惯地下车打开车门,把手伸向小诚诚,他看着小诚诚圆嘟嘟的小脸,似曾相识的大眼睛,忍不住嘴角上扬,眼神不自禁地流露着温柔的笑,“来,小诚诚,叔叔抱。”

小诚诚一点儿也不认生,张开小手,投进郑宇浩的怀里。尹静跟着下了车,天边一抹晚霞披肩,路边的梧桐开始落叶,时而飘零在地上,这样的景象是尹静梦里无数次回放的。秋风习习,尹静的心里却暖暖的,她跟着郑宇浩的背影走进一家西北餐厅。他还记得她爱吃面食,她闻到一阵阵的酸味,远远近近,刺激着她的鼻子。

郑宇浩选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记得以前和尹静每次吃饭,她都喜欢坐在窗边。他最爱看她托着腮望向窗边的样子,那个时刻,只有岁月静好,没有风云变幻。

小诚诚扭动了下身子,让郑宇浩回到现实,他在心里轻叹一声,把小诚诚放在椅子上,重重地舒了口气,说:“好哩,小诚诚坐这里,好不好?”

“好。”稚嫩的童声响起,让他们忘了过去。

“点菜吧,小米粥,韭菜鸡蛋饺,煎饼果子,五香脱骨扒鸡,糖醋鱼,再给小诚诚来碗蒸水蛋吧。”郑宇浩一股作气地点完了菜,这些菜都是尹静爱吃的,他已经倒背如流了。

“这几年,你过得怎么样?”尹静终于忍不住问他,他熟悉的脸上写满了陌生,让她不知道这几年他的情况。

郑宇浩看着尹静,四目相对,尹静的脸微微泛红,别过脸看向孩子。郑宇浩的眼角有些涩痛,慢慢舒展开揪起的心,调侃地说:“还好,前段时间认识了一个女孩子,本地姑娘,人不错,很爱我。30岁,恨嫁了,我还在考虑。你知道,我不喜欢大脸的女孩,偏偏她就是。”

他说得云淡风轻,好像别人的事情。尹静听得心阵阵抽紧,却不露声色,以过来人的口气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你父母该多操心。只要她对你好就好了,没有什么十全十美的。”

啊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成熟了?还会来教他怎么挑老婆?郑宇浩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又有点儿恼,“是的,看你现在多幸福!不过你放心,她上个月还为我堕过胎,我不会辜负她的!”

“那你更得对她好一些,能为你堕胎的女子,一定要珍惜!”尹静心里不由自主地为那个未曾谋面的女孩心疼起来,亲近起来。

“嗯,我会的。赶紧吃吧,吃完我送你回你姨婆家。”郑宇浩把晾凉的小米粥放到小诚诚面前,凑过脸去对小诚诚说:“小诚诚,来,叔叔喂你。”不知道为什么,面前小诚诚,他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和放松,孩子让他忘记了尹静欠他的解释,或许,也没有这个必要了。

“你吃吧,我来喂他。”尹静接过勺子,把小米粥送进诚诚的嘴里。

一顿饭,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拉着家常。郑宇浩现在才知道尹静的丈夫是涟城当地国税的公务员,从小父母离异,跟着父亲,后来他的父亲因病去世,十八岁开始跟着爷爷过,爷爷是国税的退休高干。至于他们是怎么认识怎么走到一起的,郑宇浩没有问,也不想听。

吃完饭,夜色渐浓,街道的路灯照亮着这个城市。走在往联合大学的学院路上,尹静的心渐渐起伏不定,小诚诚乖乖地坐在那里玩着他的小球。在不说话的时候,郑宇浩忍不住从后视镜里注视着尹静的一举一动,此刻的她望向车窗,圆圆的脸被她习惯性地托起腮,还和以前那样。她总喜欢发呆,有时候郑宇浩问她在想什么,她总是说“什么也没想呀,就是看着看着出了神。”郑宇浩以前不理解,自从尹静离开之后,他也习惯了这样发呆。真的是别人眼里看似在想事情,其实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那种宁静非常舒服。

到了联大服装学院楼前,郑宇浩把车停好。小诚诚已经睡着了,他让尹静先下车,抱起小诚诚,轻轻地放在尹静怀里,依然是不碰触尹静的一指一衣。接着从车尾箱拿出一盒凤梨酥,递给尹静,说:“快中秋了,给姨婆吧,这是从台湾来的。”那是尹静第一次知道凤梨酥,后来的每一次见到听到凤梨酥,她都记得这个晚上。

“谢谢,谢谢你来接我,送我回来。”尹静趁着夜色,深情地望他一眼。

“不用客气,我走了,孩子睡着了,你快进去吧。再见。”郑宇浩不自然地扶了扶眼镜,转身上车。

“嗯,再见!”尹静转身快步走向学院楼后面的宿舍区,见到姨婆,泪水忍不住地流。

“傻孩子,回来是高兴的事啊,来,把孩子放床上睡吧。”姨婆抱了抱尹静。

安顿好孩子,姨婆和尹静聊了一会儿,让尹静早点休息。夜,静了下来。尹静的心却开始翻腾起来,和郑宇浩的一幕幕在她的脑海里像电影般重放。她应该留下他,等她把孩子交给姨婆后,和他出去走走联大校园的那个操场,告诉他这些年来的一切。她应该敞开心扉,大胆地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她从来没有忘记他,她一直爱着他。

可是,他快要结婚了。她不应该说这些,或许,命运就是如此安排。泪水湿了枕巾一片,被子一片,尹静咬着被子,无声地抽泣。多年以来,她竟学会了这个本领,哭,不出声。

她在黑夜里,想起了过去……

 〈未完待续〉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