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想要温暖的美人(三十三)

作者:刘河秀

点此查看全书目录      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文|刘河秀

进了小区的电梯,苏坦秀试探的问:“徐新宇他不在家吗?”

正梅淡淡的说:“他下午说回他妈那边住。”

下午她伤心欲绝时,给徐新宇发了条信息,说她晚上不回来住了,没多会儿,徐新宇就回短信说他晚上去他妈家住,也不回来了。因此苏坦秀来县里,正梅便带她到她的家里,而不是让她住外面的酒店。

苏坦秀起初猜测正梅和徐新宇只是小夫妻间吵吵闹闹,可她看见正梅忧伤的神情中还夹杂着一丝凝重,看样子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正梅打开门,见屋里的灯亮着,就知道是徐新宇在家,心里竟生出些欣喜。

苏坦秀走进去,看着这个无法与别墅相媲美的房子,虽然不够宽敞,但却让人很温馨,很踏实,而她自己呢,是嫁给一个有钱人,住着大房子,彼此相处还算愉快,可没有感情,又有什么意思。

“嗯……啊……”卧房传来亢奋的呻吟声。

听到这样的声音,正梅身体里的力气一瞬间像是被抽空一般,她艰难的走到卧房前,轻轻的把门推开一个缝,就看见徐新宇和一个女子正在激情的做爱。

眼泪潸然而下,床上的可是她心心念念的丈夫,虽然从上午发现丁字裤的时候,她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可当这一切真正的在她面前上演时,她才突然发现,她根本就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坚强。

苏坦秀也看到了这一幕,对于正梅种种行为的疑惑,现在终于有了答案,她抓住正梅的胳膊,准备拉她离开。

正梅扳开苏坦秀的手,摇了摇头,她要看着这一切,好让自己死心。

苏坦秀怅怅的呼出一口气,看到了这样的场面,不爱还好,爱便是撕心裂肺。

正梅很想冲进去,把这两个恶心的人给赶出去,可她忍住了,既然徐新宇好面子,那她就给足他面子。

“宝贝儿,舒服吗?”徐新宇喘息着说。

“舒服……我好舒服……我好还是你老婆好?”

“当然是你好,你是处女,她不是。”

正梅似乎有些站不稳,她往后退了一步,这样的话,对她而言,无疑不是沉重的打击,原来她不是处女这件事,徐新宇一直都耿耿于怀,而那些口口声声的不在乎都是骗她的,她真是太天真单纯了。

苏坦秀见状,强行把正梅给拽到客厅,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可她还是低声劝着正梅:“想开点,正梅。”

“我没事,坦秀你过来。”正梅带苏坦秀到客房休息。“你今晚就睡这间,早点休息吧。”

“你,能坚持下去吗?”

“能。”正梅口是心非的说道,其实她早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有事叫我。”

“嗯。”

出了卧室,正梅坐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她觉得好累好累,她想休息,可是她的心不知道在哪里飘着,很不踏实的感觉,这哪里是度日如年,这一秒秒的时间,仿佛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活生生的侵蚀着她最后的一点意志。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新宇光着身子出来洗澡,一扭头却看见正梅在沙发上坐着,被吓了一跳的他急忙退回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床上赤裸裸的女人奇怪的问:“你不是去洗澡了吗?”

一直站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的徐新宇连忙说:“我老婆在外面。”

女人不屑的说:“怕什么,反正她早晚也要知道。”

“你赶快穿衣服走。”徐新宇命令着她,他自己也慌慌张张的穿着衣服。

这个女人极其不满的穿好衣服,拿起包,不高兴的出了卧室,经过客厅的时候,她用瞧不起的眼神看了眼正梅,然后扭着屁股气冲冲的走了。

徐新宇有些愧疚的坐在正梅身边,时不时的扭头看着她。

“老婆,我错了。”徐新宇有些惭愧的低下头。

这样的一句道歉,把正梅心中的怒火浇灭了一大半,而仅剩下的那一丁点愤怒,也在不停的涌动着,她心里是舍不得的,舍不得这份感情,舍不得这个男人,即使这份感情变得不堪入目,即使这个男人脏了,她也不想轻易放弃。

眼泪仿佛决堤了一般,吧嗒吧嗒的流着,她刚刚做出的坚定决心被内心深处的爱给击溃了,就让她没有出息的爱一次吧,只这一次。

“老婆。”徐新宇把正梅抱在怀里,轻抚着她的背。

人是骗不了自己的,伏在徐新宇胸膛的正梅闻到他的衣服上还残留着那个女人身上香水的味道,刺鼻的气味让她哭的愈发厉害了。

“老婆,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相信我,我明天就去跟她摊牌,跟她分手,以后不会再和她在一起了,请你原谅我,我知道错了。”徐新宇一直道歉着,殊不知,再诚挚的歉意,也弥补不了他犯下的错误。

正梅听了他的话后,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觉得以前的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这之后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相信他的承诺了。

她从徐新宇的怀里出来,伤心的说:“早点睡吧,我今晚到客房睡。”

正梅朝客房走去,其实她希望徐新宇可以上前不顾一切的抱着她,不允许她和他分房睡,可她失望了。

突然她停下脚步,扭过头说:“坦秀也来了,她在那间客房睡。”

正梅没在说话,直接闭上门,她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怎样,无非是装作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可这样自欺欺人的生活,就好比脚踩在刀尖上过活,走一步,痛一步。


苏坦秀听到外面没有声响后,才放心的上了床。

起初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让她感到非常奇怪,她可从来不是一个认床的人,于是她辗转反侧了一个多小时,才渐渐进入梦乡。

到后半夜的时候,苏坦秀有了想上洗手间的欲望,她慢慢的清醒过来,伸出手摸了摸她旁边的位置。

她在干什么?

苏坦秀立刻坐了起来,顿时没了睡意。

她刚才的行为究竟要干什么,她是在期望李威在她旁边躺着吗?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她一直以来都很讨厌李威的,那她刚才是怎么了?苏坦秀摇了摇脑袋,又重新躺在了被窝里。

她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她明明是很讨厌他的,怎么会在那一刻有了期待,想了想,苏坦秀发觉她现在已经不讨厌李威了,难道她自己爱上了他?

不,她坚决不能爱上李威,她可以不讨厌她,但不能爱上他,人不可错爱,情不能错付,其实她不知道,她心里有份情愫来势汹汹。


正梅睡前就有些发烧,迷迷糊糊的,到半夜的时候,她因为发烧所带来的一些不适症状给搅扰的慢慢睁开眼睛。

她拖着沉重的脚步,找出上次徐新宇发烧时吃剩下的药,服下后,她依靠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正梅。”从洗手间出来的苏坦秀见正梅在沙发上躺着。

正梅疲倦的轻轻应着:“坦秀。”

苏坦秀听出正梅有些有气无力,于是摸了摸她的额头,有些惊讶的说:“你发烧了,家里有药吗?”

“已经吃过了。”

苏坦秀不免觉得,爱情真是一件让人心力交瘁的事情,她坐在沙发边,缓了缓,她问:“你打算怎么办?”

正梅摇了摇头,她现在六神无主,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

苏坦秀本以为那样问会触及到正梅的泪点,还好她没有伤心落泪。“凡事有利必有弊,婚姻也是如此,它让你有所依靠,有所信赖,但只要出现事故,它就会成为你的软肋,甚至是你还要受控于它。”

“这种感觉真不好受。”正梅微微闭上眼睛,付出多的那个人,到头来伤的最痛,而那个没有付出的人,由始至终于他而言都若无其事。

“正梅,男人都会出轨,那些声称他们不会出轨的男人,是因为他们还不具备出轨的条件和能力,一旦有了,他们同样也会出轨。”

苏坦秀虽然曾对李威口出豪言,说要找一个会对她一心一意的男人,可她何曾不知道,哪里有永恒的爱呀,不过都是荷尔蒙激素偏高时说的一些不经大脑的话。

正梅冷笑了一下,“以前我盲目的认为,别人的男人都会出轨,唯独我老公不会,现在想想,自己真傻。”

“正梅,无论你将要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前提是多听听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苏坦秀是想让正梅随心而行,只要心不痛,再大的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正梅点点头,她表面看似平静,但心里却一阵翻腾,让她无所适从。


阴沉沉的天气,空气闷热,人心烦躁。

送苏坦秀离开,正梅就去赴昨晚那个女人的约。

走进德克士,因为不是孩子放学的高峰期,正梅一眼就看见坐在窗边向她招手的女人。

昨晚她很伤心,也没有仔细看看徐新宇的情人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但走近一看,也不过如此,相貌平平,身材勉强还凑合,不知道她哪一点吸引了徐新宇。

越是让人遗憾的事情,越是让人容易想起,正梅很快就想到因为她是处女吧,也只有这样一个她自己所没有的优点,才能引起徐新宇的注意。

“说吧,你找我什么事?”正梅冷冷的说。

那名女子见到原配经历过昨晚的事,依旧还能容光焕发,神采奕奕,有些失望的望向窗外。

正梅察觉出这个女人眼底的丝丝扫兴,她笑了笑,说:“看到我没有成为怨妇,你失望了吧?”

那名女子不以为意的拿着勺子搅拌着橙汁,徐新宇老婆的行为是出乎她的意料,虽然没有因此变得颓废,但昨晚她的脸色很难看,加上今天的语气又很冰冷,便知道她心里肯定愤愤不平,她笑着自顾自的做着自我介绍:“我叫王敏,和新宇认识有两个多月了。”

照王敏的意思,徐新宇在婚前就已经背叛了她,而她自己呢,还傻傻的因为失身的事深深自责和愧疚。不过如今知道了这件事,正梅也只是有些淡淡的难过,只怪她自己瞎了眼,错把烂草当个宝。

正梅扭头看着窗外,“你想说什么就快说。”

王敏趾高气扬的说:“看到我和你老公在床上翻云覆雨,你有什么感觉啊?”

如今的小三可真不是吃素的,这么的不要脸,正梅强忍着怒气,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她竭力的平复愤懑的情绪,装作淡定自如的说:“和看黄片的感觉一样,只不过没有任何独到新颖之处。”

其实昨晚看到徐新宇和王敏在滚床单时,正梅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那种震撼不亚于一部鬼片给胆小的人所带来的冲击力。

“你离开新宇吧。”王敏的话不似请求,更似命令,充斥着一股盛气凌人的吩咐。

正梅用肯定的语气说道:“我是不会离开他的。”

“他已经背叛你了,即便你们重归于好,难道在一起的时候,眼前不会浮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场景吗?”

正梅的手心被另一只手的指甲掐的生疼,王敏的话直戳她的痛处,挑衅着她的底线,她不想再继续忍耐下去了,于是她站起来狠狠的给了王敏一巴掌,虽然打的是个欠揍的贱人,但她的手也火辣辣的疼,不过这反倒使她起伏不定的心情渐渐平复。

其实王敏说的对,就算一切重新开始,可日后,她一定会想起徐新宇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做的那些不苟的事,她做好对过往泰然处之的准备了吗?有时候想想真可笑,小时候,她们揣着糊涂装明白,长大后,她们得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人不是电脑,不能像清空回收站一样随时清除多余的垃圾,然后一切归零,重新开始,人,终究是过不了心里的坎。

王敏摸着她印有手掌印的脸颊,这一巴掌,她心甘情愿承受,她微微一笑,一副干大事者不拘小节的豪爽模样,“你们早晚都要离婚,何苦死抓着新宇不放,浪费彼此的时间。”

正梅刚迈出的脚又放回原位,她看着王敏,觉得她非常的可笑。“你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我和新宇在一起时,我还是处女。”

正梅死死的盯着她,“可我怎么看,都觉得你不像。”

她细细的打量着王敏,蜡黄的还算柔顺的卷发,卷翘纤长的假睫毛,鲜红的嘴唇,妖艳的长指甲,这样的女人若是处女,鬼才相信。

“只要新宇认为我是就行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让他娶你好了。”

说完话,正梅怒气冲冲的走了。

她忧心忡忡的在步行街上走着,她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这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压抑的快让她喘不过气来。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有说有笑,她伫足注视着那些人,不是都说微笑最有感染力吗,可为什么感染不了她,还是这些笑容再也不似孩提时期发自肺腑的笑了,是啊,经过世俗的洗礼,谁还能像孩子一样笑的灿烂呢,微笑早已不是快乐的代表,那只不过是咧着嘴巴,嘴角上扬的一个表情而已。

她快乐不起来的根源,全在徐新宇。

她这个有骨气的人,现在也变得没出息了吧,不知道那些曾经徘徊在复合和离婚中间的女人,是不是都像她一样,犹豫不决呢?

她到底该怎么办呢,她怎样做,才能不这么难过呢?

走着走着,她觉得脚下仿佛踩着棉花一般,突然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醒来时,正梅在医院吊点滴,徐新宇在一旁的椅子上坐着。

“你醒了,医生说你烧到了三十九度,把我都给吓了一跳。”徐新宇有些高兴的说。“我给你削个苹果。”

“嗯。”正梅淡淡的应了一句。

正梅现在基本上已经冷静下来,她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哭闹,那样不仅会伤害自己的身体,反而还会显得她很没有风度,但她心里还是乱的不行,一种恐慌的感觉总在她心头萦绕。

徐新宇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正梅,“快吃吧,我去给你打点热水。”

徐新宇走后,正梅把苹果放在桌上,与此同时,桌上的手机响了,她顺手拿起徐新宇的手机,见是一个叫“敏”的人打来的。

正梅知道是王敏打来的,她生气的放下手机。

过了一会儿,徐新宇拿着杯子走了进来。

“你的手机刚才响了。”

徐新宇急忙把杯子放在桌上,赶紧拿起手机,迅速的扫了一眼。

“老婆,我出去一下。”

没等正梅回应,徐新宇早就跑得不见人影。

徐新宇的真实面目在她面前暴露无遗,正梅望着敞开的门轻轻的叹了口气,他背叛了她那么久,为什么她以前连个风吹草动都没有发现,她不得不开始佩服徐新宇两面周旋的能力。

她出奇的平静,大概人承受痛苦的能力到了一定的程度后,就有些麻木了。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