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喜欢了我十年的男生,要结婚了

01

木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瑜伽垫上做着一副艰难的动作,心里一边不停的嘀咕是谁在这个关键时刻给我打电话,一边伸手去拿放在瑜伽垫旁边的手机。

“喂!什么事啊?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打个电话过来?”

“我要结婚了”

刚刚舒展的身体完全无力的瘫软在瑜伽垫上。我忘了下一个动作是什么,忘了他说他要结婚了之后我又听到了什么。

半年多没有联系,一联系就是听到这个让我震惊的消息。

当他突然给我说他要结婚的时候,我还是有点难过。就像自己养肥了的猪突然被别人牵走了一样。

我和木子,认识十年。从14岁到24岁。

我们一直相安无事的相处着,做梦是恋人未满的我们相爱的唯一方式。

我以为他会如当初一样拿着红色玫瑰出现在我面前来打破我这么多年的梦,然而他却用了一个炸弹把我给惊醒。


02

木子问我什么时候有空,约我见一面。

我冷静下来思考了一下自己近期的安排,最后确定了周六的时候可以相约一起吃个饭。

我喜欢吃辣,他不喜欢吃辣,很多次和我吃饭他都会先吃一点东西才出来,我问他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吃,他说这样我就可以随便点我喜欢吃的东西了。

这次也一样,我们要在一家干锅店见面。叫来服务员点了我喜欢吃的中翅和排骨,他说他想吃兔子。于是叫服务员换成了排骨和兔子。

以前,我要吃什么他都会让着我吃的,他也就是在一边看着。今天,他应该是没有吃东西就来和我见面了吧。

我不说话。

他开口,我要结婚了,今年年底。

有些人认识得太早,还没有能力,纵然拼劲全力,也只能站在不同的大陆,两两相望。

认识他十年,十年前说喜欢我的人,今天他给我说他要结婚了。


03

木子第一次给我表白是在2007年夏天,在我的整个青春里,第一次被表白的悸动永生难忘。

他拿着一只快枯萎的玫瑰,跟在我身后,说要送我回家。快到我家的时候他把他手中枯萎的玫瑰拿给我说,我喜欢你。

14岁,这是第一次一个男孩子给我表白。

在此的前几天他还在说他和他的前女友分手了,还让我帮忙分析应该送什么样的东西给前任来挽回感情呢。

所以,当他给我表白的时候我不相信。

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在此后的这么多年他会对我如此重要。


04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那个时候我初三。

地震的时候我们刚刚午睡了起来,我感觉到整个楼房都在摇,正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在楼下喊我的名字,我跑向阳台往下看,木子站在操场上大喊,说地震了,让我赶快下楼。我拉着闺蜜就往楼下跑。到了楼下的时候操场上的篮球架还在不停的摇晃。

他满头大汗的给我说,你先呆在这里,我去看看我们寝室还有人不。

我大喊“别去了,老师刚刚通知了,基本没有人了,都来操场了。”

他乖乖的回来,他不敢在我面前大声说话,害怕自己说错了什么会让我不开心。

那天在老师的安排下我们全校师生去了河边的一个大草坪。

他问我,以后哪里上高中?

我说,我要去全市最好的高中。

他默默的不再说话。


05

2009年的时候进入了当地最好的高中读高一。

木子没有考上好高中,那天他给我发信息说他不读书了,他不喜欢读书。也不知道干嘛,便在家里帮着父亲做一点小生意。

九月,我16岁生日的时候,我没有给木子打电话,他也没有联系我。我以为忘了。

我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吃完了饭打算下午去逛街。下午在步行街遇见了他。他一个人,夸了一个单肩包,看上去比之前成熟了不少。

他说“生日快乐”

他把我拉到一旁“今天你的生日,我想给你买个生日礼物,我现在跟着我爸爸做生意赚了点钱。”

我赌气,问“礼物呢?”

他说,我还没有买呢,正打算去你学校找你,走吧,我带你去买,买你喜欢的。

我不想“我还和我闺蜜逛街呢,算了吧,你先回去吧,我晚上还有课”说着便走了,他像一个受伤的孩子站在原地。

那天晚上木子给我信息了,说在校门口等我,有东西要拿给我。让我下了晚自习去校门口找他。

下了晚自习,走到校门口,他拿给我他下午给我买的生日礼物:一款最新的女式挎包。

我说我现在还是学生,不背这样的包,他说这包好看,不贵。

我收下了他送给我的十六岁的礼物。


06

10年的时候我高二,学业各方面都繁重了起来。木子开始在我读书的城市找事情做。

他给我信息说他在我学校附近租了房子。说他正在努力学厨艺,让我有空了去他那里吃饭,他给我做好吃的。

有天下课,木子给我打电话了,问我吃饭没有,我说还没有。他说他在校门口等我,给我做了我最喜欢吃的番茄炒蛋。

我走到校门口,他傻傻的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盒,说给我炖了排骨汤,和番茄炒蛋。让我赶快会宿舍吃了。我接过来,给他说了声谢谢。他摸着我的头,问我,明天想吃什么,他给我做。

那个时候的自己贪婪着他对我的好,而且固执的相信他会一直对我这样好下去。


07

高三的压力大了起来,木子还是在我读书的城市上班,我半月回家一次,每次我回去他也会回老家帮家里干点活。高三的放假其实就是换个地方上自习而已。

自从第一次表白之后,木子再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他喜欢我。而说的更多的是让我好好学习,考一个好大学。

处于紧张学习压力下的我,也没有再次谈论这个事情。

记得那时2011年的一个晚上,夏天,快该考了,所有的心思都在学习上。那晚上我一个人在家,正在看书,感觉房外传来种种恐怖的声音,拿起手机给木子打了一个电话。在无意识拿起电话的瞬间,想到的那个人就是木子。

五分钟之后,他打电话过来,电话里气喘吁吁的说着“我刚刚在你房屋周围看了一下,没有什么异常,你今晚上安心睡觉吧。”

我家和他家的距离,走路的话需要二十分钟。而当时,他只用了几分钟,跑来只是为了确定我周围是否安全。

在我整个放肆的青春里,木子是对我最好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08

11年的高考成绩下来,我考的不理想,我决定复读。

复读的那一年,基本没有和外界联系,木子也很少联系我,我也很少联系他。

12年高考完了的那天晚上,木子给我打电话问我考得怎样,我哇的一声就哭了,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次可能又没有发挥好。他不说话,就在电话那端听着我哭。我撕心裂肺的乱喊乱叫,全程半个小时,他听完了,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家,我来接你”

第二天木子出现在我的宿舍楼下,整个寝室里面只有我一个人,其他人都在考完试的那一刻搬离了寝室。

那天早上下着雨,木子给楼下的宿舍阿姨说上楼给我搬东西,高四一年,所有的东西都打包在了行李箱,我不知道高考结果如何,只知道我的高中生活结束了。

木子拿着我的行李径直往校门口走,我没有打伞,跟在他后面。

可能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我,他就这样默默的把我送回了家。

走的时候给我说了句“你去读大学了记得给我说,我去送你。”

还没等我回答,木子就走了。

可能在他的心理,我永远就是一个要强的,上进心强的女孩子吧,在他看来,去读一个好大学是必然的事情。

那年我19岁,木子21岁。


09

在木子的鼓励声中度过了整个高中,所有的结果导向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第二次高考还是没有考出理想成绩,留在了省内的一所普通大学。离家需要几个小时的车。

去大学报到的时候我没有给木子说。

军训几天了,受了一点小伤,在空间发表了一条心情。那天晚上木子给我打电话,问我大学怎样?是不是有很多帅哥?是不是不像高中时候那么累了,还关心我的伤怎样了。我都一五一十的回答他。木子说他有空了来我学校看我。

我和木子,就像是平静的湖水的湖水上面的船只,没有大风大浪,永远都是这样平静着。或许我们也心知肚明着,鱼和落叶的相遇本身就是一场意外。

进大学一个月我谈恋爱了。

木子问我什么时候有空,他来学校看我。我说我谈恋爱了,他来了我和男朋友请他吃饭。

快一学期过去了,木子还是没有来。

没有经过时间沉淀的爱情总是不会太长久,终究还是抵不住时间和现实的洗涤,我和初恋分手了,我哭着给木子打电话的时候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说他要来坐最晚一班车到我学校来看我。我说马上暑假了,我过几天就回去了。

木子说,你走的时候我没有去送你,你回来的时候刮风下雨我都去接你。

失恋后的我如同变了一个人,每天呆在家里。

木子给我打电话,让我下楼,他在楼下等我。

他一个人傻傻的站在楼下,手上提了个蛋糕“20岁,生日快乐”

我忙着失恋完全忘了自己的生日了,看见他的那一刻我泣不成声。他还是如16岁生日那一次,摸着我的头说,没事,有我在呢。把蛋糕递给我,说他还有事,先走了,让我和家人好好的过一个生日。

我的每一次生日,木子都不缺席。


10

大二的时候我病了一场,医生说必须住院治疗,我请假回家住院。

爸妈都要工作,弟弟也有事情要忙,给我办好了入院手续之后就把我一个人丢在医院了,最开始还可以新鲜的和病友聊天以解无聊之苦,过了一天之后总觉得是在度日如年,我给木子打电话说我住院了,一个人在医院。木子说他过来看我,问我想吃什么,他给我带过来。

“想吃青枣和花生”那个时候的自己,趁着自己是个病人的样子总是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放纵,内心好像也有一个声音在说,他会一直一直在一样。

“等着吧,我忙完了就过来”

我百无聊奈的在病房玩着手机,木子提了五斤花生,两斤青枣过来。看着我就惊呆了。“你是真以为我要在医院呆很久吗?”

“我可不想你在医院呆多久,最好明天就出院,我知道你喜欢吃花生,吃不了拿回去吃”

他帮忙洗好青枣,坐在床边陪我聊天,聊大学的趣事,聊他出身社会这几年遇到的窘境,直到晚上我妈妈过来。

我们看起来就像家人一样。


11

我第一次恋爱失恋之后便没有谈男朋友。

和木子的关系还是像以前那样,只是他再也没有说过他喜欢我。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他多给我说几次他喜欢我是不是我就会同意和他在一起了。可是,他不说,我不语。

15年的时候木子说想来看看我的学校,看看我生活学习的地方。

从老家到我学校坐车四个小时左右,他到我们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带他在我们学校的情人路,足球场,纪念馆都走了一遍。

他像一个孩子一样看着这个曾经比初中学校大几倍的大学,他说“大学真好”。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是对大学的向往?是没有读大学的遗憾?还是觉得我和他的差距越来越远所以再也不敢给我说喜欢我?我不知道。我不说,他也不说。

晚上的时候我们没有去吃火锅,我们去了一家普通的餐馆,他说他带我去吃我喜欢的番茄炒蛋。

吃了饭之后已经晚上七点了,木子说明天还要帮着父亲去进货,他说他晚上必须得回去。

我无法想象出他在火车上打盹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他做了这么久的车,受了这么多苦,就是要来看我一眼,就是要带我去吃番茄炒蛋。

我和他之间,没有接吻,没有拥抱,甚至手都没有牵过,却还是在想占据他心中一个重要的位置。


12

16年的时候,木子给我说他不想在家乡呆了,呆了这么多年腻了,他想出去走走,我问他去哪里。他说去西藏。

“为什么去那么远?”我问。

“去净化一下心灵啊。我姐姐在那边,在那边也不会没人照顾的。听说布达拉宫很漂亮。”

“好啊,到时候我去西藏找你玩,你带我去看布达拉宫。”

木子出发去西藏那天我有事情没有去车站送他。

第二天早上,收到木子的微信,是一张布达拉宫的照片。天很蓝,建筑很美。

读大冰的书的时候,就多么想去西藏。我想,终究有一天我会去吧,不是去看木子,就是去净化心灵。

木子去了西藏之后在那边开始了忙碌的生活,我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13

和木子有半年没有联系了。

木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瑜伽垫上做着一副艰难的动作,心里一边不停的嘀咕是谁在这个关键时刻给我打电话,一边伸手去拿放在瑜伽垫旁边的手机。

“喂!什么事啊?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打个电话过来?”

“我要结婚了”

半年多没有联系,一联系就是听到这个让我震惊的消息。

木子说他回来了,要准备结婚了。木子约我在一家干锅店见面。

我曾以为我和他的每次见面都会平淡如水,或者是嘻嘻哈哈的玩笑,也不至于震惊到没有心思去看一下自己吃了什么,挑了一个辣椒在嘴里。终究还是被辣椒的呛辣味给唤回了神,我一边咳嗽他一边递纸巾一边递水。我借口说今天不舒服不能吃辣的然后匆匆离开。


14

我终究还是难过的。

哭不出来,笑不开心。

十年来,我一直想着他有一天会像十年前那样,拿着一朵即使枯萎的玫瑰大胆的给我说喜欢我,想要和我在一起。

可是他没有。

他说他要结婚了。

而和他结婚的那个人不是我。

微信响了,我点开信息一看,是木子。

一张我自己都快认不出来的照片,我16岁的样子。

“这张照片在我的钱包里保存了七年,前几天才看到,发给你做一个纪念吧”

我终究还是看着那张照片哭出了声来。

“丢了吧。”

很多时候,青春往往不是鲜花的盛放,而是一场兵荒马乱的匆匆收场。


15

十年前的一句青涩的喜欢,让多少炙热的我爱你都黯然失色。

我们出现在彼此的青春里这么长的时间,我一直以为他会一直在,我梦想着他拿着玫瑰给我表白,我梦想着他给我穿上婚纱。可是,最后的那个人不是我。

错过,是青春的特色。

青春,终于散场了。

年轻时的我们总是在开始时豪无所谓,在结束时痛彻心扉,而长大后成熟的我们避免了幼稚的伤害,却也错过了开始的勇气。

我在想,此刻的他是不是给另一个人做着番茄炒蛋?还是在给另外一个人送雨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