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耻辱

96
李陆棣
2016.09.29 18:45* 字数 1070

       我是个很矫情的人。遇到点事儿就难以释怀,跟祥林嫂和九斤老太似的,没完没了。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决定发展点爱好。

      恰好家附近一地儿组织了一个书法篆刻班,报名费也不贵,我来了兴趣。我这人学东西慢笨是笨了点,可我有书法基础不是?去了,总能比别人笨鸟先飞吧?考虑到这点,我毅然决然的报了名。

      去了我才知道报名费不贵的原因,因为这班儿是专门给7到18岁幼齿小屁孩儿们开的。

        第一堂课开课前,我美滋滋的准时到了上课地点,服务人员礼貌的问我是不是上篆刻班,我点头微笑正要径直走过去……服务人员惊愕的说:“您孩子呢?”我往教室里探了下头……一屋子7、8岁的小屁孩儿……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躲开他的目光一边往里走一边臭不要脸的说:“我就是。”

       我能用旁光感到服务员小伙子看傻子般的眼神一直盯着我直到我消失……

      来都来了,我就别管那么多了,当带孩子玩儿咯,还可以给小盆友们一个好的示范不是?

      我学的很认真,刻的也仔细。

      真的很认真……

      最后一次课前,老师依次点评篆刻作业,就听老师嗯嗯啊啊不错刀法很好纹路很好云云的夸了一路小盆友,我还挺激动的,鸡冻的等着老师点评我夸赞我。拿起我的篆刻作业,老师脸色瞬间凝固,愣了三秒钟,老师开口了:“嗯,对,通常呢……咱们写成什么样……嗯,就刻成什么样……”而后,放下我的作业就仓皇遁走……继续去称赞别的小盆友。

      等等老师,这就点评完了?说好的夸奖呢?我一脸懵圈。

嘤嘤

       此刻我觉得自己应该感到耻辱。

       那一刻,我有点明白廉颇一饭三遗矢的典故,老了啊老了……

       没办法,我谦虚的向旁边一个8岁左右的小帅哥交流学习,他是得到老师称赞最多也最会来事儿的孩子。请教学习,不耻下问,,不丢人吧?

       我挪过去:“哎,小帅哥,我能学习下你的作品不?”

      他一点也不客气:“您请看吧,我能看看您的吗?”

      我:“……”

      我:“我刻的不好,比你差远了,不看了吧?”

      他:“不好也要看”

      我:“……”(擦,你真不会安慰人)

      拿起我的作业,他也沉默了,大概不知道怎么评价,突然他开口了,大概他想到如何评价了。

咿....中不中?

       他:“您这个刻的像纳斯卡线条……嗯,太像纳斯卡线条了!您看您刻的一条条的纹路……”

      我尴尬的笑了,啥是纳斯卡线条?不懂啊。让我怎么接这熊孩子的话?

     周围孩子们都围了过来,还有观摩的家长,丢人就丢吧……

      翻了个面儿,这孩子旁若无人的继续说下去:“哎,这面您刻的……”

我刻的!

     我心说,你想说刻的不错吧,我也觉得。

      孩子说:“这面儿刻的像麦田怪圈!”

       我剩下那点自信心彻底轰塌了……嗯,我心说,你给我住嘴。麦田怪圈我倒是知道,你刻的才麦田怪圈呢……

       这个班儿,让我觉得自己挺丢人的,连纳斯卡线条都不知道……放一张图,让我铭记吧……

刻骨铭心的一张图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