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抗拒,从来都不能让我们过好这一生

   这是某个周三,天气不太好,从昨晚开始,天空就开始淋淋沥沥的下起毛毛雨来。记得当时我还在单位的阅览室旁被我们一大堆男性占用来看书的棋牌室里自习,突然我对面坐着的腼腆的一个大男孩儿告诉我,外面下雨了。“啊!真的下雨了吗”我问道。因为那天我并没有带伞,而且这雨来的也有点突然,记得约莫30min前我在旁边的健身房里跑步的时候,天气还大好的像个安静的孩子。“是的,下雨了。”大男孩儿回答道。他说完自习室里突然炸开了锅,因为白天还晴得好好的,这会儿估计大家都没带伞。读完最后一个句子,我还记得当时自己在看一本英文口语方面的书,最后一句是“Yes, madam. You are arranged on Fight NO.711 for New York. It’s leaving at 4:00 p.m. on December 18th. Thanks a lot.”

        读完最后一句,我就急忙把书本王往背包里一塞,登上自己那双每天跑完步到便会习惯性脱掉放在座位旁的运动鞋,手忙脚乱的把围巾绕着自己仍带有少许汗渍的脖子胡乱绕了一通,就赶紧提着自己那件粉红色的旧羊毛呢大衣王电梯口冲去。我走的很急,可能当时引发的动静太大,我感觉到有几个男士的目光落在我的周围。“我要赶紧回家,因为我不能淋雨。。。”说完我就跑掉了。“因为我刚出过汗,淋了雨就会生病,生病了就要去医院看,看病就要花钱,但是钱能解决的问题我都解决不了…”我一边走以便跟自己嘟囔着便回了家。准确来说,那是我住的地方,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是生活在这座小城里的千千万万个形单影只的流浪者中的一个。

 过去我一直喜欢傻里傻气地跟别人说,“我的家就是一堆行李,还有就是我这个活生生的海拔不足一米六体重过百的人类躯壳。”记得以前我还特别二的喜欢用海桑诗集里的一句话来形容自己的生活,“我活着,有水,有空气就够了,最好再给我些温暖干净的文字,那样我此生的人生就算得上是完美了。所有他们想要都让他们拿去好了,因为我想要的当下都已摆在我的面前,自己什么都不缺了。”说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特别地潇洒大气,现在想起来,竟不自觉地想要发笑,笑当初的那个小女孩儿究竟有多么的懵懂天真跟没心没肺。但那时候虽然确实天真得可怕,可当时的快乐倒确确实实一点儿也不带掺假。

     倘若如今的自己遇到以前的自己,两个人来一场心灵的对话,现在的自己会问那个小女孩儿,“嗨,小姑娘,你好吗?”也许那个小女孩儿会笑得无比灿烂,瞪着她那圆圆的大眼睛毫不迟疑地回答说,“我很好,我一直都很好啊!…。”但是如今的自己明白,那个小女孩儿其实一点儿也不好,她一直都活在自己的童话世界里长大,并且倔强地不愿意跟外界有太多的接触,她每天做着自己简单温暖的白日梦,她的梦一直都很low,就是努力做好一个女人,这辈子只谈一次恋爱,然后跟爱的人相守一生。做好每一份普通简单的工作,平静干净地过好自己的一生。可是后来她的梦碎了,被现实打得粉碎,她被现实狠狠地攉了一巴掌,然后梦就醒了,并且她遇到了更好的自己。


       今天早上起床后,闹钟叫了好几遍,第三遍才把我这个超级无敌大懒虫从温暖的被窝儿里给揪了出来。还没出居民楼一楼的大门,透过楼梯道里的玻璃就发现外面的水泥地面已经被雨水打湿殆尽,并且雨还继续得下着。到了单位自跟往常一样的时间,拎起桌上文件袋,随便拿起一把伞就赶往到办公楼的另一栋去交换部门间的文件资料了。结束以后一个人走在返回办公室的半路上,突然不知从什么方向刮来了一阵风力甚猛的狂风,雨伞在风里显得有点不安份,一个踉跄,雨伞差点就犯了个跟头。我心想,不想被雨水打湿,就一定要把雨伞给打稳了。于是我就自作聪明的将雨伞凸出的弧度对准大风吹来的方向,双手90度死死地握住手里的伞柄,就仿佛自己手里握的并不是一把伞柄,而是古时农耕时代朝代更替时国家间打仗用的青铜盾牌,死死地握住,拼了命的保护自己手里的雨伞,使其不受狂风的暴虐之苦。可是自己握得越用力,伞就抖得越严重,好像随时它都会散架一样。雨伞抖得越厉害,我就只能跟着它一起摇摆起来,我就那么不肯认输地跟淘气的凤姑娘周旋了几个回合,终于还是败下阵来,于是只好作罢,放弃了与之坚决抗争的“勇士”行为。放任自己与雨伞一起融化在此刻寒冷潮湿的狂风了,索性闭上了双眼,肆意放任着手里的雨伞被泼辣蛮横的风姑娘尽情地蹂躏戏谑。


        不知过了几秒钟,突然耳边呼呼的风声戛然而止,风姑娘像见到了久违的情郎一般,霎时变得温柔含蓄起来。突然有一句话钻进了我的脑子里,“哈哈…原来风姑娘也懂得何谓矜持…。”此刻雨中安静温暖的风小姐恬静害羞的个性让人觉得异常地优雅高贵,空气中飘散着闪闪发烫的柔软的气息,那种气味美味得瑰丽奇异。我再一次选择让自己闭上双眼,躺进周围潮湿且美味的诡异味道里,并且那一秒自己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通过那天的这件小事,内心突然伤春悲秋起来,私心的欲望告诉自己的心,它有牢骚要一吐为快。我只好同它妥协,给它一次开口的机会了。不要被它吓到,长篇大论、满腹牢骚、火星鸟语此刻要嚣张了(邪恶脸)……不要被恶到,围观者请带好口罩,小心口水来袭! (调皮…机智..淘气脸…)! (求饶脸)


     有时候我们在平凡简单的生活中遭遇挫折逆境的时候,年轻的我们都不免会年轻气盛,固执,倔强,刻薄,我行我素,特立独行。喜欢骄傲昂起自己骄傲的头颅,就算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也不愿意去跟全世界去低头。因为我们生而为人,都无法避免的自带人性那看似坚如城墙实则不堪一击最原始的柔软与脆弱。在我们努力跟生活逞强抗拒时,我们就那么毫无防备的长大了。关于成长过程中的酸甜苦辣,亦或是细碎温暖,冰冷凄凉,此刻我都不愿再提一句,因为真的没什么好说的,。用咱老百姓的话说,那都是套路。看得懂的人也就看得懂了,至于看不懂的,那或许就看不懂吧..(嘿嘿,好像听起来确实有点装B行为...嘿嘿…调皮脸!)


       也许一开始,我们就该像个大人一样地活着,也许爸妈对我们的唠叨那从来都不是对自己的思想绑架,也许那是他们最深沉的爱,不管他们的做法是不是专制武断,是不是蛮横不讲道理!有句话说的私以为还不算错,叫“我们都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做好自己的事,就是真理。”


         前几天我还看到另外一句话,片面的说我也觉得这句话倒也有几分参考价值…叫“Truth and roses, have thorns about them! (中文就是:真理和玫瑰,身旁都有刺!)”不管是对恶劣天气的抵抗还是对目前工作生活的不满,都不足以成为我们没办法去热爱生活的原因,正正的原因,也许并不是生活中的种种挫折,那是什么呢,我不能武断的去下任何结论。只能说就我这个北方土地里长大的乡村的野Y头,我对自己的总结,是抗拒!是活着的自己对自己内心最深处那个最真实的自我的心理抵抗,才导致了自己之前生活里遇到的种种困顿,才让自己脚下的路走的弯弯曲曲。


      一个人的人生并不长,活了二十几年,所剩的并没有多到让路程去蜿蜒曲折的划曲线,我告诉自己,目前所能做的,就是走好每一步,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逐渐学着去慢慢画一条敦实并且没有顿点的直线..然后就沿着那条直线…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基没有起点…亦没有终点…一直不停歇地走下去…一边走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偶尔还要亲吻一下那路边开的正当时的娇艳的花朵…只是轻轻吻一下然后笑一笑…不会折…亦不会带着上路……。

完。

今天,你真好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