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姬』正劇ver—第一幕 加州清光篇 下 1(被LOF拒)

下1

『嗞』…

『嗞』…

『嗞』…

………..

『…得到嗎?………….聽…得….到…..嗎?……』

『……聽得到嗎?!!!聽得到嗎?!!緊急事態!!!!緊急事態!!!!』

『這裡是「美浓国」本丸NO.XXXX的審神者!!!!在此發出求救!!!』

『…我們的本丸正遭受來歷不明的「怪物」襲擊!!!事發突然長話短說,本丸的結界已被徹底破壞!!!….』

『…對方不知是不是歷史溯行軍還是檢非違使,總之他強得恐怖!刀劍們!哪怕是練度封頂的,都被他瞬間打成重傷了!!!』

『….現在他正大肆破壞本丸中!!!而所有的通信設備和傳送門剛才都一直全部無法使用!!!』

『拜託了!!如果您接收到了這個SOS信號,請立刻救援!!!!』

『拜託了!!請救救大家啊啊啊啊啊!!!!!!!!!!』

『轟!!!!!!!!!!!!!!!!!!!!!!!!』

『主人!!!快跑!!!!!!快逃!!!!!!!』…..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著『咚』得一聲,只見剛才除了只有斷斷續續聲音的視頻終於開始有了影像,看似攝像頭是掉在了地面上,照出的畫面是橫著的,但幾乎是灰塵繚繞,不見任何人影,然後灰塵大量散去,漫漫浮現出攝像頭所躺的地板,而一個插在上面的大型物體立刻引起所有觀看者注意,看似像是大風車,但它身上銀色銳利的光澤告訴我們明顯不是,當然對於這個是什麼,其實無人不知的。

手裡劍。

日本忍者的常用武器之一。

但畫面上的這個,卻大得離奇,甚至看起來接近人類的身高。

畫面上的手裡劍突然動了一動,離開了地面,但攝像頭未能拍到是何物將它拔下來的,接著畫面猛得一動,看來是被什麼給撞飛了,下一秒影像便結束。

將時間軸往前調一下,再開啟慢放后,就會看見,被撞飛的一剎那,畫面上是一個大型黑色挺拔的身影,身著甲胄,頭部後面貌似有2個黑帶飄動,而最明顯的是,一雙發著紅光的眼睛。


(BGM:M26

「這就是ZF收到的那個發出求救信號審神者的最後影像。」

按下停止鍵,少女審神者說道。

「而當ZF的支援趕往其本丸時,已經晚了,就如“本丸遇襲全員失蹤事件”一樣,本丸全數被毀,審神者雖然被找到但受了非常嚴重的傷,至今還在昏迷。而經過仔細排查,本丸內除了有殘存的不明妖氣,刀劍男士則蹤影全無,甚至連碎刀的痕跡都沒有,關鍵還有,本丸的通信和傳送系統查到了被不明程式入侵過導致失效的痕跡,但卻無法追蹤其來源,可見對方是個高手,不僅能破解ZF築起來的防火墻,還能消除掉駭入的痕跡…更厲害的是所有的攝像設備的記錄,除了這段外其他全被清空…」

看向觀看著此視頻的另外2人,他們則不像以前那麼一臉嚴肅和深沉,而是都若有所思的樣子,桌上泡的3杯熱茶還冒著煙,像是剛泡好的,其中一個杯子旁還有一空著的小酒杯,桌子中央則有兩小盤八橋*。

此時是午飯后,依狐之助所言,審神者回屋后立刻將手頭的資料都拷貝了幾份,并讓狐之助去分發給參加過面會的幾位代表,這時候他們雖然有的忙著在煎藥,有的在忙著其他內務,但還是抽出了點時間聽狐之助講解如何簡單操作查看資料的終端,尤其是視頻播放器,畢竟等下他們都並不集中在一起開會,儘管有的人之後也因心態等各種問題不會去看,但起碼得讓他們知道這是面會上講過的事件的證據。

由於全部資料是在上午面會快開始前才全發到審神者郵箱里的,所以當時因時間關係她沒有選擇在會議上播放,畢竟自己還沒過目過。結束后她馬上去一一檢查了遍,選了幾份拷貝。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這個視頻,因為也只有它,拍到了襲擊事件兇手的蛛絲馬跡。

「嗯…真是疑點重重。」山姥切說道。「先不說這個襲擊者,這段…影像,我有種是被特地沒被攔截和消除的感覺。」

「你也是這麼認為嗎?」旁邊的長曾彌也表達了自己的看法。「雖然我並不懂現代的那個什麼…黑客?技術,但我認為,既然他攔截并消除掉了所有跟入侵者相關的痕跡,而且把所有的…攝像設備?都消除得一乾二淨,那這段影像他不應該會遺漏才對…」

「是哦,我也認為是故意留下來的。」少女拿起一杯茶吹了吹再喝一口。「不僅如此,還有種猜測,先從前幾日和岡部大叔那次會談說起,他跟我說起這幾起事件時,特地強調了ZF的審神者計劃的全部系統,是集結了多名國家高級工程師和術士,花了3年左右時間才徹底研發完成的,系統構成的所有程序和術式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防火墻和結界可以說沒有他們雙倍以上的水平根本無法打破,大部分甚至設置了一到多名高層人員的面部、虹膜以及靈力的多層密鑰。而且每一位技術人員都是進過多重嚴格考核選拔出來,并被任命了國家ZF的機密人員一職,也算相當於特工差不多…簡單的說,他們都是在ZF的嚴格監視下的,而且從研發到測試到維護都是固定人員,計劃實行的這幾年來只有少數的人員更換過,當然更換后的人員和退職人員也依然照舊被終身嚴密監視…即便如此,還是發生了這種“給ZF當頭一棒之事”,這是岡部大叔的原話。」

「也就是說…」

「內鬼,的可能性,對嗎?」

「岡部大叔雖然沒直接說出來,但意思也夠明確了,假設是有內鬼的話,肯定也是擁有一定權限的,只是還未能達到攻破所有本丸防火墻和結界的程度,不過還有那麼多出陣圖發生的“異變”事件,若也有他參與,那肯定是個擁有相當高級權限之人了吧…」

少女放下水杯,拿起一塊八橋,看了一下才咬一口。

「然後那些咒符,除了判定跟宋蘇官的「亂神法」有關外,依然沒發現其他線索,目前在全國一一排查中的術士相關人員,特別是有跟中國有關聯的,也還未發現可疑人員,連對那個糞審淺野生前的調查也在進行中,說這一切因為都要機密調查所以進展緩慢…若如這些現狀都如岡部大叔所言,那要麼就是ZF的無能,或者是,對方確實擁有深不可測的實力,沒準其實都超越了宋蘇官。再結合一下至今發生的所有事件,我個人認為,對方不只一人,很有可能是一個組織所為。」

「讚同。/我也認為。」2人迅速回應。

「同時賄賂和監視前任、操控檢非違使、襲擊本丸,包括善後工作,怎麼看不像是憑一人之力能辦到的,哪怕對方不是人類,也是需要左右手來協助其完成吧…然後,關於影像上的那個襲擊者,那手裡劍,以及剛才最後看見的那個身影上的特征,怎麼看都比較像忍者吧?人類ZF沒有從這點去查嗎?」長曾彌提出自己的觀點。

「關於這個岡部大叔還沒跟我提及,不過我認為有在調查了,不知道這個能否成突破口,畢竟現在的時代,忍者已經幾乎為0了。」

是的,自二戰,甚至更早前,日本忍者就跟武士一樣被時代廢除,正規忍者早已不在,有說是被同化成了普通殺手一樣的職業,殘存下來的只有文化檔案和變為旅遊景點的發源地。

「不管現在是不是還有正規忍者殘留了,但剛才所見的影像中,那個明顯肯定不是人類吧。」山姥切說。「至少我從沒看見過那麼大的手裡劍,而且若僅他一人之力,全本丸刀劍男士一起上不可能就那麼容易被擊破,更何況還有練度封頂的戰鬥力在內。」

沒錯,多數刀劍都曾經歷過忍者盛行的時代,有的原主也有過與忍者對抗過的經歷,據說歷史溯行軍中也出現過類似苦無的敵兵,因此與忍者戰鬥對於刀劍男士而言絕不會是難題,那就只能說…

「就像影像中那位審神者所喊的,『怪物』嗎?相當讚同呢。」少女邊說著,右手大拇指一邊摩擦著食指上的綠寶石戒指。「沒準如弓弦葉所說,是從地獄里召出來的嗎?」

接著她站起來,打開手腕上的終端,并調出電子顯示屏和鍵盤,開始邊講邊單手打字。

「先總結一下手頭的信息。」

嗒、嗒、嗒。

屏幕上的記事本開始顯示文字。

「一.基本判定,讓檢非違使發生異常,殺害入見仁先生一家的,和賄賂并利用前任糞審的,為同一人,並且擁有疑似宋蘇官的能力。

二.“出陣部隊全員失蹤事件”和“本丸遭襲全員失蹤事件”還都只是被猜測和「一」是一樣的幕後黑手,甚至這2者的始作俑者是否是同一人都不能完全確定,畢竟現有線索還較少,後者已確定是一個疑似忍者的『怪物』所為,而且其實力可見跟時間溯行軍和檢非違使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然後2起事件的刀劍們,都是處於失蹤狀態。

三.假設前2項幕後都是一人所為的話,對方是組織的可能性巨大,並且還可能有來自ZF的內鬼在內,但他們的目的和手法則不明,還需更多詳細情報。

…….以上,還有需要補充的嗎?」

寫完后,少女向認真聽的2人詢問,而長曾彌迅速回答。

「當然有了,目前確定與這個幕後黑手實力相衡的,不就是你的『朧流』嗎?像弓弦葉小姐所言,歷史上這個劍法能輕鬆擊敗那個宋蘇官。而且對方從一開始就先去對那位入見先生下手,很有可能表明『朧流』是他最大的絆腳石…然後,如果他發現前任那傢伙的行徑已經被暴露了,那也意味著散華小姐的存在被發現,那樣的話…」

「我們的本丸也將很快會遭到襲擊,是吧?」長曾彌話剛落,山姥切就接上了。「其實我從昨天起就這樣想,現在更加肯定了,沒準你來本丸第一天后就已經暴露給對方。所以,現在重點並不在於這個幕後黑手是誰,是如何想辦法加固本丸的防禦,如果ZF加強后的結界依然對他不起作用的話,那這裡隨時處於岌岌可危的狀態。」

「同感。雖然本丸的結界自我接任后已經全部重新構築,並且我用了收集的靈魂來加強,而本丸所有的終端設備也都在那時更換過了,包括我手腕上的這個,是岡部大叔親自給我的,還說這是特別的,其他本丸可沒有…」說著少女又吃下2塊八橋。「但是,現在對ZF也不可掉以輕心呢,更別提依賴了,連岡部大叔…也要帶著些戒心,儘管他是入見先生的遺書中提到的“算是可以信賴的人”之一。」

少女喝下一口茶后,只見她看了下終端上的時間,轉而向長曾彌問道:「長曾彌,現在感覺如何?」

「嗯……」被問者伸出自己的雙手瞧了瞧,又看了下放在一旁的本體。「沒有任何異常哦,不如說感覺跟往常一樣沒什麼變化…....恕我無禮,契約真的已經成功締結了嗎?畢竟剛喝下那杯滴了你的血的酒時,我也沒像山姥切那樣有火燒身的感覺呢…」

旁邊的山姥切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面前那杯空酒杯,對著少女說道:「會不會還需要你把血滴他本體上?」

「不用。」少女拿起剩下的八橋吃,其中一碗已經被她吃光。「根據奧義大典上所寫,讓對方喝下我的血液也是可以的,山姥切那時候可能是因為帶傷的緣故吧。至於有沒有血契成功,讓我施展一下奧義不就行了?」

「你的意思是…」

少女一口將剩下的茶一飲而盡后,站起來理了理衣服。「是的,該去完成今天的日課任務了,早去早回,ZF已經准許明天起就暫停一段時間日課。當然還要順便檢查下傳送門和結界還有,測試下這個。」只見她打開身側的一大紙箱,裡面展現的東西讓山姥切和長曾彌露出好奇的眼神,看似是第一次見此物。

「這是…?」

「有點像字畫收藏盒呢。」

只見裡面是一個銀色,大概有太刀刀刃那麼長的,圓柱形金屬收納盒,上面還有黑色背帶,看來是可背在背上隨身攜帶之物,而長曾彌和山姥切靠近后則感覺到了裡面有一點點熟悉的氣息,沒等他們倆提問,少女就先發話了。

「這個叫作『筒*』(sheath),今早面會開始前,弓弦葉帶給我的,說是入見先生遺物之一,此乃他身前一位友人所製,那個人相當擅長結合現代科技和術法來製作各種各樣的工具,這個就是她獨一無二作品之一,是聽說ZF邀請過入見先生當審神者時,特地做的,但是入見先生因為未答應ZF的請求所以從沒使用過。」

說完,她拿起『筒』,用食指輕敲了下其表面,發出了輕微的噹一聲后,只見頂部「唰」一聲自動打開,一紫色刀柄伸了出來。

「!!這,這是?!」

「沒錯。」少女將大包平從中抽出,并開始仔細檢查其身上有無異常,然後拿起箱子里一手冊。「這是專門收納刀劍的工具,專門為朧流劍士和刀劍男士們打造,按照它的說明書上說,全部上下都是特殊材質,內部也是特別空間,因此能容納除薙刀大小外任意4把刀劍(薙刀大小只能一把),而且重量不會變化,更重要的是它能掩蓋住刀劍男士的氣息,不會被輕易感應到,並且只要使用者在心裡呼喚一聲,所需的刀劍就會自動彈出…差不多就是這些功能。」

「…當然,外部因材質關係連炸彈都炸不壞,質量絕對有保證,而且只要沒有初次使用者的授權,任何人都無法打開其...說明書的最後是這麼寫的。那麼,大包平已經在裡面待過一上午了,看起來沒有什麼副作用,所以,你們倆要不要進來試試?」

只見兩人無言的看了看這個根本連自己身高一半都不到的圓柱盒子,而它也就比一胳膊寬一些。

「這,怎麼進去?」山姥切看著大開的頂部。

「讓你們變回本體直接塞進去,或者人直接進去也行的,它會自動把你們吸進去…說明書這麼寫著,大包平就是我往他頭上一套就進去的哦。」

「……」

聽完兩人都沒作答,而是面面相覷,看似都想象出了這東西把刀劍(他們)吸進去是什麼樣的畫面,因此…

「我拒絕。」

「抱歉啊,請恕我也。」

山姥切斬釘截鐵的回答,長曾彌則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唉?為什麼?我都先試過這沒有什麼可疑機關了,而且這麼便利的工具就差在實戰中測試了啊。」少女對他們的回答有些不滿。

山姥切看了看裡面說道:「我不認為戰鬥時需要帶上這個,而且,」以前未付喪神化的自己不說,現在的話。「即使能容納我們,要窩在這麼窄小又黑暗的空間里,有人能呆的久嗎?」除了少女手上的大包平外。

「都說了大包平沒有跟我表示不滿的樣子啊,說明書都說裡面是特別空間,沒準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呢…啊,難道你們有幽閉恐懼症?」

「…不是,即使有也跟它也沒關係。」山姥切看似是猶豫了下回答。「該出發了吧,現在得抓緊時間修煉劍術,還有檢查本丸的結界和傳送門才對。」說完他就先走出房間了。

少女和長曾彌看著他的背影,接著少女無奈歎了口氣,只好先把『筒』放一邊,背上大包平。

「不用太在意啦,他有他的苦衷,慢慢來就行…」長曾彌對少女說道。

「沒什麼,只不過我認為遲早有要用上這個『筒』的時候,所以提前演練是為了保險起見。」少女把房間門關好并佈置結界,和長曾彌一起向本丸大門口走去。

「嘛,我其實也不是不願意,只是…請在無其他人的時候試。」特別是不能給浦島看見。

「哈?為什麼?你們真是奇怪…」

「哈哈哈,以後你就會慢慢懂了。話說,我的奧義是什麼樣的呢?真是期待啊。」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因為據奧義大典上記載,二代目鬼助當年的佩刀中,就有妖刀化的你,這個奧義也是因他而生的。」

「!!真的嗎?!那那個妖刀的我後來……嘛,不用說我也知道,那麼,奧義名是?」

「呵,等下戰鬥時再告訴你。」

「是嗎?越來越讓我期待了啊,嗯?你手上那是?」

「等下到門口你就知道了哦……」

…………


(BGM:M07)

在少女審神者一行剛從傳送門處暫離后,某大屋內。

一群人正坐著圍成一圈,中間有好多紙張,有部分人手上還拿著一些正在翻閱,旁邊的人也一樣在仔細看他手上的紙,偶爾會小聲說些什麼。

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

「抱歉來晚了。」

屋內眾人向門口看去,只見來者是堀川、加州和蜻蛉切,加州手上拿著一鈴鐺。

「哦,你們回來了啊,藥已經都好了?」笑面青江放下手中的資料。

「嗯,多虧了燭臺切先生、蜻蛉切先生、加州先生、藥研先生以及中途來幫忙的兄弟山伏先生和大俱利伽羅先生,藥才能煎好并迅速分發給餘下的傷員。」堀川回答。

「不,我其實沒能幫上太多忙…」蜻蛉切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辛苦你們了,我要不是在幫狐之助整理這些資料,本來也打算去幫你們忙的。」歌仙放下手中的筆。

「那麼,傷員們都如何了?」御手杵問道。

「嘛,其他人我還不清楚。總之確定狐仙的藥確實超級有效,安定和和泉守身上的傷已經在自動痊愈了,大概再過一會兒他們倆就起來了吧。」

「是哦,兼先生氣色總算好轉了,本來他還硬要過來的,在我們的勸說下好不容易才讓他躺下來繼續休息…」

「畢竟得知現狀后,和泉守先生毫不猶豫地就拿過碗把藥一口氣喝下去了…還差點被燙到。」

「安定也是哦,本來他們倆就是不肯手入的,沒想到連狐仙的藥都不願意接受。所以我們不得不將情況先大致告訴他們。」

「這也沒有辦法啊,現在的事態…早知道早上俺也去了,只是…」陸奧守撓了撓頭。

「不想看到那女人,對吧?」旁邊的蜂須賀馬上接上他的話。

「呃.......」

此話一出,屋內有幾位的臉色立刻有變化,特別是歌仙、蜂須賀和同田貫,雖然他們的臉色本來就不好。

而陸奧守像是沒注意到現在的氣氛,依然繼續打哈哈的說著:「其實啊,俺是,那什麼,有點尷尬吧,畢竟那天晚上對她講了『小姑娘這麼晚不早點回去睡覺會長白頭髮的』這樣失禮的話呢…當然最後挨了她狠狠的一頭槌,到現在還有點痕跡呢。」說著還摸了摸自己的額頭。

「……………………」

「……………」

「嘛。」

先趕緊打破沉默的是加州。

「審神者的事先放一邊,我們趕快開始吧,這是狐之助剛才給我的,說是另一個本丸遭遇襲擊后唯一留存的…影像。」他指了指手上的鈴鐺。

「嗯。」

「我知道了。」

「那趕緊看看吧。」

浦島和旁邊一直一言不發的長谷部立刻拉開距離,讓了些空間給剛來的3人,待所有人準備就緒后,加州開始擺弄手中的鈴鐺,剛剛被狐之助指導過所以上手並不是很難,步驟也都記住了,而誰也沒看出他邊操作時心裡還在腹誹著某位。

笨蛋嗎你。

他心裡不禁對陸奧守指責道。

知不知道現在此處有多少人對那審神者的怨念可大了,特別是蜂須賀和同田貫,再看看同田貫,嗚哇,這表情可真恐怖,看似是對上午的比試結果依然記憶猶存。

也難怪…畢竟頭一次在狀態完好的情況下輸得這麼慘,就連對陣時間溯行軍的大太刀和檢非違使的放免長柄槍時也沒這麼狼狽過,憑現在的練度好歹也能跟對方苦戰個幾回合。但是,不得不承認那女人確實很強,而且還有著更深不可測的實力。

加州操作好后,鈴鐺在中央顯出大屏幕,開始播放少女審神者等人剛看過的那段視頻。

長曾彌應該已經跟那審神者締結那個『血契』了吧,然後他就會像山姥切一樣,受了傷能自動回復,并有了屬於自己的『奧義』技能,當然只有在那女人手中才能使出來。

真的如ZF和狐仙所說,那個未知的威脅只有那個朧流能鼓旗相當,而我們根本都無力對抗嗎?看著這一小段視頻和照片資料,所有人都沒作聲,但神情都可看出各自的心境。

這個手裡劍,這種體型,明顯不是普通的忍者,不,根本都不像是人類。

加州看到那個黑影后得出了剛才和長曾彌他們一樣的結論。

沒想到其他的本丸前段時間發生了這麼多毛骨悚然的事件…畢竟我們一直處於被前任的「軟禁」狀態啊,除了出陣和遠征,演練和萬屋都不會讓我們去的…對了,既然這個「幕後黑手」和前任在合作,所以我們的本丸沒有遭到襲擊,那麼…

前任他到底跟這個「幕後黑手」在拿什麼交易著?那傢伙真的只是讓前任在本丸里為所欲為嗎?

帶著自己的疑問,加州開始跟屋內的大夥兒討論起了今天上午面會的內容,以及今後的打算。


(BGM:M13)

「唉……」

加州邊走邊歎氣。

此時已臨近傍晚時分,經後來到的大和守安定提醒,才發現自己的一耳夾不見了,加州便在去打熱水的時候順便去找,讓一起來的堀川和歌仙先回去了,自己也幸運的在廚房地上找到了那個耳夾。

「結果都沒什麼好的對策啊…」

想了想近一個下午的討論,中途狐之助,以及徹底恢復的和泉守兼定和大和守安定加入,經狐之助說明本丸結界和系統都已經確認完好無損,還是人類ZF特地重新加強的,而且ZF已經特許我們的本丸明天起可暫停日課一段時間,當然配給也不會少。并再次強調審神者絕不會讓大夥兒去做跟前任一樣的惡劣行為,只要所有人保重好自己就行,還說審神者已經在傳送門上上了特殊權限,沒她的准許誰也無法使用傳送門,應該是為了防止某些想不開的想擅自跑去合戰場。

而和泉守則冷不丁哼了一聲,還說:『這不有點像前任一樣把我們都禁閉在本丸里了嗎?』

結果狐之助又差點跟和泉守吵起來了,幸好這次堀川在及時阻止…不過,說像也像,不像也不像,雖然本丸恢復自由了,但又因現狀不得不繼續處於無時不刻的警戒狀態。

「外面(人類)的世界,真的是亂七八糟啊…」

走著走著,加州準備轉彎時,突然他像是發現了什麼,立刻躲到拐角處,然後把頭伸一點出去朝前看。

三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啊,真~是有種經歷了大戰的感覺呢~明明自己一直是本體狀態。」

「還不是你不停地喊著『再來一遍』吧?山姥切都沒你那麼想施展奧義的,發動奧義時有這麼爽嗎?」

「爽…嗎?不如說是有種力量在不斷湧出的感覺,還有就是,怎麼說呢,和你的靈魂共鳴感?是不是啊,山姥切?你是最初體會過的。」

「別把我混為一談,我可沒感到過有這麼上癮…」

「嘛,嘛,總之長曾彌你的『地獄獨樂』和他的『飛天輝夜』都是初期會消耗少量刀靈的強襲類,但日後若修到貳和叁型的話,會消耗大量刀靈的…大典上這麼寫著。而且你的有個缺點,就是施展后無法改變方向,希望下次你試試看能不能修正。」

「喔,了解了…話說真沒想到我居然也會擁有唯自己專屬的劍術,雖然覺得不如大包平和山姥切的漂亮華麗就是了。」

「請不要用那個詞來形容,漂亮什麼的…」

「劍術并不是漂亮華麗就好的哦,劍也一樣,至少在我看來,任何武器,不分種類和高低,都有屬於它自身的強大,關鍵就是看如何使用了…入見先生的日記里這麼寫的,而我相當讚同這句話。然後,就如上午我提過的,朧流絕不能完全依靠奧義,它只是必要時刻的輔助,一切全看刀和持劍者自身,絕對不要忘記這點。」

「啊啊。」/「謹記。」

「那下次有機會就全程不用奧義去戰鬥吧,這可是每一位朧流劍士的必修課。」

「嗯。」

「我很期待哦~」

……

直至那3人走遠,加州才從拐角處走出來,他無言地看著他們遠去的方向,似乎在想著什麼,有風拂起他頭髮也沒有動。

而背後傳來的另一聲音很快打破了這寂靜。

「那個……加州先生?」

「嗯?」

回頭一看,只見一白色頭髮,身著白色常服的矮小身影正看著自己。

「是五虎退啊。」

「嗯,剛看到您一直站著不動…所以冒昧來詢問。」五虎退有些擔憂的樣子,看起來他剛才沒有聽到審神者3人組的對話。

「啊…沒什麼事,只是出來找自己的耳夾,現在已經找到了哦。」說著還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嗯,能找到那就好…」五虎退臉上露出了欣喜。

「話說,你在這裡幹什麼呢?」

加州發現四周都沒其他人,記得燭臺切提到過,自本丸解放后,一期一振就要求栗田口的短刀們最好2人一組佩刀在本丸內行動,而且要盡量跟那個審神者保持距離…現在五虎退就一人在此,也沒帶武器,連平時粘著他的小老虎也不在身旁。

「啊,這個嘛…因為藥研回來后要開緊急會議,我就讓小老虎們中午后在庭院里自己玩耍,但後來有一隻不知去哪了…也一直沒回來,我很擔心…一兄他們在忙著開會,所以我就以去洗手間為由趕緊出來找…」

「所以就這樣一個人出來了?」加州無奈的說道。「藥研都有告訴你們現在的形勢有多混亂了吧?」

「是,藥研都告訴我們了,你們上午所見聞的一切……一兄叫我們以後要更謹慎行動,盡量在屋裡不要外出了…所以我想趕快把小老虎們喊回房間讓它們待著……」

加州注意到五虎退放在胸口握拳的雙手在發抖,他只得嘆一口氣。

「嘛,真沒辦法,我陪你一起找吧,再不回去栗田口的大家肯定會擔心的。」

「啊,但…但是…加州先生你們也不是在開著會…」

「不用擔心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那隻小老虎,讓你趕緊回去。實在不行,我可以喊安定他們一起來幫忙找,我們那邊的傷員都已經康復了哦。」

「嗯!一兄和鳴狐叔也是!還有真的是太感謝您了……也真是太抱歉,麻煩您幫忙…」

「啊啊,這些就免了,那趕緊去找吧,它會跑哪些地方你有頭緒嗎?」

「嗯……剛才我去了它愛去的大浴場和中庭都沒看見,所以我打算去傳送門那看看…」五虎退記得小老虎們有一次在傳送門那被新審神者餵食。

「好,那趕緊去那裡吧,馬上臨近傍晚,天黑了就不好找了。」

「是!」

加州立刻向本丸大門口跑去,五虎退也立刻緊跟其後,而他剛跟上對方時就發現對方在自言自語說著什麼。

「…使用者本身嗎?如果是我,會有怎樣的奧義技能呢?」

「唉?加州先生?」

「沒什麼...」

二人迅速跑遠,此時太陽已經開始落山,天邊開始變紅,昭示著夜晚即將來臨。


(BGM:something is out there)

……..

寂靜。

自那隻烏鴉停留在那裡后,它就沒再叫,而大門口這一帶變得相當安靜,甚至靜得有些不自然。

此時太陽剛消失在天邊,月亮還未出現,這一帶已處於因天暗而看不清腳下的道路,但不知為何道路兩旁的石燈沒有自動亮起,明明已經到設定好的時間了。

喀嚓。

一個樹枝被踩的聲音闖入這番寂靜中,其實在這樣的氛圍中,任何細小的聲音都會變得非常清晰,所以連那隻一直沒轉移視線的烏鴉也被其吸引了注意力。

轉移視線看去,紅色的眼睛中,看見是一小小白色的身影在不遠處的地面上,對方也正盯著它看,所以它也看見了,那充滿敵意與警戒的獸之眼,還有匍匐在地面,尖銳的前爪。

「嗚…」

黑暗對動物的眼睛和直覺完全無用,所以雙方都能完全看清彼此,甚至是對方的殺氣。雖然只是一隻烏鴉,但那隻白色小老虎卻只是做出警備動作,并沒有要攻上去的意思,看起來像是察覺到對方不簡單。而烏鴉也僅僅只是盯著小老虎看,但它沒有任何其他動作,更別提像對方那樣進入警戒狀態了,看起來像是胸有成竹。

而這場對峙并沒長久持續下去。

「啊!在這裡!!找到了!!加州先生!」

當這人聲從背後傳來后,小老虎表情有了些變化,但是它沒有解除警戒狀態,就連有人從它身後一把抓住它也一直沒轉移視線。

「真是的!…你跑哪裡去了!我找你找得好辛苦!這種時期不能亂跑的知道嗎?趕快跟我回去...嗯?你在看什麼?」

五虎退抱起小老虎才發現它處於戒備狀態,正目不轉睛盯著前方,還發出了「嗷嗚」一聲輕吼,他順著其視線看去,因自己是擅長夜戰的短刀關係,擁有良好的夜視能力,所以他的眼睛也很快捕捉到了那隻盯著自己的烏鴉,和它像是在發光的紅眼。

「嗚…」懷裡小老虎又開始低吼。

「喂!五虎退!找到了就行,趕快回去吧,都已經到晚上了…嗯?」這時加州趕了過來,也立刻注意到了他的不對勁,他也看過去,然後…

「加,加州先生…那隻烏鴉…總覺得有些…….奇怪…」

這時候,天空開始緩緩有金色月光撒下,因本丸現在跟現世一樣是晴天關係,晚上的月亮都無雲遮擋,而月光終於給這片正處於詭異氣氛的區域一絲照明,二人也清楚地看見了,那隻烏鴉,不僅是有一對血紅的雙眼,在它的額頭上還有一漆黑的眼球。

「嘎!!!!!!!!!!嘎!!!!!!!!!!嘎!!!!!!!!!!嘎!!!!!!!!!!」

突然烏鴉開始張嘴大叫,還原地不停地撲騰著翅膀,他叫出的聲音都聽起來不像是他這樣的鳥類發出的聲音,接著它額頭的那隻眼球開始轉動,一下變成血紅色,并向下看去…

「啊…啊…加州先生…」五虎退此時豈止是聲音,全身都有顫抖,他緊緊地抱住懷裡的小老虎。

「五虎退,你趕緊先跑回去…」

加州拔出了刀。

是下意識地拔刀。

從剛才往這跑到這一帶時他就察覺到不對勁了,剛看見那隻烏鴉時他就感應到了一股不祥的氣息,那既不像是殺氣,也不像是瘴氣,總之就是有種威壓感在增強。出於身為刀的本能他趕緊拔刀,因為烏鴉的第三隻眼變紅后,另一處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就是烏鴉下方的地面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大片紅黑色的煙霧,那氣息感也更強烈了,甚至讓他倆不由自主地後退,還無法把視線離開。

加州都沒發現,自己身上早已開始出冷汗,特別是握著刀的右手,手心都能變滑了…

這種感覺,距離上次是多久了?被前任即將給“懲罰”前?初遇檢非違使時?同伴在眼前犧牲時?還有同伴被前任強行刀解時?

不,都不是。

這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就如在地獄門口……

他緊盯著那片黑霧,不,黑霧已經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中央正站起來的一高大身影,以及身影兩旁那鋒芒逼人的2把大型手裡劍。

在月光下,2人看得很清楚,如同3米巨人般的高大,一身破舊但不失堅硬的忍者甲胄,完全襯托了其一身魁梧強健的肌肉,整個頭部都被漆黑并帶有血跡的布裹著唯留雙眼,而且同樣也是一對血紅色,正仿佛盯著獵物一般注視著二人。

隨後,其一手高舉手裡劍.......

つづ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