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背后的成本

薛兆丰老师的今天话题,我的一次认知的升级。

问题来自于今天薛兆丰的专栏“药品为什么昂贵?”,当然这个问题比较高,好像不是我等屁民来讨论了。只是拿这个题目来考验一下自己的认知升级,以下全文都是胡诌。

原来药品价格贵,会想到两个主要的原因。

第一,是中间商的赚取的差价,一种药品从出厂到患者手中会有无数利益群体从中盘剥利益。就好比地头的白菜,在地里面是几分钱,然后等你去菜场买的时候确花上十倍不止。然后你就会愤愤菜贩子太黑了。我们把问题纠结于中间的商人群体,无疑把他们看成了不创造财富的蛀虫。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其次我们会把问题归因于机构,把问题归因于医生,(当下越来越紧张的医患关系,也正是这一矛盾下的激烈产物。)把问题着手于供应渠道,让政府直接采购,同时药品实行零差价,然而真的能在根本上解决药品贵的根本问题吗?

以上的两点,大部分人觉得只要解决了,就能将药品的价格给降下来。然而今天我很不幸的告诉大家,可能给本末倒置,问题本身可能根本解决不了,就是解决了,也可能长生其他问题。就像实行计划经济,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最直接的可能是造成医疗资源的紧张,加剧其他矛盾的产生。

直接说下我新的认知。

第一,我们把问题放在中间商身上,本身就是不肯为知识和服务埋单的体现。我们往往只重视明码标示的价格,只盯着钱看,往往只盯着实际拿到手的物品,却忽视物品背后的价值。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习惯。就拿超市的白菜来说吧,当中的服务,包括有人给白菜分级,物流成本,有的超市还包括帮你加工后的成本。(最近听说一个在美国发生的故事,说的是美国吃汉堡包,美国的汉堡比较大,夫妻为了省钱,让厨师给当中切了一刀,结果结账算下来比两个汉堡还贵,然后非常不解,后来才知道,算上了那一刀的人工成本。)汉堡包和大白菜尚且如此,那就不要说药品其背后的价值了。每种药品的研发都有一个很长的周期,并且到最终可以上市销售,都经过严格的双盲实验。如果最后病人乃至整个社会不肯为这笔支出埋单,而只是简单看药品的成分,来计算价格。我们只计算了看得到的成本,而忽视了背后看不到的成本。在加上国内的特殊环境,是不是整个社会都否定了背后医生的付出,以及应该获得的劳动报酬。科技无限发展,未来我们会需要更多的知识以及相应服务,如果我们不肯为这些支出的,很可能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第二、我觉的问题的解决还是在制度本身,我们的制度过度强调了目标,而就目标管理根本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我怕抄水表,就拿证监会说事吧,反正骂的人多。)证监会你盯着指数有球用,指数大跌就换主席,也没见股市大涨,股民受益啊。你做为一个裁判,了解所有的游戏制度,严格执行就可以了,犯规了就给黄牌,应该给红牌的就直接红牌出局。至于比赛结果和你裁判有哪门子关系,只是比赛顺利进行,给大家一场精彩的盛宴就行了!(黑哨太多了,以上这段我只说球)好像又跑题了,监管不是看着目的进行的,而是严格执行其中过程。太过重利,忽视过程,往往就得不到利。

最后总结一下,我们应该认识到服务和科技的价值,并且愿意为其买单。同时也要尊重市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