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空间不“空”无形的场与组织价值

对于“场”是如何影响世界的,我们已经知道得很多。但事实上,没有一个人真正知道“场”究竟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最贴切的描述是:“场”充满着整个空间。

美国作家 迈克尔·坦博特Michael Talbot

【导读】

文化、价值观和愿景如何在组织中发挥作用?

是什么在影响着员工的行为?什么能让员工主动地开展工作?

在犹他州,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蓝色天空。无论是在山巅,还是在河谷,都能感受到它的美丽,夜晚更加迷人。我的一位朋友从哈特福德飞到这里,在草坪上一直坐到深夜,她很疲倦,打着哈欠,但仍不肯离去。她被星光闪烁的夜空深深吸引。对我来说,在这里与星星、天空为伴,就如同游历太空。我感觉到自己在膨胀,仿佛要与这广阔的空间融为一体,视野变得更开阔,戒备之心也荡然无存。在这里,你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有的只是无尽的空间。

空间是宇宙的基本组成部分,世界上最多的东西就是空间。即便是通过显微镜去观察原子的结构,仍能看到很大的空隙,而我们原以为那里一定很紧凑。在原子内部,亚原子粒子间有很长的距离,这么说吧,原子中的99.99%都是空的。我们能够接触到的每一种事物,包括我们的身体,都是由这些空的原子所组成的。我们的身体看起来很结实,但事实上却存在着大量空隙,我们的身体就像银河系那样稀疏。

按照牛顿物理学的宇宙观,空间就意味着空,意味着难以言传的孤独。物质毫不畏惧地在空无的世界里孤单地旅行,很少与别人相遇,而旅程又总是那么漫长。长期以来,这种孤独的宇宙观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存在主义哲学认为,只有我们亲自创造出来的东西对我们才有意义。美国历史上的个人英雄主义崇尚的是独立个体(包括在西方社会和公司)的成功。在如此广阔、荒凉的世界里,想推动变化是极不容易的。这不仅要求我们产生足够的能量让自己在空间中运动,还要耐心、坚持,才能碰到另一个对象,并引起它的反应。牛顿的世界是因果关系的世界,只有某一个物体付出一定的能量,才能让另一个物体运动,而且要穿过很长的距离才能实现这样的目标。牛顿世界是既孤独又劳神的。

在量子世界里,空间发生了奇妙的变化。空间不再是“空”的。现在,人们认为空间充满了场,是不可见的、非物质的影响力,是宇宙的基本组成部分。我们无法见到这些场,但是能观察到它们产生的效应。场已成为解释“超距作用”的一个非常好的工具。“超距作用”是指一个物体在没有接触另一个物体的时候,就能引起后者的变化。

在人们尝试通过量子物理学解释“超距作用”之前的很多年,场的理论在几个不同的领域得到了发展。牛顿首先提出了重力场。按照他的模型,重力来自于力的中心,比如地球,并从那里向空间扩散。假想的重力线遍布空间,吸引物体向地球靠近。在牛顿的重力模型中,力来源于同一个地方。

爱因斯坦对重力场提出了不同的见解。在相对论中,重力是用空间结构来表示的。物体受地球吸引的原因是“空间—时间”曲线对物质的作用。重力不是当作力来考虑的,而是被理解为媒介,即不可见的空间几何。

在日常生活中,除了重力场之外,我们对其他场也有一些亲身体验,比如将铁屑放到磁铁附近。由于无形的磁场存在,磁铁边上的铁屑会形成很特别的图案;当我们开灯或插上家用电器的电源时,我们也能感受到场的存在;现代发电站里旋转的巨型磁铁产生了磁场,磁场又产生了可对外输出电流的电场。

人们对场有各种各样的想象。重力场被描绘成时空上的曲线结构,而电磁场通过电磁辐射的方式对外界产生干扰。量子场是能量,每个粒子都会形成不同的场,当两个场相互作用时,它们呈现为某种形态。但是,在所有关于场的理论中,场都被描述为空间中不可见的力,这是一种无形的影响力,场的存在是通过它们的影响来呈现的。

正是由于法拉第、麦克斯韦等科学家将关注点放在空间上,场的理论才能在20世纪得到初步的发展。根据直觉,他们感到空间并不是空的,用当代物理学家的语言来说,是“一个不可见但又非常管用的结构”。法拉第和麦克斯韦的想象让孤独的宇宙一下子热闹起来了。从小的、不关联的、可见的结构,转向以关系介质为主要内容的无形世界,这确实是一个重要的转变。

威尔茨克和迪瓦恩(前者是物理学家,后者是具有工程师背景的作家)生动地描述了不可见的力量是怎样产生可见影响的。在观察鱼的时候,假如我们不知道鱼是在水介质中游泳,我们很可能会沿着一条鱼影响另一条鱼的思路去解释鱼的运动。一条鱼游过时,如果我们发现另一条鱼改变了一点方向,我们可能会认为第一条鱼对第二条鱼施加了力。但是,如果我们看到的是所有的鱼都很齐整地改变方向,我们就会怀疑可能有别的介质正在影响它们的运动。即便我们仍然看不到这种介质,我们也可以对这种介质做实验,比如在介质中制造干扰,再观察一下鱼的反应。无所不在的空间(小到原子内部,大到整个宇宙)更像是海洋,其中遍布各种各样的场,正是这些场影响了存在其间的物质,并使它呈现为某种形态。

新科学所描述的世界既有其迷人的一面,也有令人费解的一面。场就是很好的例子。生物学家鲁珀特·谢德瑞克(Rupert Sheldrake)将场描述为“不可见、不可触摸、不可听、不可品尝、不可闻”。我们无法用五官去感知它们。但是,在量子理论中,它们像粒子一样,是实际存在的。作家盖瑞·祖卡夫(Gary Zukav)将它们称为“宇宙物质”。我们在实验中观察到的粒子是场与场相互作用的结果,是场的一种表现形式。两个场相互作用时,就可能有新的粒子出现,但这些粒子的寿命都很短。在两个场的交汇点,它们的能量会相互作用,粒子就在这里出现。粒子出现与消失的变化无常,是不同的场之间不断相互作用的结果。尽管我们将基本粒子看作物质的基本组成部分,但事实上,它们的存在都是很短暂的。正是如此,我们常常对量子世界迷惑不解。物理学所说的现实并不都是实实在在的物质。人们认为场是实际存在的,但是,场是非物质。

这种矛盾现象让我们的思路突然开阔了:我们应该摆脱“物”的思维模式,不再把宇宙看成是由互不相关的部分组成的。根据场的概念,我们可以将宇宙想象为海洋,海洋般的宇宙充满了相互影响和无形的力。在场的世界里,不论何时何地,只要能量交汇在一起,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影响。正如威尔茨克和迪瓦恩在书中所说:“牛顿所描绘的世界是由不计其数的粒子所组成的,每个粒子都是独立存在的。现在,牛顿世界观已被场的观念所取代。在场的世界里,仅存在为数不多的几种活跃介质。我们生活的世界分布着很多相互影响的场,每个场都充斥着整个空间。在场的世界里,运动法则就是在海洋中流动的法则,转化法则将告诉我们宇宙海洋各组成部分的反应。”

在生物学领域,谢德瑞克提出了一个饱受争议的概念:形态场。他假设存在一个形态场,这种场影响着物种的行为。这种场本身几乎没什么能量,但是它能够控制其他的能量。形态场是在同一物种学习过程中技能不断积累的基础上形成的。在某些成员(不是特定的)掌握了一种技能(比如骑自行车)后,同一物种的其他成员会更容易掌握这一技能。这种技能不断在形态场中积累,当某个成员的能量与其结合在一起时,形态场就会规范这个成员的行为。他们不必实际去学习这种技能,而是将其简单地从这个场里“拉”出来。按照专家的说法,他们是通过“形态共振”来掌握技能的,谢德瑞克将这一过程描述为“个体受其他同类个体的影响”。玻姆说,这些场具有能被“接收者的能量接纳的形态”。

任何一种场的理论都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因为它要求我们以不同的思维方式去认识空间。实际上,我们已经生活和工作在一个全新的世界里。通过电子网络,我们可以到不可见的网络空间中查找我们所需要的信息。我们依靠因特网检索信息,但是,我们谁见过网络空间?在我们的生活中,不可见的事物将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

现在,我们的关注点不能仅仅停留在网络空间上,而应该到我们的组织空间里去寻找新的发现。我们的组织空间中可能也存在着这些相互影响和无形的力。我们怎样才能发现组织中存在的各种场呢?如果我们对它们的了解多一些,它们能为我们带来期望的行为吗?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应该思考一下:我们所在的空间会发生什么事情?空间不“空”,无形的因素影响着我们的行为。

很多年来,组织中的领导者都非常重视无形的影响力,比如文化、价值、愿景和道德规范等。其中的每个概念都是对组织生活某个侧面的刻画,它们可以通过行为反映出来,但却无法独立于这些行为而存在。我曾经做过一个大型连锁零售公司的客户服务项目,我让一些员工去到几家店铺看看。在访问了多家店铺之后,再一起交换意见。我们一致认为,当我们进入一家店铺的时候,我们是能够“感受”到良好服务的。我们试图从引导牌、商品陈列和面部表情等方面进行更细致的分析,但是我们受到良好接待的真正感觉,用上述哪一个方面都解释不通。一定是有某种特别的东西存在。我们能感受到它,至于为什么能感受到,我们却说不清楚。

我觉得,对于组织中一些难以理解的事物,用场的理论来解释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考虑组织中究竟存在哪些场,是锻炼我们隐喻思维的一个有趣实践。我们可以借助场的理论,对无形的影响和难以直接改变的行为进行思考。是什么在影响着员工的行为?什么能让员工主动地开展工作,比如提供优质的客户服务?场的理论可以引导我们发现新的问题。我们可以收集整个组织空间内的信息,然后将这些信息看作影响行为的组织场,以及组织场里有哪些信息,这些信息是否一致。我们可能会发现,说起“要为客户提供优质的服务”时,还存在其他起阻碍作用的信息。也许有的人会这样理解,“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完成这一季度的任务”;有的人也可能这样理解,“优先考虑的是为老板争光”。

我们永远都看不到场,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观察行为而轻而易举地感受到场的存在。要想知道场里面有什么,可以去观察一下人们在做什么。他们搜集信息,从中挑出真正有价值的,然后根据这些有价值的信息调整自己的行为。若组织中的信息相互矛盾,这种无形的信息冲突将会通过不良的行为反映出来。不一致将导致更多的争吵、争夺和玩弄权术。人们口是心非,尔虞我诈。组织经常改变方向,不知何去何从。

对于若干年前我访问的那些零售店铺,我们不用去证实是否真的存在一个场。但我确信,在每一个客户感受到热情接待的店铺里,一定存在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领导者,关于如何服务客户这方面,他让自己的店铺充满了清晰、一致的信息。这个场有很强的一致性,它仅仅沿一个方向影响着行为。这样的场拥有非同一般的力量,产出的工作成果也是可想而知的——优质的客户服务。

场的理论告诉我们,场可以产生无形的影响,这一点有助于我们对组织生活中某些难以规范化的方面进行管理。例如,愿景是指组织的目标和方向,把它当作场来看待再恰当不过了。过去,我们往往将愿景理解为“设计未来,为组织设定一个长远目标”。我们以为,目标越清晰,未来对现在的影响力就越大,从而将我们拉入期望的状态。这是非常明显的牛顿思维模式。如果我们改变一下思维方式,将愿景当作场来看待,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呢?

如果愿景是一个场,设想一下我们会拿出怎样不同寻常的行动来发挥它的影响力。首先,我们要认识到建立愿景是在创造力量,而不是构建一个空间;是在创造影响,而不仅仅是设定一个目标。其次,从场的角度进行思考,我们就会知道:我们需要高度的一致性,既要有一致的信息,更要有一致的行为。再次,我们要认识到,愿景必须渗透到组织的各个角落,以达到影响所有员工行为的目的。不一致的行为将对我们构成实实在在的威胁,使我们离梦想越来越远。通过努力,我们将成为一个紧密团结的组织,愿景就不仅仅挂在口头,也能从员工的行为上体现出来。

1972年,人们提出了思考组织的“垃圾桶模型”,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观点。该模型认为,组织“空间”是由人、解决方案、选择和问题混合而成的:“组织是以下内容的集合体:问题的选择;决策进程的感觉——它们会得到传播;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案——它们有可能是答案;寻找工作的决策者”。

在牛顿组织里,互不相关的个体各自为政,碰撞或躲避碰撞,方向常常发生出人意料的改变。组织的混乱局面有时也会因偶然出现的一致性而有所缓解。尽管用“垃圾桶”作比喻不太恰当,但我们对这种不合理的能量是再熟悉不过了,它们在很多组织里大行其道。实际上,对乱七八糟的东西赋予结构和意义是不可能的,在“垃圾桶”里建立秩序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从量子力学的角度来看,产生秩序有着各种各样的新途径。由于无形的力量左右着组织的行为,因此我们只要让自己所建立的场实现高度的一致性,就可以让组织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损失。

在很多方面,我们已经感受到了组织场的强大威力。我们对组织的文化、价值和目标所产生的无形影响已经有相当深刻的认识。这些是非常重要的,尽管我们还不能透彻地理解它。李维斯公司前CEO罗伯特·海斯(Robert Haas)称之为“概念控制……真正起控制作用的是企业的观念,而不是某个当权的经理。”如果我们将观念理解为组织中一种真正的力量,理解为场,我们就能更好地理解为何概念控制能收到那么好的效果。不过,这种思维模式也确实改变了我们的关注点。

如果从场的角度看组织,我们首先必须明确组织的特征和目标。我们必须把自己的真实意图表达出来,在言行上实现比以往更高程度的一致性。我们要确保每个人都置于这个场的影响之下,确保随处都可获得信息。对愿景的描述要传播到组织中的每一个员工。过去,我们把自己看作经验丰富的组织设计师。我们将各个部分组合起来,定义部门的职责,通过相互施加影响而刻意地建立所有必要的联系、动力和组织结构。现在,我们要把自己想象为信息的发射塔,将一致的信息发送到每一个角落。我们每个人都要进行阐述、澄清、思考和建模等工作,让整个空间都充满我们所关注的信息。这样做,一个强大的场就建立起来了。在场的影响下,组织呈现为一致的、威力无比的形态。

我们一定要记住:空间不“空”。如果空间充满和谐的声音,那么将形成一曲嘹亮的战歌。如果空间被不和谐的声音充塞着,那么令人难以忍受的噪音会迫使我们逃离。如果我们认为和谐与否无关紧要,言出必行亦非必要,那么我们的组织就会失去完整性和一致性。没有场的空间很难建立良好的伙伴关系,而充满场的空间有助于我们建立秩序。

这里存在一个有趣的现象:与传统的授权模式相比,采用价值和愿景的方法似乎缺少实实在在的内容——建立秩序所需要的结构和管理工具。价值、愿景和伦理道德让人感觉都是比较虚的管理工具。在混沌状态下,它们怎能建立我们所需的秩序呢?在牛顿的世界里,这种担心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牛顿世界缺少内在的一致性,个体都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转。而如果我们抛开牛顿的思想,从愿景场的角度看待世界,我们就会发现一个非常奇妙的秩序建立过程。

如果我们沿着空间曲线将目光悄悄地滑向远方,那会怎么样呢?如果到了那里之后,我们再把目光投向这些无形的东西,又会怎么样呢?我们看到的不再是“空”,而是丰富的组织能量。我们的心再一次因为看到有形的东西和可见的结构而踏实了下来。现在,我们该正确看待无形的事物了。在事物可以非物化的世界里,影响是不可见的,我们为何不把这种影响看作场的影响呢?只要这样做,空间就会充满丰富的内容。

【新科学启示录】

建立愿景是在创造力量,而不是构建一个空间;是在创造影响,而不仅仅是设定一个目标。我们需要高度的一致性,既要有一致的信息,更要有一致的行为。愿景必须渗透到组织的各个角落,以达到影响所有员工行为的目的。

从场的角度看组织,我们首先必须明确组织的特征和目标;把自己的真实意图表达出来,在言行上实现比以往更高程度的一致性;确保每个人都置于这个场的影响之下,确保随处都可获得信息。对愿景的描述要传播到组织中的每一个员工。

每个人都要进行阐述、澄清、思考和建模等工作,让整个空间都充满着我们所关注的信息,这样,一个强大的场就建立起来了。在场的影响下,组织呈现为一致的、威力无比的形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世界上普遍存在的一种分析模式是:把整体分割为部分。无论是在社会事务上,还是在个人生活中,人们都已习惯了这种思维。然...
    AKE训练营阅读 394评论 0 2
  • 作者简介: B·格林,毕业于哈佛大学,在牛津大学获博士学位,曾是那的Rhodes学者。1990年,他来到康奈尔大学...
    小播读书阅读 5,928评论 2 19
  • 其实今天真的挺郁闷的,孩子放假四天在家,昨天早上磨蹭了半天完成了最简单的一套数学卷子。下午开始和我讨价还价...
    记得祝福阅读 55评论 0 2
  • 梦里我看见 那个脸蛋黝黑的小姑娘 她穿着灰扑扑的衣裳 脸紧紧地绷着 不哭也不笑 我知道 她很孤独 坐在无人的角落 ...
    树兜把阅读 63评论 2 5
  • H是我小学便同班的好友,我对他再熟悉不过了,千篇一律的造型,发哥的发型加上犀利哥的穿着,胡子可以几个礼拜不剃,带着...
    洛鹤阅读 28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