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是相识,梦中人

文/小桐

「亲历故事」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

那是一个没有季节的下午,快落山的太阳显得有气无力的样子,光线开始昏暗,窗外下起了小雨,窗帘随着风发出没有节奏的嗒嗒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我的办公室,我和几位同事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收拾东西正准备下班。我无意间抬了一下头,霍然看到他站在我的办公桌边,感觉他是从某扇窗户飘进来的!我很意外,也有些惊讶,嗯,不对啊!我和他并不很熟,平常也没什么联系,他甚至都不知道我是哪里人啊?怎么---

他愣愣的盯着我良久,那张国字脸仿佛被什么冻住了,胡子拉碴的样子,看上去明显有些消瘦和憔悴。

你是来找我的吗?我带着一肚子的疑惑看着他。

同事们带着好奇和微笑看着我,看着他,忽忽地逃走,好像看懂了一切似的,其实我仍一脸懵圈。他没有回答我,目光从我身上移开,然后在我的桌对面坐了下来(不对啊,我的桌对面什么时候有椅子了?),还没有让我多想,他的眼光突然亮了起来,仿佛是突然从沉睡中睁开了眼,他看到了桌面透明的便当盒,拿起里面还剩下的面包,看都没看就塞进了嘴里!

“哎呀,好饿!还有吗?”他说话了。

“那我去楼下给你再买点上来!”我大脑一片空白,飘惚间走下楼梯,到楼下街对面的面包店花了15.6元钱,买了三个大面包,面包的包装纸沙沙作响,发出白色的光,正要赶着上楼,他下来了。

他身边忽然多岀来三四个陪同他的人,那是些和他差不多一样年轻的男子和女孩,一个长头发、圆圆的红润的脸庞的女孩紧紧拽着他的手,二人窃窃私语像一对情侣。奇怪的是,他们看也没有看我一眼,从我的身边擦肩而过!似乎他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也根本不认识我,唯有后面跟随过来的一个发胖的中年男人,嘴里嚷嚷着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也不知道他到底跟谁道歉。

我惊讶万分,伴随一阵剧烈的头痛,猛然惊醒---原来是做梦!

天哪---

「亲历故事」缘来我们曾经相识

我平时极少做梦,做梦之后醒来也很快忘记,但这次却格外真实清晰!我下意识地摸过枕边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3:20,忽然有种莫名的冲动想打电话告诉他我刚刚梦到他了。

但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我不可能神经到三更半夜打电话给一个不是很熟的人,因为我和他只是一面之交,平时要想起他的样子都困难,实际上他长什么样从来没有清晰过,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去想他。

虚惊一场而已,我安慰自己说,于是接着睡觉......

---

我还是在办公室,阳光透过窗帘投下外面树叶斑斓的色彩,院子里的树叶绿得让我想起了这是个疯狂的夏天。一切都像过去一样,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一直没想明白的是,那天他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来找我,还有陪同他的那些人也好奇怪,他不是说回去就结婚了吗?他是一个很阳光的男孩啊。

时间久了也就不去想了,慢慢的也就谈忘了,如同河边早晨的雾,虽然你分明看见了它,感觉到了它的存在,但阳光出来就散了。

又是一个下午。

我去到了一个并不热闹的老圩镇,小镇上的人不多,街道显得有点清冷。

我来到一个旧书报摊,摊主是一个胖胖的中年阿姨,有很多破书旧报刊,一本民国时期模样的旧书吸引了我,书的封面是一个穿着旗袍的广告女郎,封面上发出陈旧的斑驳的阳光。

当我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我立刻就惊得说不出话来:里面赫然印着我的照片!再翻回封面看作者的名字,居然是他,那个男孩的名字!守摊的阿姨顿时显得神色紧张,向四周瞄了一眼,压底声音,无限的神秘,悄悄地在我耳边说:这是一个疯子写的,从来没有出版过,也从来没有人翻看过,你是第一个翻看他的书的人。疯子说第一次翻看他的书的人,能得到一件意想不到的礼物……

不过,疯子在早几年前就死了。她说。

我的背脊不由自主地一阵阵发凉!丢下书,赶紧快步离开!

忽忙间我走进了石板路上一间看上去很熟悉的老屋,好像是我以前来过。

跨过高高的门坎,老旧的房顶上覆盖着一层一层的瓦片,很多瓦片裂开了,上面布着密密麻麻的裂痕有粗有长,衬得黑土色的屋顶看上去好似狰狞的怪兽,墙角和天井长着茂盛的野草,墙身泛着黄色的污渍,上面隐约写有以前的标语,院子里有一株断了半截的老槐树孤零零的立在那里......

“你--来--啦?”屋子长长的穿廊里,幽幽地传来一个老太婆的声音,她的声音像一声叹息,又像是一个人终于放下一件心事。我全身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手脚已不听使唤,鸡皮疙瘩都已经麻木了,紧张的环顾四周却始终没见一个人影。

透骨的冰凉再次袭上了我的背脊!!!

“孩子等了你好久了,他说你肯定会来的,这有一封信,是他写给你的,你一定要看看!”

我正颤抖着去接信的时候---

手机的震动声把我吵醒了!我背上的冷汗已经把睡衣湿透了!我开开灯,看清了衣柜的轮廓和墙上的画,才确定自己已经不是在梦中。但当我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后,我再次惊得说不出话来!

居然是他打来的!!!

我慌乱地划开接听键......

“喂,小贤,我刚才梦到你了唉!”他在电话那头兴奋地说: “你现在还好吗?”

“我把你的照片做成了相册,想寄给你,给个地址好吗?”他继续说着。

真是活见鬼了!我摸摸自己的脸,感觉到了脸上的温热---

我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恍恍惚惚中,我有些虚脱了......

。。。

「亲历故事」缘来我们曾经相识

他叫连培贤。那是在去年9月去西北旅行中认识的,我们同住在一家旅舍,在前台办理手续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了我的名字,他啊一声,然后笑嘻嘻的把他的身份证递到我跟前,他叫“连培贤”,原来我们的名字里都有“贤”字。


图片发自简书App


然后我们一起去看雪山、骑马,去藏传寺庙,他喜欢摄影,我给他当了二天的模特,拍了很多照片。分别的那晚,我们天马行空的聊天喝酒,喝着喝着都不知是几时喝醉了,他就在炕的另一头抱着我的双脚睡着了。第二天清早,他问我:你的脚怎么那么冰凉啊!

我们留下了电话,但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

天早就亮了,阳光照进房间,温暖洒落了一地,我无法相信这一切居然是真的!是巧合还是偶然?还是我的幻觉?现在与梦境,前世与今生,到底哪个是真的?冥冥之中是否真的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牵连着你和我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