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与病对话:全科医生手记》杂记

在樊登读书会听了胡冰霜女士所著的《与病对话:全科医生手记》这本书,有了三个认识,疾病的复杂性、医生的不容易,还有提高我们自己的卫生素养。

作者是一位非常资深的国际全科大夫。那什么是全科医生呢?大概和专才与通才有异曲同工之妙。了解全科医生之前,我们来了解一下专科医生。专门解决我们说疑难杂症,就这一行里边特别难的那些病的医生就被称为专科医生。全科医生就是解决那些还没有进入各种疑难杂症的病人问题的医生。她们能够更熟悉各种各样的病种,并能够给你医疗健康的建议。

生命本就是一种特别神奇的存在,身体的各个细胞、各个器官的完美合作才有健康的身体,一旦有谁闹脾气,就折腾你的身心!不过身体的自愈能力也是蛮厉害的。对药物的治疗也充满了疑惑,它好像知道自己的归宿,知道自己应该去向何处才能解决病痛,所以很多时候还是能药到病除。

我从不认为有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当看到那些医闹事件非常不理解,也非常痛心。那些闹事者好像觉得医生治好病人就是无条件的理所当然,从不考虑现实的复杂性等等。解读一个人的身心由于解读复杂的天书,从来就没有相同的副本。疾病的复杂性,医生的不容易,如果家属再施加压力无异于雪上加霜。其实人的生老病死不就是像我们一日三餐一样正常吗?希望这次疫情能让更多人学会尊重和热爱医生,对医生好一点。通过学习科学的方法来改善自己的生活,提高自己的卫生素养。

对死亡事实的抗拒也许源于我们对死亡教育的缺乏。今晚爸爸翻出自己的历书,他说那本厚厚的历书要到2100年。我开玩笑地说,“那还有80年呢,岂不是我们全家人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还得继承下去才行”!当我们谈论“死”就像“生”一样平常与坦然,并不是一件坏事。我时常感叹,时代确实有很大地变化。以前小的时候,谈论“死亡”,奶奶辈的人总会骂骂咧咧说这是非常不吉利的,但我们这一代好像反而常把它挂在嘴边!

最后以胡大夫的话来结尾,她说,伴随自然科学的进步,现代西方医学的发展日新月异,甚至,个体生命的永恒问题都提上了议事日程。但医者仍可以拥有智慧、灵活、通达的行医风格,因为存在的本来面目应是如此。即使面对死亡,也不得不诗意地栖居。我们每一个人这一生当中,最终都要走向死亡,最终都要和疾病打交道,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每一个人都依然可以诗意地栖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