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未自陨,明天会在

能见到每天的太阳 / 是每一个日子里最大的收获 / 阳光从指缝间滑落 / 照抚着脸庞 / 能感受温暖/ 就满足。

日子如沙漏里的时光 / 细细过,静静过 / 也许当某天,也有这种体会 / 会明白:还能继续拥有时光/ 本身已是富有。

午后来电,响过四下,接通。电话压抑着轻缓问:可还好?电话这头,自报安好。那头悄缓一口气。听得出小心翼翼,听得出细微洞悉留意。

说道着,哥哥与母亲来电,皆未接,微信未见回。母甚忧,哥甚怕,险出警讯。电话那头放着扩音,呼吸喘息,细微留意着电话这头的情绪动静。

电话这头眼眶灼热,尽量平缓喃着:考试关机。今明两日,国际贸易、数学方法、商法、市场营销。电话那头悬着的心落定尘埃,回应着认同和安心。叮嘱:每隔一段时间,定时给家里电话。

不曾言传,只曾意会的担虑害怕,掩藏根埋在家人心渊深谷。再去电,哥哥道着母挂忧,慌恐如鲠难咽,忧东边的天星自陨落,西边天望东边天的光阳在,方安心。

电话这头深知,族里老辈存依,怎敢不见光阳?又何能敢有任何闪失?几番心涛骇浪,几番暗潮汹涌,又何尝三言两语覆静?

“记得,定期来个电话,报存在。” 出个声响,这世界未空静,知道还在,就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