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 (09)

剧情回顾:如梦令08 漩涡

第09章:先生

高先生是一个称呼,也是一个人。

人生在世,总是免不了抛头露面,但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高先生。从我开始执行任务一直到现在,已经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但我们唯一的沟通方式就是邮件。

互联网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它让这个世界变得很小,却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更远。

很多时候,你与一个你不太熟识或者素未谋面的人在网上沟通,久而久之,你们越聊越深,便渐渐地认为这个头像、这个邮箱账号就是这个人。每次你一上线,就会去寻找那个头像,就好像你迫不及待地想去敲他的门一样。但你们在网上聊天、说笑、谈人生、道理想,和你们一起出去喝啤酒、吃烧烤、逛大街、打篮球的时候,是有很明显地区别的。这个时候,才会猛然惊觉,这个人和这个邮箱账号几乎是独立开来的。

高先生在现实中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否和邮件中一样冷静、沉默,我都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见他一面。把自己卷入两个组织的对抗,应该不是我的工作范围。

我给高先生发了一封邮件,约他在唐仕咖啡见面。这是我一次给他发送与任务无关的邮件,我简单粗暴地写了时间地点,没有阐述原因,因为这契合高先生一贯的风格。

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首先就得尊重别人。

高先生很快就回了信过来,只有两个字母,OK。实话说,这倒在我的意料范围之外。要知道,约一个素未谋面的网友出来喝咖啡也没有这么容易,何况是做我们这一行的。在我的潜意识里,我认为高先生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至少不会答应得这么快这么轻松。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约高先生出来面谈,甚至都没有尝试过去约他。

或者很多事情,只要尝试去做,会发现比想象中要容易得多。

到达唐仕咖啡的时候,离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我漫步走了进去,四下逛了逛,准备找一个便于说话的位置,然后我就看见了她。她坐在一个角落,秀美的脸庞,宽松的蝙蝠衫,看起来竟和以往毫无二致。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杯卡布奇诺,也是她原来爱喝的口味。距离她离开的时光已有一小段时间,但再次见到她,那些难以忘却的记忆竟如她的脸庞一般,恍如隔日。

我踌躇了一下,徘徊着不知进退。当初不辞而别的是她,但我现在竟然莫名其妙地不敢见她。正在这时,她抬起来头来,然后就看见了我,我不得不走上前去,在她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你还好吗?”我说道。同样莫名其妙地是,有很多问题我都想知道答案。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这段时间你到哪里去了,但我最终出口的只是这简单的四个字。

虽然简单,但却并不容易。

“我很好,你呢。”她淡淡地笑着,仿佛整个咖啡厅的灯光都暗淡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的笑也是一如既往?如果她什么都没有变,那她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拿着汤匙缓慢地在杯里搅拌,那只手白皙、娇弱,也没有变。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很少有人独自来这种地方喝咖啡的。

“你在等人?”我心里一阵发苦,屁股离开凳子,准备站起来。

“对的,十三。“

我刚刚离开凳子的屁股又坠了下去,心也坠了下去。兰十三这个名字知道的人并不多,这是我在这个行业内的称呼,一个局外人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哪怕是她,哪怕我们之前一起相处过这么长时间,也绝对不可能知道的。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地避免着把她卷入我们这个行业中。但现在,她口里说出来的就是十三,不是十二,也不是十四。

我突然明白了她为什么要不辞而别,我全部都明白了。我调整了一下坐姿,坦然地坐了下来,叫了一杯拿铁,喝了一小口,这才淡淡地对她说道:“高先生,你好!”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越长大,父母离去我们的时间就愈来愈短,心就忍不住地缩紧。 上周三大姐发来信息说,大伯下午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在最危急...
    四角的天空儿阅读 1,125评论 0 3
  • 秋到,人们最盼望的是颗粒归仓。春华秋实,不错的,庄稼在历尽了春风夏雨的抚摸滋润,丰满的犹如少妇,在田间地头翘首以盼...
    碧潭止水阅读 79评论 0 5
  • 是上瑜伽课的时候从一个朋友的嘴里听到苗师傅此人的。她说老苗手法很好,为人风趣,懂得挺多,要找他推拿都得提前预约的。...
    杨戬阅读 3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