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联平台博弈论1——股权比例的由来

网联横空出世的各种新闻已轰轰烈烈地在媒体端霸屏了半月有余。


近日,网联相关人士处获悉,网联董事长兼法人代表已确定为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蔡洪波,清算协会副秘书长马国光也会参与主持日常工作,加之此前已浮出水面的网联筹备组组长董俊峰和技术负责人强群力,网联的高管团队已初见雏形。

与此同时,支付公司六大董事席位提名已确定,分别为支付宝、财付通、翼支付、网银在线、平安付和快钱,而百度系并没有在董事席名单中出现,百度基于商业战略和援建网联过程中的表现,最后获得的是监事席位。

据悉,当下网联平台的内部时间表为:9月完成9家支付机构和18家银行系统的接入,10月完成200多家银对网联的接入,年底,完成40家支付公司的接入。

据一位参与网联筹建的支付机构的技术负责人介绍,截至今年6月底,网联计划接入18家银行系统,实际接入的只有12家,网联原定交易量未能达标。未能达标的原因,有系统建设、银行联调进度的局限,也有各方在不断谈判已形成各方都认可结果。巨头们和监管以及第二梯队的支付机构间的博弈谈判一直都有。“去年八九月,各家机构派驻网联的工作人员就开始陆续到位。参与网联筹备工作人员最多的时候达到180人左右,其中各家支付机构派驻的大约能占150人,最多的时候参与机构数量多达29家。”网联的筹建在各家支付公司本身战略中的重要程度决定了其参与态度,而在筹建过程中,各家支付机构的表现和态度迥异。

股权占比固然是权益的一种体现,但除此以外,怎样在规则制定中争夺话语权将是一种为自身争取权益的直接方式。从目前公布网联股东情况来看,央行一系作为项目主导方,持股比例超过30%,其余各家支付机构的持股比例分配具体明细,并未公开。

一位网联的相关人士透露,支付机构自身的股东背景是一个考量因素:“比如中国电信旗下品牌——翼支付,在筹建网联期间投入虽不及支付宝、财付通这些行业巨头,不过作为国家队,在股权的争取上更享有优势。”

除此以外,各家机构的市场规模和援建的积极程度也是一个考量因素:“市场规模的参照标准是2015年的数据。援建积极程度的评估则既有主观成分也有客观成分。”

筹建工作主要包括技术方案制定、流程设计以及后续开发等,分为三大模块:负责资金交易对账和清分的清算对账模块、负责交易落地和交易流程分发的交易转接模块和负责对接支付机构和银行,内部权限流量控制业务的渠道管理模块。

筹建过程中,各家机构态度迥异,博弈始终存在。支付宝和财付通作为支付行业中两大巨头,分别持股网联9.61%,仅次于“央行系”。

“事实上,支付宝原先想争取高于财付通的持股份额,但最后未能达到预期。由原本设想的12%之预期持股比例下调至9.61%,与财付通份额相同。”一位参与网联筹建的人士补充。

支付宝在最初以“南北中心”方案为基础的时候派人最多,后来确定共建,支付宝派人就少了很多。此后一些中小支付公司逐渐参与进来支持援建。有一些表现十分积极,最后的股权比例也相对高一些。网银在线的股权比例比预想中要高,某些程度上,网联筹建期间,其派驻支持人员比较多,并方便利用北京总部的机器设备配合技术测试等有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