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吃狂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年代还有人为吃狂?你一九四三年生的?(大人们常用这句话来数落嘴馋的孩子)哈哈——没有,我为80后,一九八一年生人。为吃狂者,也并非饿了。

在日复一日地忙碌中,只有吃这件事可以让我天天快乐。饭桶?[呲牙]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但人活于世,能有一件可以愉悦自己的事,也未尝不是好事。

就像我女儿老三说的:美好的一天从吃的开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也是个吃货,是只好吃的老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些都是她做的,她为了能说服我同意买这些食材,就说这些都很简单很容易做,一下子就好。

这牛扎糖也是她做的,拿给她爷爷吃,爷爷还不相信是她做的。


前些日子,有一老师发给我一个美食征文投稿,我不会按照征文投稿的要求来写,只会写成这样。为吃狂者也并非我一人,其实陆丰人大都为吃狂。

在过去陆丰有句老话叫‘拍斗四’。年纪小点的年轻人可能还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拍斗四’就是聚聚,弄点吃的意思。在过去的乡村里‘拍斗四’差不好都在自家里弄,那时乡村也没什么馆子可下。

当然,纸字也不知在哪出世?(票子都不知从哪儿来呢)陆丰管票子叫纸字,能拿去买米买盐换东西的纸当然是最贵的了。

‘拍斗四’也无非是杀一只自家的老母鸡,溪里钓上几条鱼做上几味,再炒上几个自家地里的瓜菜,再打上半斤八两米酒,斗四就这样拍成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靠海的人家‘拍斗四’则更加丰富一些,带上捕鱼网虾的工具,出门到海边没几步路。洒个网,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可见劳动成果,鱼啊虾啊螺啊都有了。那可都是百分百的海鲜,鲜到活蹦乱跳。刚刚捕捞的鱼虾,随便怎个煮法,其汤水新鲜甜美自是不必说了。我猜想,就是饥荒年也饿不死海边人。

现时,生活条件好了,拍斗四也可以在外边拍了。不用动手,只要有纸字爱怎么拍都可以。菜单随便点,呼一下服务生后,你只管和亲朋好友谈天说地。不多时,热气腾腾的菜品就都一个一个端上桌来,让你大快朵颐。

当然,现在有人餐馆吃厌了,反倒喜欢自家的饭菜了。那拍斗四又回归于从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如果招待亲朋好友,在家吃,绝对不是为了省钱,只是友人与家人喜欢感受这种家庭式的温馨、热闹与自然。

在陆丰不管婚事丧事,或许新建房子乔迁新居都要提及到吃这个事,都要招待亲友吃饭。

当然,现在有些人不喜大张旗鼓地办婚宴。也有好些只请至亲的亲人和几个要好的友人去酒店订上几桌吃吃,吃个热闹喜庆就好了。毕竟婚宴操办越大,方方面面要顾及耗费的精神也就多了。

但真正想要大办婚宴的人家也不会去想这个,人生才这么一次,不耗费点精神闹腾闹腾似乎错过了什么。

说起婚宴的操办,陆丰碣石的婚宴可谓是奢华的。近年来,碣石的婚宴平均每桌在一万元左右。当然,对一个富贵人家,一万块钱的婚宴也算不了什么,甚至不止在碣石,在陆丰的其他地方的有钱人家,婚宴超过万元也是有的。

但碣石的婚宴是大都用这个数字来操办,就是不怎么富有的人家娶亲要操办婚宴了,银子不够,哪怕借过一些也要把婚宴办得体面一点。这几乎是一个地方的乡俗的约定与俗成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陆丰的婚宴或乔迁新居的宴席普遍在四五千,五六千或六七千,七八千。那么这几千块钱的婚宴到底有什么呢?主菜普遍有参、燕、翅(海参燕窝鱼翅)。当然少不了龙虾了,鲍鱼大闸蟹也常列入菜系之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陆丰碣石的婚宴额度因何高?因为碣石的婚宴做法更为精细,酒席完毕,还要请上亲友到K丅V房唱唱歌,扭扭腰肢。当然,不单在碣石。在陆丰新婚当夜,新郎官请兄弟姐妹好友到K丅V房娱乐娱乐的比比皆是。

在陆丰,哪家老人过世也要请亲友吃饭。而亲友会给过世老人的家人送去奠圆(陆丰人给过世老人的家人送去财物叫奠圆)。丧宴的额度也由办丧家人的意思操办,也吃菜喝酒。但总体会比婚宴的额度要小些。

现在也有些老人过世办丧事用佛事的方式来操办,就是请寺庙的僧人来念佛做佛事超度。这样的话要简便一些,但必须说明一下用佛事的行式的来主持丧事的目的不在省钱,而在于为已故的长辈超度。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陆丰人对吃的追求可谓是一种极致。甚至人们在谈论一个已故的人的生平时都会来上这么一句:吃,倒是给他吃点下肚!这就是陆丰人对吃的理念和追求。吃点下肚,这辈子也就值了,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了。

在很多陆丰人观念里,吃点下肚才是赚的,靠省吃检用来积富算哪门子事。但话说回来,要真的是靠拿着几千块薪水来养活一家老小,你不招着媳妇儿节省点用,我看你能豪爽到哪里去。你或许会驳我一句:俺有的是别的路子,总之不能亏了这张觜。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陆丰什么门店最多?茶叶铺很多,美发室很多,药店很多,餐馆就更多了。做什么好吃的都有,要有几个钱可以一整个月不用做饭也可以,上到哪家馆子,一天一个口味,甚至一天都可以换上几个口味。

宵夜也千种万样,五果汤啊,蕃薯粥啊,海鲜粥啊,烧烤啊⋯⋯应有尽有。会有好心的劝你晚上还是少吃点宵夜的好,而你往往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哎⋯⋯没事!”那气势颇有点吃先死后的无畏!

陆丰人真会吃啊,这么会吃到底好不好?吃出三高啊!你又得驳上一句:三高,哪个地方没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曾经看过陆丰网一个饮食段子:《离开陆丰之前先把它们干掉一次再走》。这里附上陆丰人熟悉的,又让人一眼望见就垂涎三尺的好东西。“干掉一次咸虾姑、干掉一次腌的螃蟹、干掉一次包稞、干掉一次糯米兜、干掉一次咸茶、干掉一次薄饼、干掉⋯⋯”

如果说食物是一个地方的特色,那么用字也是一大地区的特色。我不得不佩服编写这个段子的作者,用“干掉”二字形容陆丰人的吃,你便能体会陆丰人对吃的“凶兼狠”!

客友们常以光盘来赞美主家厨嫂的手艺。但在陆丰,在家请客要弄得光盘了。那会让厨嫂下不来台了,那就有些小气了。所以,上桌的战士你且手下留情![抱拳][呲牙]

我要这么一说,下回再到陆丰来,准要吓得不敢动筷子。唯唯诺诺,像个小媳妇。哈哈——逗你玩的,请客哪止一两个菜。你又不是薛仁贵,能吃几斗米?

我小姑就弄这么的多,还有半桌没拍到的


几年前,我和先生去珠海我小姑,(我先生的细姐)。我结婚十年来才第一次去她珠海家作客,她弄了一大桌子。十几个菜,摆了二十来盘,满满一大桌。这盛情,没谁了。

恍惚间,有种太后驾到的错觉。

你且当这是年轻时的太后,我终于可以学得宋丹丹一句:谁没年轻过!

餐馆里做菜的理念和家庭做菜的理念不同,餐馆追求精致。这精致包括刀工、选材、火侯、装盘。而平常百姓做的吃食则更多是实惠与原味。

在一定的额度内,餐馆不太会用食材份额的大来满足顾客,而是用精致来满足顾客的视角和味觉。东西多了,再好也不值钱。把你吃腻了,下回你还懒着来这家餐馆呢。

说到装盘,我对装盘的工具也有一点点自己想法。如果为了让菜品更雅致一点,我更喜欢用纯白色瓷盘。因为如果我把一个食品比作一幅画,那么这个盘子就是画纸,而你放上去的食材就是画。尽管,有时你放上去的食材只是普通的食材。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我发现商场几乎没有卖纯白色的瓷盘。一个普通的纯白色瓷盘才几块钱,商场大都卖彩色瓷盘,雅观又好卖钱。

用彩色瓷盘装菜品,如果彩色瓷盘的颜色过于鲜艳,而菜品色泽又逊色于盘子,往往就会弄得丫鬟比小姐还漂亮,喧宾夺主了。

三十五元的宴席——好的生活没那么贵

我曾用三十五元做过一桌菜叫《三十五的宴席,好的生活没那么贵》。整桌都用纯白色的瓷盘包括汤盆。我觉得纯白的餐具更合我意,更能达到我想表达的效果。不信,你试着用彩色的餐具来装这桌三十五元的菜品,它又会呈现出什么样的视觉效果。当然,这一桌子,盘子比菜贵,虽然这只是普通的白瓷盘。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为了能把这个三十五元的宴席做成,我把从邻居那摘来的凉粉叶养在清水里养了十来天。它依然绿得让人心动!

如此,便可断定我对有色餐具一概不感兴趣?那也不是。下午,我就把一套彩瓷餐具:《西湖景》拿下。我买彩瓷餐具并不一定是为买来用上,而是作为一个观赏的作用。

几经红星市场陶雅陶瓷的店铺,这套餐具为我喜欢,尽管这是几年前出品的。当然,这家店里面还有一套类似青花汾样式的骨瓷套装更为清丽脱俗。这家店主告诉我,再往后,国画山水陶瓷餐具也将被慢慢推广。这种带有中国特色的国粹文化精华的陶瓷餐具,也将陶冶着中国人的精神情操。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曾把我做的:《食簿饼》放上美篇,它立马成为一个精品。我做这个薄饼确实花费不时间和心思,但诗是弟弟写的。其实在陆丰,哪个女人只要想做薄饼都会做。从选材到摆盘,我都用之心思。原本周围都是摆椭圆形的瓷盘,中间放一个圆盘。但这样中间就显得有了很大空隙,不雅观。

后来我才换上一个新买的方型瓷盘,这样就显得和谐饱满了。我为了让做的这个薄饼更加雅致,我就想到用韭菜烫一下水,然后把根部剪掉一些就变细变尖了,这样给薄饼打蝴蝶结的时候两边也就显得一致了。当然,仅仅只是外观的美感,但如果没有配上我弟弟的诗,那么这个美食只是徒具一个躯壳,而没有灵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至今回味着弟弟这一首诗:


《食薄饼》


那一刻

我早早起床不为别的

只为买些新鲜肉,菜

那一天

我骑着电单车穿梭在大街中

蓦然听见有人卖“怀香”

那一日

我跑遍马街头马街尾

只为买到钟意的薄饼皮

那一夜

我为了明天的薄饼操碎了心

只为寻找更好的食材搭配

那一月

我所期待春暖花开季已来

只为“立夏”的薄饼

那一年

我熬过寒冷的冬季差点冻S在春天里

只为骄阳烈日的夏天

那一世

我转碗转盘转桌子不为那煎鸡蛋

只为桌中那盘绿豆芽

那一瞬

我满口美食

不为肚饱

只为劳动成果欣慰


弟弟的这首诗可谓道出了我做薄饼时的心思和心情。


你不知道我做的薄饼一上到美篇,好多人都收藏了这个美食。收藏和喜欢应该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个又似乎是意料之中,能够让人收藏的东西应该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我常常觉得生活在陆丰是幸福的。吃食很方便,食材种类又是那样的多。我母亲说连面粉在陆丰买都要比外面买的好吃。我听听爱笑,我说面粉又不是陆丰生产的,纯粹是印象派。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陆丰,你去跟菜农买菜你嫌贵了,菜农就会回你一句:我们本地的。意为本地的就是最好的,外来哪有本地的好。

而在藏族地区,食物食材是极其的单调。但在这单调的食物里,却在藏族歌手的歌喉下千回百转:

“煮了又煮的酥油茶,还是当年那样浓。酿了又酿的青稞酒,让我醉在不眠中!”

也许在每个人心中都有着对家乡的眷恋,而这眷恋更多的是来自味觉上的眷恋。

几年前,我与先去到外面游玩了个把星期。傍晚回到家,正赶上晚饭,婆婆在沙锅里煮的小杂鱼,那久违的味道美得让人永生难忘。那一瞬,我方觉得走过万水千山,家乡的味道最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