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有时

一月十一日。不需要羡慕任何人,他们想要和得到的,未必是我能承受和付出的。

一月十三日。

早上被蒸锅的声音叫醒,被窝暖和舒服,要赖床。尝试上午的呼吸练习,注意力分散,无处不在的繁杂思绪。想要发一条朋友圈,搜索图片,寻找话题,组织语言,既不能空穴来风,徒发牢骚,又不想一本正经,鸡汤说教。

审美变化,唐朝肥硕丰满,如今瘦骨嶙峋。摒弃裹脚束腰,追从催吐抽脂节食瘦身,削骨填充打针整形,依旧畸形,数十年后的历史书上出现的反面教材。

搬家两次,十多场电影,大超市购物,数十次独行医院,慢慢消化越来越多的喜怒哀乐,求助他人的念头渐少,逐步脱离她们的朋友圈。生活模式趋向坚固规律,以任何其他人都无法介入的态势。

一月十四日。迎面走来的阿姨,眼睛专注于纸袋里露出的鸡腿,又探头看看塑料袋内里的食物,嚼动嘴巴,脚步矫健,丝毫未察觉周边人的关注。

一月十七日。许久未出的太阳,亮晃晃的扎眼,心情明亮起来。星巴克外姿态放松的他们,仰坐,发呆,闲谈。脖子上的围巾暖和,羊毛材质柔软,是Y送的过年礼物,每人一条,最终选了这条不算靓丽的大红色,适宜搭配喜欢穿的藏青、黑色、卡其色大衣。

一月十九日。阴天,乌云厚重,阴凉。按计划出行,早饭是近一个月没有放糖的豆米粥。最初脱离糖的痛苦感依旧鲜明,现在趋于平淡适应。这种尝试不仅在于糖有害无益,而在于挑战习惯依赖。

一月二十一日。

半月后是除夕。已经期待起除夕夜的糯米肠,油煎烤至外皮酥脆,内里软糯,糯米特有的Q弹,过年特有,一年一次。最后的半个月尤为漫长,每天倒计时。

衣着单薄的年轻男子,低头看手机,那头清晰传出“爸爸,我想你了。”稚嫩软绵的声音。

小区进门保安问走过的黑直长发女人干嘛去?女人回应吃饱了,逛逛去。一边嘴巴里磕哒磕哒啃着瓜子,清脆带有匀称的节奏感。瓜子声停,增高保暖鞋跳跃起来。她是个身材苗条的女人。

飞驰而过的男人,高歌唱着“妹妹坐船头哦,哥哥哟岸上走…”后面俩字跑调,声音消失在“恩恩爱爱…

一月二十三日。一小时的走路时间。要想拥有全世界的梦中情人,势必要承受他是全世界梦中情人事实的准备。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承担。

农历十二月三十日。妈妈五点多起床,打扫卫生,生煤炉,杀鱼杀鸡,煮猪头和茶叶蛋,准备谢年祭祀食物。我迷糊中眯着眼,觉得安心。

二月十九日。近两年来总是梦中家人亲戚,因为某个节日、喜事聚在一起吃饭,在舅舅阿姨或自己家。

二月二十五日

等车女孩的沙料长裙,涤纶短裙,薄外套,姿态放松;黑裤黑靴的女人上车时露出一截白色袜子,春夏的颜色。

用了半隐,类似之前在大英身上闻到的檀香味。香水味在接触皮肤之后变得清晰亲切起来,愈发喜欢。最好的香是在两人相聚半米,举手投足间的若有若无,闻到些许又不能判别全部,试图进一步确认,香已随那人走开。努力抓住余味。

三月

当自身足够独立强大,外人很难轻易介入。

三月九日。公众号里的热文主题阶段性变化,之前是文艺小资、慢生活、遵从内心,现在是努力勤奋、如何变成“职场高手”。灌输的价值观就是先有公司再有个人,大局为主,吃苦是福。热文受众:频繁跳槽、个性十足、眼高手低、不循规蹈矩的90后。

三月十二日

连续几个月食欲旺盛,深陷其中。对糯玉米执着,可能不在于多喜欢,而是享受时间延长的咀嚼,面部膨胀变形。意识到这一点,及时纠正克制,多走路运动,其他欲望也在减少。

静坐,开始时思绪杂乱,呼吸紊乱受到抑制,肩膀和脊背紧绷僵硬。迦陵的香,全兀的音乐,坐垫暖和的温度,眼睛睁开的那一刻内心平和,无法言说的愉悦丰盈。

三月十九日。

近几日面容变化,温和平静,眼睛有神闪光,头发贴合脸型五官,卷度自然,觉得好看。

降温,雨被风吹成斜斜的丝条状。密密麻麻的人群,雨伞紧挨,随时刮到别人的头和脸,来不及说抱歉,公交车门关闭时缓慢吃力,人和人之间不留一点空隙。

喜爱的食物有,炒蛋、糯米、豆制品、红薯、玉米、纯白米饭、荔浦芋头、六谷羹、叶类蔬菜、各种野菜等,烹饪方式及调料简单,与胃腹契合。麻辣刺激兴奋的食物无法代替简单的米饭、蔬菜、豆腐,后者温润踏实。

四月八日。气温升高,昨晚走路经过的街边饭馆,吹出丝丝冷气,过路人百分之五十换上夏装,短袖纱裙。

四月十三日。

今日确认了两件事。

一是目前工作并不是全部,工作态度在于责任心并非热爱。

二是想找个能下地的男人,对土地存有情感,朴实干净,成熟担当足够,内心坚定有归属,有自己的领域。

四月十四日。清理微信公众号,当初一时兴起的关注,其中有美食、影视、鸡汤文…留下摄影、宗教、学校、文化等。集中精力在自己喜欢投入的有意义的事情上。

四月十五日。

走路。穿红衣的小姑娘走近全家便利店,伴随着“丁~冬”声,玻璃门一打开,她又蹦跳着走开。肯德基门前,两三岁的女孩扑在玻璃门上,使出吃奶的力气做推门状,尝试无果,声音嘶哑带有哭腔,年轻妈妈仅在一旁安静观看。

在待人接物方面,自觉被动懈怠,不够礼数。她说,你对喜欢的人付诸真心,若感觉一般,不愿意过多分享。

华晨宇的歌。即便平常不关注,也能清晰分辨他的音色。他的创作让人联想到时间、星空、宇宙,还有神经质、放空、孤独、寂静等,以及他对音乐的真心和热爱。

四月十六日。

十二月的树干遒劲凛冽棱角分明,四月枝叶翠绿舒展茂盛温和,因此少了镜头感。随波逐流,人作为附庸存在。

她给我偷拍的背影照,个子小巧,不够舒展的四肢,一个人朝前走,背影落寞安静闭塞。

心里始终忐忑,不够坚定,在乎别人的眼光。半夜噩梦醒来,橙黄的绿灯透过窗户照在白墙上,巨大的恐惧,害怕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念起阿弥陀佛。

四月十七日。

中午在电梯里遇见她,素色连衣裙,平底球鞋,简短头发,身型瘦小,普通温和。记得两年前的第一次碰面,她身着无袖花色连体阔腿裤,小高跟,随手拍落身上的雨滴,举手投足的自信。两年间发生很多事,她做出退让调整,气场变化明显。

韩剧之前是傻白甜,现在转向挖掘人性、富含寓意。

四月十八日。

我吃一整盘菠菜。她吃一盘酱爆螺狮,一开始用牙签挑出,后面直接用嘴吮吸。她说螺蛳还得用吸的味道好。我说现在可以吃辣么?她说不能,只是很久没吃了,偶尔放纵下。看她吃得专注有味,渐渐涨红的脸。

她说现在就是想要赚钱,不是为了赚钱而赚钱,而是从赚钱中能够获得乐趣,让父母家人周边人感到幸福踏实的乐趣。

我说想找个会下地的男人。她没有示意认同,回答说现在下地的人不多噢,就算在农村也没有几个。我明白了她对这个观点的回复,没有继续往下聊。

四月十九日。

持续不断修炼内心。物质资源始终是外在因素,因政治改革政策及战争随时破灭,不变的是内核思想。

四月二十日

有预兆的是小事,没有征兆的就是大事,因为防不胜防,突然而至,措手不及。抽查的真实性大大高于演练模拟,本能反应告诉你那个真实的自己。

四月二十一日。

何为善良?何为愚蠢的善良?

善良是在你有能力的前提下进行额外付出;愚蠢的善良是无法顾全自己还要去体谅别人。关于这个观点的描述有矛盾,不能完全表达想法。

五月四日。

回家。夜幕降临,四周安静。坑洼小路上飞驰的汽车扬起尘土,屋内透出的光亮昏白暖黄,麦咭杆烧成灰后的焦香夹杂肥料味,房屋安静矗立,背过夕阳形成黑色阴影。乡下特有的薄凉空气,经过屋舍,门外犬晃动尾巴的,试探性向前,也有暴跳如雷汪汪大叫的。田地整齐匀称,豌豆已老,蚕豆茂盛,生菜开花,玉米苗儿已有模样,番茄辣椒在细竹竿上伸展开来…忙着采摘覆盆子、桑葚果,菠萝熟透即将下降,大小芒果随处可见,新秀枇杷林立,一两个月后将有的毛桃、李子、杨梅。

记五月二日。

一个人剥花生,动作简单、反复无聊、使力忍痛。

我对小外甥说,你合适穿纯色的衣服,黄色、黑色、粉色等。他回答说不能穿黄色的,会招来蜜蜂。

阴雨天裹着被子微眯,四周安静,半睡半醒,感觉时间停滞。

五月七日

我和她的相处,深入接触之后发现几个核心价值观的差异,互不妥协。她对朋友的相处方式是时刻粘腻、全部占有,一同分享食物秘密及开心和难过;我对朋友的理解是双方自然不强制,彼此信任,尊重对方的生活和朋友圈,工作上的互相进步。两人最终因他人的插足产生裂缝。试图挽回多次,无果。选择慢慢放弃对这份友情的挣扎,维持基本体面。

便利店播放光良的《第一次》。适合一个人的酷夏午后,十平米的小屋窗帘紧闭,空调凉风适宜,随意穿着平角短裤和细带背心,用勺子挖出小坑的半个西瓜,空气中充满水果清香,甘甜凉爽,面包和猫还有好天气…屋外闷热、知了鸣叫。

五月九日

上班公车上。她长发,身着白底花衬衣,玻璃门上,太阳光线若隐若现地映出半边脸。面部轮廓、眉眼干净好看,双唇自然微闭,不经意的淡漠神情,光彩熠熠,上镜合适。想起川端康成的雪国,列车玻璃窗上女人的脸。

五月十四日

我们一行五人到访,他刚从对面走来到会议室门口,停下脚步招呼鞠躬,一身黑色西装西裤皮鞋。双方介绍就坐,他拾起名片,一一对应排开置于桌前,动作缓慢。会议开始后,双手抱胸,眼神安静专注,时而摸唇点头,中间发表意见,中文加日文。他是在职中国区的日本管理部长。

五月十五日

迦陵的朋友圈照片。地面湿润的小道两旁,草木葱郁茂盛,两位黄袍师父各走一边。道路左侧师父双手置于后背,交叉相握;右侧师父左肩背一布包,一把蓝色格子大伞斜靠右肩,步伐自然,姿态优雅。一眼相中,心生欢喜。私信问他原图,他又发我并未展现的另外四五张。

对温暖干净,穿白色T恤好看的男生依旧向往。沟通简单直接,热爱生活,勤于手作,感情单一,没有其他多余纠葛。

安慰的话是说给别人听的,对自身问题没有帮助。需要不断持续修炼完善的内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