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只是下一次重逢的彩排

(一)

客车从锦州返回前,沈阳和长春的两位同学就直接从锦州火车站返程了。

三年的高中生活,二十三毕业后的首次聚会,两天重逢的美好时光,从这一刻开始淡去。一个又一个同学陆续到站,挥手、下车,离愁串成了串,在夜晚来临前的濛濛天色中,如待滴的雨。

离开从二十三年前的那个时候就开始了,至今全市生物竞赛获奖证书还在老师手中的文飞高三之初就走了,一起宿舍抽烟的小伙伴海柱也是那个时候离开的,还有唱着《弯弯的小河》转学而离开的,已经有了工作离开的……理班最初的五十九人,到了最后毕业照上只有四十二个童鞋了。

短暂行程似没有开始就接近尾声了。春天的花开了就开了,夏天的雨来了就来了,属于不散场的青春呢,停留在二十三年之久的站台上,锈蚀的轨迹、发黄的底片和那个古老的不再归来的夏季再次成为离别后的期许。

返程是一路向北,看到路两旁的玉米穗苞叶变黄而松散,才知道,秋天来了。想起了二十三年秋天的某一天,学校组织新生到在大青山脚下拉练,那是一群刚刚入学的学子,唱的是《江湖行》, “春天就匆匆的奔向北,秋天就慢慢走向南,快也是千山和万水,慢也是万水和千山”,也曾经听过阿佳组合的一首歌《月光下行走》,“蓝天下所有向北奔腾的河流,滋养了万物,聆听生命的节奏”,北方的这个小城,我们相聚在这里,除了粗犷豪放,还有酒和远方。

九十年代的高中,是旭东的《恋曲1990》,是广术的《一剪梅》,或是立阳的《再回首》还是《山不转水转》,旋律中的似有情境的契合,成了那个时代纯真美好的记忆。

有去便有回,归来是下一次更具希望的期待。

(二)

第一天的聚会非常成功。

每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角色,一切都按照预定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要感谢那劲松、丽艳、于子、宏军、国利、繁君等等那几位筹备组的童鞋,顺便也感动一下我自己。最初预计的三十多可以参加到最后五十人,以至于纪念品是如此的精确。

聚会,大概是一件麻烦事,想的不多不行,想的太多也不行。靠谱的聚会的有声有色,大概有几个必备的条件,一是有一两个肯出血的地主老财,这是后勤保障的一道保险。虽然可以AA制,给这些老财们机会,也是必须的;二是有N个女人和N+1以上的男人,这是活跃气氛的保证;三是精心策划不如即兴;四是无论如何参加旅游公司的计划,这是避免意外更为有效的方式。

而我们都做到了。

笔架山是聚会第二天的行程。客车向东南行驶了四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目的地。

途中漫长的行程,之前为聚会所做的准备,有机会重新还原到一九九三年离开金中的那几日:

高考离开金中的那天是7月5日,早晨,和宏军是在班主任家吃的早餐,那个关爱有加如兄长般的老师,幸有当年教诲,得以学业有成。到达新惠时,住进了旗宾馆412的房间里,那时老宾馆北边的新楼还正在建设,而如今那所宾馆只有待建的废墟还在那里,杂草横生。

接下来是几乎每年高考都要遇到的大雨,雨后7月11日重新回到中学中,只见到了陈德智,没有几个同学在了,第二天就回家了。

那些“尖刀班”的童鞋当年也是“无恶不作”,翻墙偷老师承包菜园里的菜,上房偷女生晾晒的咸菜疙瘩,大有为了吃拼了的架式。

那些“兄弟连”的哥们更是逞尽英雄,柳树下比着跳远,想着卖油条的伙夫和糖三角的老太太。

还有“姐妹团”的女生,那些心思永远不要猜,看不清,想不明,猜不透。反正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满满的欲飞梦想,落花心事。

清晨五里路的奔跑,夜晚两个小时的自习,不想跑步躲在窗户一侧让值周老师发现不了,不想上自习美其名曰看舍,忘不了宝军的抽筯舞,大娄的肚皮拍,那些场景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回忆的点滴生花,弥漫了整个旅行的车厢。

(三)

笔架山的旅程一路欢歌一路亲。

同学们在一起,调侃的、闲聊的、叙旧的,都能找到各自的位置。

同学重逢,免不了相互调侃。呀,这人怎么老这么多,但一握手脱口而出的却是:你还这么年轻;照着镜子,总是觉得,依旧没什么变化,岁月没有太大的影响,但面对依旧年轻的捧杀,回话总是:哀,老啦。我倒觉得,都有这么一点心理。

叙旧中谈的多工作,当了款的成了腕的,总是说,唉,哪如当时好好读书了,不是也和人家似的上大学风光风光,其实言外之意是,哼,书读的再多也没俺挣的多!念成书呆子,有了安闲工作的,总是说还是给自己打工好呀,想干啥就干啥,自由,其实暗暗后悔,当初那么听老师话干嘛,看看人家的孩子,比自己的孩子早多少年就打酱油了。当了官挂了长的,总是报怨,瞎忙工资少加班多,其实还是多了个不知足的心,想想哪天能出人头地。

聊天中,大多数人的意见是统一的。首先谈到当下我们都是快乐的。有工作的习惯于按部就班的日子,虽然离小康还有那么点差距,但衣食无忧;做生意的习惯于抢抓机遇的精明,虽然可以让子孙无忧了,但还要继续打拼;那些学业未成没有闯出一片天地的,也都是一张灿若阳光的笑脸,带着忠厚和诚挚,更有关于未来的向往。

莫如一颗平常心,想着想着,老婆就有了,房子也有了,车子能有了,再加一点梦想心,差什么呢,二胎放开了,心有余力不足了。

这个时代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接近梦想,国如此,家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从温哥华Tsawwassen Ferry Terminal坐轮渡到维多利亚Swartz Bay 冬季的维多利亚岛,...
    WhiteAquarium阅读 248评论 0 1
  • 今天上午下午都在考试中度过,没有很充分的准备,考得自我感觉很没底。每一门考试前我都双手合十默默跟妈妈说:妈妈我现在...
    梅花落满了南山阅读 162评论 0 0
  • 你问 你是谁 我一遍一遍的输入 答案依旧错误 我问 我是谁 你从未停下脚步 十指在空中颤抖 抓不住 曾经的归路
    巫师的毒汤阅读 228评论 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