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角亭里

今天早晨的天鹤公园,迎接我的长辫子柳树,辫子的颜色已泛着黄色,她终于认清现实了,我也在心里一声叹息,从盛放到衰败,谁也逃不过的。

昨天晚上,阿66的小屁股又扭得飞快了,银铃般的笑声又飞扬了。我这个老外婆一颗提着的心也就放下了。说实话,66大好的消息让我兴奋了一段时间,结果就是一夜乱乱的梦,时睡时醒,早晨的生物钟让我准时醒过来,精神和身子都很乏,走在路上,眼皮打架。

“我的头脑、心里、眼睛、耳朵、双手、头发、嘴唇都是与众不同的、四海之内皆兄弟、我是独一无二的……”。突然一阵阵激情高昂的口号声,从人工湖中心的四角亭中传来,透过稀疏的垂柳,亭内有几个黑衣年轻男女,围成一团,一人在领喊,几人高声附和着。

那高喊声,瞬间打破了公园的宁静,我在那里立刻举起手机,拍了起来。口号声也引来一群老年锻炼者驻足。他们纷纷议论,又是传.销、跑.保.险之类的在洗.脑了……

这一群年轻人也不容易,一早就在那么自我加油鼓劲了。

我也在心里笑笑。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这高喊声,到是让我从懵懂状态顿时清醒了大半。

那几个年轻人还在不停地呼喊着,大有不吼破喉咙不罢休之势。

不断有兴奋的围观者,有人甚至目瞪口呆,不停地发出感叹。有了这个力气,干点什么不好呢。

听见这些年轻人的嘶叫,我的心里一直弥漫着对人生的浑浑噩噩。

说什么好呢,不经他人苦,莫劝别人善。

也许他们想喊一喊,冲破一种窒息之感吧。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如何做呢?我也替这些急于成功的年轻人着急。

说实话,我对这种方式,早已也没了感觉,或者说感觉异样。到是我身边的这棵槭树,听了他们的此起彼伏喊声,叶子越发的红彤彤。它们也在笑话年轻的无知和无奈吗?

我的思绪却是越过了四角亭。

前一阵,我坐在步行街的长椅子上看过往的人群,一个年轻人身着雪白的衣衫,黑色的裤子,很贴身的职业装。手里拿着一叠彩色广.告单,坐到我身旁对我说,大姐,帮我一个忙,我是外地来的,你能看一下这个广.告吗,这里是某某海景.房,你有兴趣吗。

我当然说,我没有,我买不起。可是他仍不死心,说,大姐,帮我一个忙,我也是刚刚从外地过来。我看了他一眼,心想反正我也是闲坐着,只听一听吧。于是,年轻人坐到我身旁,跟我讲了海景房的好处,说房子.便宜,正是投.资.养老的好去处。云云。

其实,我心里一直有自己的打算,海景房,我旅行时也住过,夏天的时候,确实凉爽,但是呢,一夜过后,我洗的衣服也没有干,潮湿是它最大的特点,我这个膝盖关节有毛病的人,我想长住下来,肯定是不合适的,而且旅游时我们还遇到当地的渔民,他们说,他们好不容易从海里爬上岸,只有那些外地人,才要住海边。桔生于淮南谓之桔,植于淮北谓之枳,我想我这个江南出生的人,合该在江南老,不是吗。

所以,有人来推销这些的时候,我也就当做好事吧,帮帮年轻人。

我对年轻人说,你要完成任务我可以的,但是,买房,我是没有打算也我没有那个实力的。

但年轻人说,他必须要我的手机号码。他说,过一会,我们的经理要回访你的,你一定要帮我,说我的好话。我当即表示同意了。

就这么着,接下来,大约过了一小时,果然,就有人打来电话,先是询问我是不是有个年轻人对你做了推销,我说有的,他表现好的,接下来,人家就说有活动,免费的,让我去某某地方。我立即表示,我没有空。可惜,事情还没有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不断有不同的手机过来了,我接起来,却都是大同小异的,有免费的活动,让我参加……

搞得我接下来几天,都不敢接电话,仿佛一接电话就是那些人在嘲笑我的无知。

我真是暗恨自己,为什么要动那什么的怜悯之心呢。

让我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些企业都是用的同一类方法,这些企业是怎么能活着的?

随即我也摇头,我又瞎操心了。

那些缠绕在我脑袋里无解的烦恼,不知不觉也不见了。

这当儿我所乘的班车也来了,我扭头看一看四角亭,太阳光照耀下四角亭顶反光得有些刺眼,光线的阴影下四角亭里漆黑如墨,那里的几个黑衣的年轻人还在不停地喊着什么,声音到是越来越弱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