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梅

初见时,我是不识腊梅的。

二月里傍晚时分,我去易园闲逛,行走在最外圈的跑道,跑道上都是快步行走的人,我接了个电话,脚步不自觉的慢了下来,行到一处时,闻到一股奇香,香气清丽脱俗、扣人心扉,我一下子被吸引,寻了香味去。

看到一株开着花的树,明黄色的花骨朵含苞待放,小朵的花瓣即使完全展开,也并不起眼,却芳香四溢。我贪婪的凑近它的花苞,用鼻子深吸一口气,香味顺着呼吸钻入心底,真香,真好闻!

那时候却是不识的,我想到春季开得最早的花是迎春花,可迎春花虽也是开黄色的小花,却是如柳条般垂了下来,垂下的枝条错综复杂的缠在一起,一丛一丛的,很难分开。

人民公园里有一大片,前两年我去为它拍过照,那日天气晴朗,蓝蓝的天,拍出的背景特别好看;人民公园西门西南角的绿化带上有一片,现在已经开出了黄色的花;易园的南面朝着路的缓坡上有,它曾经是我上班必经的路,每年迎春花开,从紫薇大道上路过都能看到春日里最美的风景。

而腊梅那?明显比它早开放,也比它更为清香,腊梅的香是冷冽的,香到心里,让人忍不住想凑上前去闻,枝条也是向上生长的,高可达四米。

我回来时,想问此树为何物?此花为何花?却苦于不知如何描述,上百度搜索,也是搜索的春季的花,自然是无迹可查,无甚结果。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行至开封,游开封府,站在开封府东北角的清心楼上,眺望整个开封古城。

清心楼,通高32米,得名源于包公的言志诗:“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古时为观察整个京城火情的瞭望台,现在站在楼顶依然可俯瞰整个开封府,随在不远处的庭院中看到整株开花的树,红色的、黄色的点缀其中,从高处看,给古朴的建筑群平添了喜色,格调也高大起来。

下楼去探寻,见此庭院前为齐民堂,后为梅花堂,东西为东配殿、西配殿,从齐民堂入得庭院,即见院中,红梅、腊梅开了满树,当时不识,问了几个游客也不知,只知那棵开满明黄色小花的树与我在易园见的那株一般无二。

我真正确定开在这个时节,它是腊梅,是看了一篇公号文章,具体的文章名已经不记得了,但却清晰的记得它配着一张腊梅的图,那图中开的花与我见的不知名的树,苦苦寻而未果的树开的花一模一样。

是腊梅,腊梅!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再读这首诗,我好像能闻到屡屡梅香了!

推荐阅读:是风残了叶,还是唤醒了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