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五日徒步涞水九龙大峡谷

水墨山水

初进九龙大峡谷,眼前一座小坝横在山谷,坝上有几处缺口满水而出,形成小瀑布洋洋洒洒。远处群山云雾弥漫,不知是雾是霾。由于阴天,眼前尽是青黛之色,灰沉沉,雾蒙蒙,忽然有一种身在水墨画中的的感觉。

山里虽然也是弥漫云雾,但是没有城里那种刺鼻呛人的化学味道,而是自然纯净沁人心脾。虽然感觉不如家乡的空气那般清冽,但也比城里好的太多。深吸一口这湿润的空气,感觉肺都被洗了一遍。说不定又能多活个几秒钟了。

拾阶而上,站在大坝上,脚下是一片碧玉深潭,潭水碧绿如翡翠,绿的人心里直打颤,真叫一个美。这潭其实是小坝拦下来的水在此形成了一座小型水库,远处的水边几株杨柳临水而立,树下几点花伞,原来是有人在垂钓。

当真是”一潭碧玉一潭秋,一垂玉丝一垂柳;一纹涟漪一神仙,一竿钓出一壶酒。"


雨中垂钓

正在暗自羡慕这悠然自得的垂钓人,阴沉沉的天忽然飘起了毛毛雨。“雾漫山间过,雨入水里眠。”碧玉潭里星星点点荡起了涟漪。再观雨中垂钓人,丝毫无感,岿然不动,兀自垂钓。“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细雨垂钓,更有别样风情。

要爬山不能久留,大家纷纷取出雨具冒雨而行。由于喜欢雨中漫步山林间的感觉,我就懒得穿冲锋衣了。

过了石坝就是山间小径,山势起伏回转,走着走着,大家已经拉开了距离,一行人三三两两,迂回在这群山之中。抬头不知前人在何方,回首不见后者身何处。恍惚间,仿佛这一片苍茫之中只有自己在默然而行。


默然而行

忽有驴友的谈天欢笑声随风传来,方觉虽山路漫漫,但自己并非孤独一人,心中踏实许多。禁不住感叹一声天地浩瀚,人在其中真是微渺如蝼蚁。

峰回路转,就能看见前面驴友在羊肠小径上笑语而行,时不时有人停留拍照,相当的轻松惬意。从山腰看谷底,一条溪流在乱石上曲折蜿蜒,偶有一小洼积水也如翡翠一般镶嵌在石滩里。而远处大雾弥漫在山间,峰峦在云雾里若隐若现,当真如人间仙境。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光线太暗,略显阴沉,导致各种声音也略显沉闷,不似晴天里那般清冽透亮。

看来真如领队所言,今天是一条徒步休闲的路线,据说今天的路线难度系数仅有0.8,真有些出乎意料(爬山经典谎言:1、今天休闲路线,不难走;2、还有大概几百米就顶啦,加油;3、翻过这座山就没了,坚持…)

然而,事实总不会完全如人意。没走多远,前面的人已经慢了下来,后队也陆陆续续赶上。走上前去才发现,由于队伍已经走到谷底,山间的溪水从谷底随着地势从右侧移到左侧,或者从左侧移到右侧,人要前行就必须来回穿过这些溪水。由于下雨,过水的石头上又湿又滑,前面已经有很多人摔了跤跌在了水里,后面的人不敢大意,都小心翼翼的在大石头上跳跃过去。我想跌倒在水里的人此时应该已经记不起来什么叫休闲了……

过河!过河!

过了河,前队的人在休整,我们后队变前队,继续往前走。没多远忽然一大片水洼就完全挡住了去路,也不知是走错了路,还是因为路已经被四周的草挡了踪迹,左顾右盼只见峭壁,有人建议用塑料袋子裹了鞋子从水里跑过去,并且自己率先冲了过去。但是,这么多人,哪有那么多塑料袋子,这方法不现实啊……

我环顾四周,看右侧迫地势略缓,隐约似有地方可以攀登,过去看了看,试试用手插进泥土里。感觉比较松软,而且长着很多青草和几个长的牢牢的树枝,可以着力。于是自己爬上去探查之后确认此处可以过人,只是需要手脚并用一起发力,力气不足的人可能需要协助。于是叫大家过来,互相帮忙,协助女同胞们一起通过。我在上面拉,下面的壮汉们协助用力,接了十几个人过去,直累的我气喘吁吁,再加上本来穿的就厚,感觉浑身已被汗浸透了,真是狼狈不堪。

攀爬前行

户外运动,互助协作很重要。一行三五十人浩浩荡荡,我们最多的时候曾经老老少少接近一百人的队伍,这样出问题的几率会更大;而且在这荒郊野外,连手机信号都没有,通讯基本靠吼和手台。山外的人都是联系不到的。所以如果你在户外只想自顾陶醉不顾队友死活,或者是只想享受不想付出,那肯定是在队伍里呆不了多久。没有哪个团队愿意带你出去。还有就是不自量力莽撞的人,也会吃大亏。

把接力棒交给了下一位壮汉,我歇了一会就继续向前赶,半路又接几位妹子下坡跳坑,一个妹子一不小心滑倒在一个大石头上,重重摔了个屁股墩儿,看着真疼。忙活完回过头,好基友们都已经跑前面很远了。

在峭壁悬崖山林间借助树枝、石头等着力点上蹿下跳快速穿行一会,下了峭壁到了谷底,真是别有洞天。

几个帅哥美女正在这里搔首弄姿轮流拍照呢。这帮臭美的人哪,走一路拍一路,根本停不下来。不过人长得美,拍照更美,尤其是一个姐一个妹大美女姐妹花,貌若天仙,怎么拍怎么美,有什么办法呢。

水洼

这里地势平缓,两侧巨石如山门,门中伸出丈宽的清流如墨绿颜料,似在流动又如静止,顺着往下流水在卵石堆中越来越活跃,水流从几块大石头上流下来激起簇簇白花,靠着山脚又有一处水洼碧透清澈,静谧而妍丽。清澈的水下一缕缕光滑绵柔的水草随着暗涌摇曳,像是风中摆动的绿丝带,又像是随水化开的颜料被冲开去;水中三块大白色石头露出水面,水面上围着石头是一圈儿金黄,不知是苔藓还是别的水生植物,宛如一片金箔镶在白玉上。

翡翠池上冰花开,琼露凝下绿丝摆;仙境哪得人间有,西母遗落金玉台。

美景美人,难怪这帮子俊男靓女们纷纷都忘却了赶路,只顾在这里流连忘返。赶紧跑过去,怎么能少得了我呢。哈哈哈……

兴冲冲摆好POSE,回头摄像师无语道:“为啥别人拍照都极美极美,你这一上来就这么别扭呢……你这自带的猥琐气质破坏性太强啦……”。无语之后,催促摄像师快拍,抢过手机一看,我勒个去!自己给自己吓一跳!怒火一来,删!删!删!

巨石台

再美的景也不能永远留下,拍完照,背起背包继续赶路。耽误这半天也不见后面有人赶到,让人拿手台一问,原来后队体力不支,已经就地休息,补充体力了,这一说,我们也饿了。赶紧找地方吃饭。

在一处平坦的地方,大家围成一圈儿,纷纷拿出自带的美食美酒,开始享用。

有自酿的葡萄酒,有自制的卤鸡腿,还有美女的炸鸡柳和鸡翅,以及各类蔬菜水果,我带的酱牛肉和猪耳朵,以及白饼啤酒酸奶和老家青海枸杞,也都纷纷贡献了出去。而最受欢迎的,莫过于一位老驴做的川味牛肉火锅,架起防风炉,烧开之后的火锅香气扑鼻,吃起来又麻又辣,不亦乐乎,众人直呼过瘾。

火锅的牛肉火锅

我记得有一次爬山聚餐的时候,一老友跟我说:”哎,你认识那个人吗?“

我看了一眼,围成圈儿里的人群中有一女驴友,正拿着筷子大快朵颐,一边吃一遍喊边上的另一个男同胞来一起吃。男的有些不好意思,结果女的递过来的一个鸡腿,到边上去啃了。

我摇摇头说:”不认识啊~怎么了?“

那哥们有些厌恶的说:”我记得好像以前跟她爬过好几回了,那男的是她老公,俩人爬山我从来没见过带什么吃的啊,就带两瓶水……“

爬山都是负重前行,有些会互相帮忙带或者背,偶尔没准备出门着急也属正常,那么多人带吃的,大家一起吃也足够了,但是回回啥也不带只想着蹭吃蹭喝的,倒是少见。因为这样的人基本上一起走两回以上,第三回就很难说有人带你玩了。

吃喝完毕,垃圾入袋,我背上挂了个大大的垃圾袋,一走一摇晃,坠的我也左右摆。失算了,没想到拿了这么大个袋子,感觉这垃圾全背在我身上了。文明户外,绿色出行。游乐山水,垃圾带回。也罢也罢。后来的每次拍照,这一大袋子垃圾都太抢镜了,又懒得从背包拿下来再放上去有,就这样吧,一路走一路晃,还挺有节奏感。

秋林倩影

一路无话,都是来回在在谷底迂回穿行,拍照逗乐,美景美人,羡煞旁人。除了山谷已经大约下午三四点了,再进入一个古老的村子,入眼处尽显荒芜,近游的几户人家残垣破屋,像是没什么人居住,路口有几位老人,出售野生花椒以及山核桃等山珍特产。一打开那塑封袋,真是麻香扑鼻,果然好花椒,厨艺不错热爱生活的人纷纷掏钱,山核桃也有人买了一些,还有人买了南瓜,装进了背包,也算是收获满满。


石头太滑

再往前走,又是翻山再过岭。在另一个村口看到好多些柿子树,沉甸甸的柿子遥挂枝头如一颗颗亮晶晶的星。这里地处偏远人也少,这些柿子都没人管了,好多掉在地上的柿子已经发烂。爱吃柿子的几个人又纷纷上前摘柿子,很多柿子表面长了虫子,村口一家在盖房子的人说,这柿子拿出去卖也卖不了几个钱,而且这里太远,运出去也难,卖的钱还不够人工费,所以也就没什么人去管了。大家都道可惜。

收获

远远一处山楂树静立不语,红艳艳的山楂果随风摇曳,被雨洗的红中透亮,煞是诱人。

顺着盘盘绕绕的硬水泥路,在快要出村的时候,远远看到山谷中矗立着至少十几米高的一个石柱,上面雕龙盘绕,最上面一尊威武的龙头昂扬向上,看来这里就是九龙镇了。不知是因为四周群山如九条伏地盘龙,还是因为这柱子叫九龙柱。不知柱子上是不是盘了九条龙。

不远的谷里有一座矮旧的山庙,默默守护着这苍茫群山,也守护着这里为数不多的老人们。

远处机械轰鸣,现代化工业的气息扑面而来。一条条公路和高架桥也如过江长龙,飞向远方。


九龙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