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六十七章 神宫不再古玉失

字数 2375阅读 1349
第六十七章

文/唐妈

前情回顾:清远等人猜到天帝朝洛应该是身中摄魂,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韩起道出了实情。朝洛身上有可让人性情大变的摄魂母蛊,而且中蛊已逾万年。


众人听了韩起的话,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当年凶神在六界搅出的血雨腥风,在场的除了黎丘兄弟俩,都有过耳闻,心里面都沉重了起来。

韩起说了这么多话,已经十分虚弱,却依旧强撑着看向了清远:“清远,你自幼是养在朝洛身边的,他的性情你多少也了解一些,他骨子里并不是嗜血之人。而且,这些年仙界在他的统领下,也称得上海晏河清,与其余各族尤其是魔族关系都还安稳。清远,现在唯一能救他的就只有你了。”

白诺在一边却已经火冒三丈,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却无法将韩起那些破事儿说出来。

“你还替那卑鄙无耻之人求情!”

韩起看了白诺一眼,满脸的愧疚。

众人却云里雾里,不知道这是唱的哪出戏。

“敢问昊天元君,可是有了那昆仑古玉就可救回天帝?”清远按下心头的疑惑,出声问道。

韩起点了点头:“是。昆仑古玉可渡魔成仙,起死回生,而且当年,昆仑君正是用自己元神封印了凶神母蛊。清远,此事事关六界众生,你万不可推脱。”

清远抱拳道:“那自然。”

白诺一脸寒霜:“说够了没?人都答应你了,你就快点回房呆着去。你以为你有几条命?”

“哥……”黎丘看得出白诺还是很关心韩起的。

白诺瞪了黎丘一眼,扶着韩起出去了。

“师父,你要去取昆仑古玉?”

清远点了点头:“事关六界苍生,这一趟必须得走了。”

“我和师父一起去。”

清远没有做声,却抓住了黎丘的手用力捏了捏:“你去看看昊天元君吧,毕竟……”

“嗯,我也有些话想问他。”

黎丘寻到韩起住的房间时,恰巧白诺正在关门。他轻轻掩上门,冲黎丘摆了摆手:“他睡着了。”

“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你当日在凌霄殿为何忽然对天帝出手?还有,我之前在相思谷见到过他。”

白诺静静地看了黎丘一会儿,低声叹了口气:“我带你去个地方。”

黎丘被白诺领着进了冰洞,温度骤降,他不禁打了个寒战。白诺拾起榻上的一件披风递给黎丘,自己紧了紧肩上的披风。

黎丘被冰床上睡着的林宗吓了一跳:“哥,这是谁?怎么会在这儿?”

“他叫林宗,是昔日的魔尊。当年母亲带着我逃出去,很快就被凤邬一族追上了。母亲身死,我也身受重伤。韩起杀了那些人,带着已经没有呼吸的我找到了林宗,我不知道他答应了林宗什么,林宗就把我留了下来,给了我这条命,教了我这一身的修为。这些年,就是他陪着我。”白诺脸上难得带了点笑意,抬手将林宗身侧的头发一缕一缕地捋顺。

“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当年如果不是天帝怂恿凤邬一族来追杀咱们一家,我也就不会身受重伤,母亲也不会香消玉殒,咱们兄弟也不会相隔万年才能相认。这一切,都是朝洛一手造成的!”

黎丘目瞪口呆地看着白诺:“为什么?他为什么这么做?”

白诺颓然地坐在了地上,靠在冰床上:“因为咱们那万人敬仰的爹爹,韩起。”

黎丘听完白诺说的,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忽然想起韩起白天拼着命也要求清远去昆仑山,心里不知什么滋味。韩起娶的是娘亲,可是爱的却不是娘亲,还为娘亲招来了杀身之祸,这就叫孽缘吗?

“那他对天帝……”

白诺嗤笑了一声:“自然是装在心里的。不然这么多年,他知道娘亲和咱们兄弟受的苦,为何不去找天帝报仇?不过还是下不了手罢了。现在见天帝中了摄魂蛊,马上就乱了阵脚了。”

“哥,此事也不单单是儿女私情,毕竟涉及到六界苍生的安危。他是对的。”

“嗤,假公济私罢了。罢了,不说了。你要和清远一起去昆仑吗?”

“对。”

“嗯,那你小心些。”

“哥,你……算了,我先出去了。”黎丘本想说你好好照顾韩起,可是话到嘴边,却还是咽了下去。换做是自己,不也还是觉得别扭吗?

又歇了一夜,歌扇说要安排魔族事宜,带着墨谷和蒙毅先离开了,顺便还带走了被再次打晕的唐闺臣。清远和黎丘简单收拾了一下,又去看了一眼韩起。韩起还在昏睡,这次伤的颇重,怕是要休息一段时间了。两人同白诺告了别,一路往昆仑山而去。

上次去昆仑山,还是黎丘刚化形之时,清远去昆仑山寻聚灵木,而且那时黎丘是偷偷跟着去的,哪像此行光明正大,并肩而行。黎丘摸着胸口的聚灵木,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师父,没想到,咱们会有这么一天。”

清远一路都抓着黎丘的手,这会儿回头笑道:“我也没想到。”

“师父,等这次的事情结束了,咱们还回三秋岛吧。对了,我上次在临江还买了一把古琴,你弹琴给我听好不好?”

“好啊,回三秋岛,给你谈一辈子的琴。”

远远看到昆仑山的轮廓,两人从云头落了下来,仰头望着高耸入云的昆仑之巅。

清远紧了紧抓着黎丘的手:“上次来时,你还是只毛团子,需要藏在我衣内才得以上了昆仑之巅。这次,却能与我并肩而立了。走吧,去取昆仑古玉,这一切也该结束了。”

故地重游,两人走得轻车熟路,半日的时间就登上了昆仑之巅,却在看到山巅的景象时愣住了。

上次来时并未到昆仑神宫,只是在半路遇到金蛟,馈赠了聚灵木,黎丘并不知这山巅该是怎么一副模样,但绝迹不该是现在的样子。清远却是来过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心里咯噔一下,和黎丘疾步往里走去。

只见昔日的昆仑神宫已经破败不堪,大部分都坍塌了。没有塌的地方也是铺满了青苔,挂满了蛛丝,与那人间破败的寺庙差不多。清远闭眼感觉了一下,攸然睁开了眼睛,沉声道:“没有灵气,一丝一毫都没有。”

黎丘也看出了不对劲。昆仑古玉按理说是上古神物,即便昆仑君陨落,那古玉在此,也该是灵气大盛,绝不该是这幅荒凉衰败的样子,透着死气。

两人站在废墟边上,脸色都十分难看。他俩还是细细搜索了这废墟的边边角角,本是抱着一丝侥幸的,这下彻底死心了。

清远抿着唇,许久才低声说:“昆仑古玉已不在这里了。”

昆仑之巅,不是谁都能上的来的。而且那古玉有灵性,即便有人上来,不是天生天养的仙根,也是带不走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这里变成这个样子?又是谁?拿走了那上古神物?难道,这就是天命,合该凶神出世,合该六界生灵涂炭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