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丨唯有时光治愈时光,生活慰藉生活

字数 1766阅读 216

一 

文工团的岁月

我是听了冯小刚做客《晓说》的那期节目,决定到电影院看看。导演冯小刚说该片不是塑料花,是从泥土里长出来的花儿。

看完后果然没有失望,比我预期的要好看很多。我泪点也不高,全片有好几处打动我的地方,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毕竟芳华所处的年代和经历离我们年轻人相去较远,但好的作品就是这样,时代不同,但能够直击内心、引发颤动的必然是真的东西。

面对这样美好的事物,真挚 的情感,你可以说我不完全懂,但我能够感觉的到,譬如《芳华》。

这部影片可以说是导演冯小刚送给自己青春时代的一封情书。

文工团的氛围与气质更是那个年代里的一个充满理想与艺术气息的乐土,那时候他们还都年轻,刘峰、何小萍、萧穗子、林丁丁以及其他人。如果角色人物能够穿越到当代,一定产生了几生几世之感。再回首《芳华》里的故事,也都是前尘往事了。

既然导演冯小刚和编剧严歌苓离开文工团的几十年后,功成名就,仍旧会怀念起他们曾经度过的那段青春岁月。

那和两位主创有相似的成长背景的人,也或许在某段历程中也“扮演”过刘峰、何小萍、林丁丁或其他人的角色;

或者也目睹、听说过“活雷锋”“军装事件”“越战”“退伍军人再就业”这样的新闻或场景;

也或许在脆弱又坚韧的小萍的倾诉中打开内心的一个空缺,在刘峰无人送别的孤独中咀嚼着独自承受的艰辛,看到刘峰让小萍依偎在肩头,心头瞬间涌上对岁月残酷的热流。

我们在光影故事中看到了别人也看到了自己,看到那个怯懦、犯过错、伤害过别人,也被别人伤害过的你我他。想要寻求出路与温暖,而命运又峰回路转急转直下.。物质清贫,更艰难的是善良的人因为过度的付出所受到的污蔑与伤害,卑鄙未必是卑鄙的通行证,但倘若善良成为善良者 的墓志铭,那将是所有人的悲哀。

何小萍是个闯入者,到离开文工团的时候依然未曾完全融入。她是个异类,从一开始的向往到后来的被排挤被讥笑到后来的彻底心灰意冷的出逃。她有亲人却是一个孤女,她在刘峰的事件中也认清了自己的状况。

有人说全篇没有一个人是所谓的坏人,出于自保或者从众,人性的灰暗与性恶自然会流向低凹处,冲击到那些过于良善而不懂得自保的人。

刘峰从始至终对文工团每一个人的付出,所有的人 都视为理所当然,刘峰出事后那些受惠的人没有一个仗义出手,除了小萍。

小萍与他惺惺相惜,也许只有她这样的经历才会理解且珍惜刘峰的善良是有多么的不易。

战争以后

刘峰与小萍,一个在前线的枪林弹雨中冲锋,一个在后方日以继夜地救死扶伤。

他们都是英雄,也都受了伤,一个是身体上的,一个是精神上的。

刘峰断了条胳膊,小萍精神出了问题。经历了生与死的较量,火与血的洗礼。在战争中,人可能变得更强悍,无所畏惧,神经如同钢丝般坚硬,可有的人无法承受如此的残忍,如小萍。

她原本是不必经历这样的场景的,一如文工团的其他人,况且她本就是个内心有太多怜悯与温柔之人。

战争对她的内心冲击太大了。在战场和后方,生与死也都像是上帝在掷骰子,炮火纷飞,你不知道下一个被战争带走的人会是谁。有多少人死去也没有留下名字,或是遗骸。

当然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和逝去在他乡战场上的生命相比,已是万分的幸运。退伍再谋生,时代也改天换地,他们都是失落的群体。

但还能够活下来,从越战中抽身投入到生活的洪流。多年以后,还能够相遇,在一起相互取暖,是不是也是一种善待呢?

片尾,全片一直处于旁观态度的萧穗子旁白到,当初的那批人再相聚时,刘峰和小萍是较少抱怨的。

曾经属于他们的芳华年代已经过去了。那段文工团的岁月在回忆中自带光环滤镜,有暗恋,有美好,有挣扎,有集体生活共同留下的记忆与烙印。在回望中,越发觉得不可追。

曾经为生活吃过的那些苦,为理想或口号献过的身,受到的一身伤,被利用诬陷的善良,或是如鸵鸟般自欺欺人的自私,集体解散后的自谋出路,社会的变革裹挟着置身其中的每个人:有人出国嫁人了,有人经商赚钱了,有人背井离乡自谋生路了。

舔舐伤口,收起顾影自怜。生活从来没有许每个人按照自己的意愿过完一生,最多也是吭吭哧哧,摸着石头过河。

现在网上又开始流传现实生活中影片角色的原型,影片内外,不管谁是谁的原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原型吧!

电影落幕,仍在回味,回荡在心里的一句话是:也许唯有时光能治愈时光,用生活来慰藉生活吧。



在这里,论文艺女青年的自我修养。

2017年文集丨武侠影视

我看《东京爱情故事》

《一代宗师》丨一个忘记了自己,一个走向了众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