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精英男士都在玩什么表?

在一场旨在展示当代精英男士“玩乐喜好”的展览中,腕表与“如何玩表”是主角。我们接触到几位“玩表人”,充满了对钟表的热情,而他们的分享也再次告诉了我们,无论“玩”什么物件,最重要的还是人的情感与趣味。

有这样一场展览:既有新款休旅车,也有模型赛车比赛;既有各种玩具手办,也有真人大小的KAWS玩偶;既有定制珠宝,也有定制的西服和皮鞋......但它真正的主角,却是腕表。

来自上海玩表节主办方的Taitan告诉我们,玩表节创立的初衷是举办一个大型的表友聚会。因为许多表友除了表之外,还对其他男人的“玩具”如汽车、雪茄、红酒、西装、潮牌流行文化甚至饰品等有所涉猎。最开始的想法是除了腕表之外,大家也可以一起分享自己收藏的某些兴趣或喜好。正因如此,这个活动跳脱了以往各类表展的传统模式,在将腕表与潮流艺术合而为一的ArtGallery展示空间中,将制表的传统理念与现代潮流、文化、社交媒体等多种元素交融碰撞,体现了钟表文化在当今腕表爱好者心中更多元、更丰富的面貌。

对Taitan以及上海玩表节的所有发起者而言,他们最根本、最真实的目的,是想藉由这个活动汇聚国内外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分享彼此对腕表、对生活的热爱与激情。其实在中国,年轻一代(25-40岁)的“玩表人”都具有一定的国际观,不仅获得的资讯与国外同步,热衷于相关信息的收集和讨论,而且对腕表的专业知识和见解也有自己的想法。年轻的世代在价值观和文化背景上比较接近,所以走在“玩表”的路上,他们也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上海玩表节的意义就是要分享这共同语言,展现千禧世代对于腕表的想法。

为了更好地了解千禧一代对于腕表收藏的新思维,我们在2019英菲尼迪上海玩表节上采访了6位“玩表人”。他们的性格背景各不相同,但都充满了对钟表的热情。而他们的分享也再次告诉了我们,无论“玩”什么,重要的还是“人”。而选择要“玩”什么,也许就是你选择自己朋友圈的一种方式。就像马克·吐温说的:快乐的滋味如果要充分体会,就需要有人分享才行。

01

"自信,低调,求知欲强,喜欢结交朋友。爱好旅行、打游戏、看电影、和家人在一起。"

岑学彦 Daniel

37岁射手座——曾是牙医,现经营家族产业

佩戴表款:

Kari Voutilainen的GMT-6,因为这款表完全是由手工做的,很多表会标注Swiss Made(瑞士制造),但它标注的是Hand Made(手工制造)。此外,它表盘上的玑镂纹不同于其他品牌,刻得比较深,所以我很喜欢。

Q:最近一次买表是什么时候,买的是哪一款?

A:去年买了一枚朗格的Datograph。其实我喜欢表,但没有特别喜欢的品牌。因为品牌虽然在市场上是有价值的,但一个收藏家应该看的是表本身,而不是去买品牌。我会先看表,然后看它的故事,如果喜欢,而且和我有共通点,那我就买。我喜欢产量不是很大的品牌,那些“被低估的珍宝”。

Q: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表?第一款买的表是什么?

A:我记得自己第一枚买的是欧米茄(Omega)的海马007限量版,在大概26岁的时候。喜欢上表是因为有一次,我的一个朋友戴了一枚劳力士(Rolex)在我面前晒,于是我就去了解钟表文化,然后发现:哦,原来是这样。之后就越来越喜欢,觉得钟表很有内涵,很有意义,很有意思。现在生活中,很多东西都很快速,手机、上网都很快。表虽然只能用来看时间,但它会一直陪着你,不会变。你的手机过几年就变了,但表不会变。我买表一般考虑得很清楚,不会跟风,不是一款表开始火了就买。我还是买我喜欢的,不介意别人怎么看。

Q:你现在一共有多少枚表?

A:大约十枚,包括G-Shock、精工、劳力士、欧米茄,还有几枚古董表,数量不多。我有个朋友有大约三百枚表,但一年只有三百六十多天,一枚表只能戴一天,我觉得有点可惜。要积累数量并不难,但你能不能盯准、集中,从十枚变成五枚,那就需要思考,这才好玩。因为你买多了,其实也没时间戴,放在保险箱里欣赏也没意思,我觉得表买来是应该戴的。

Q:你梦想中的表是怎样的?

A:我心里有一个名单,都是比较现实的可以买到的表款。包括百达翡丽(PatekPhilippe)的5131P铂金珐琅世界时、朗格的Datograph铂金万年历,还有劳力士的熊猫盘迪通拿,但我不想加价买。

Q:对你来说,什么叫“玩”表?

A:我觉得玩表不仅仅是有钱就去买,而是让表成为我生活中一个不能缺少的东西。这个东西不一定是奢侈品,我也会买价格比较低的表,平价品牌也有很好的表,也可以代表我的身份。其实我们已经不需要戴表了,那为什么还戴?可能是对人生有另外一种标准。我追求的东西不太一样,不止是金钱,我追求另外一种满足感。

Q:玩表给你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变化?

A:可以认识很多朋友,大家分享同一种激情。表这个东西很难去吹,你要么就懂,要么就不是特别懂,或者你非常懂,大概聊一下就都知道了。

02

"开朗,友善,平等待人。爱好时尚、配饰、开车。"

朱晨Austen

23岁射手座——配饰品牌创始人

佩戴表款:

爱彼的黑色陶瓷镂空万年历,这是我最近新买的,现在应该是全世界最火的表款之一,而爱彼也是我最喜欢的品牌。

Q: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表?第一款买的表是什么?

A:我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有了自己的第一枚表。我记得那是幼儿园开学的第一天,老师教我们怎么读时间。那天下课时,整个班级里只有我一个人学会了怎么读时间。我妈妈知道后,就带我去买了一枚FlikFlak,从此我就一直戴在手上,后来又换成了Swatch、G-Shock等等。我自己买的第一枚表是汉米尔顿(Hamilton),在我16岁的时候。我15岁时创立了一家科技公司,我买那枚汉米尔顿的时候,花掉了银行账号里所有存款的70%,算是买了那个时候人生中最贵的一样东西。当时我在网上看到那枚表,就像是爱上了一个女生,有一种“我现在就要得到”的感觉。

Q:你现在一共有多少枚表?

A:大约三四十枚,基本上就是爱彼(AudemarsPiguet)、百达翡丽、劳力士,还有NOMOSGlashutte、帝舵(Tudor)等等。

爱彼的皇家橡树概念系列镂空陀飞轮自动上链计时码表。去年6月,朱晨去参观爱彼的工厂,品牌的全球CEO在午饭时给他看了这款表,当时就有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于是在CEO的许可下,拍照并在自己的Instagram账号(horoloupe)上对这款表进行全球首发,这让他觉得很有意义。

Q:玩表给你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变化?

A:我通过玩表,认识了一些如今特别亲近的朋友。通过我的Instagram,收获了很多粉丝,我每次到一个不同的地方,都会和互相关注的粉丝见面或吃饭。一般收藏表的人,我觉得都是比较靠谱的,因为表比较贵,和收藏艺术品比较类似。我通过玩表认识的人都很棒,从欧洲到非洲、东南亚,有很多了不起的收藏家,他们拥有几百枚腕表,如今都变成了我的朋友。如果不是因为Instagram和收藏表的共同爱好,我不可能认识他们。

Q:除了表,你还“玩”或收藏什么东西?

A:威士忌,大约有一百瓶,之前喝得很多,现在虽然不喜欢喝了,但还是会收藏。除了威士忌还有袖扣,大概有五六十副。因为现在戴袖扣的人越来越少了,所以我觉得它和表一样,也是一种表达自己的方式。

03

"喜欢尝试新的事物,一旦尝试就想研究透彻。

爱好跳舞、潜水、品酒,藏有大约三十多枚腕表 (其中包括十多枚精工和冠蓝狮)。

"

许祐中James

40岁摩羯座——就职于投资银行

佩戴表款:

真力时(Zenith)的指挥官系列温莎年历腕表,因为它同时配备了两项复杂功能,除了年历还有计时。

Q:最近一次买表是什么时候,买的是哪一款?

A:冠蓝狮(GrandSeiko)的雪花面表盘SpringDrive腕表,这是我送给自己的40岁生日礼物。雪花面诞生于1910年,是冠蓝狮最具代表性的表盘。

Q: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表?第一款买的表是什么?

A:我第一款自己买的腕表是精工的SKX007,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枚机械表。高中的时候,我爸给过我一枚雷达表(Rado),但那款是石英的,黑色陶瓷的表壳表链,在上世纪90年代时很流行,因为那时我不懂表,所以觉得已经很厉害了。五年前,我看到有个朋友戴着一枚万国表(IWC),我觉得它的设计蛮好玩的,就上网查了一下,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那款精工是最容易入手的表,才1200多元人民币,而且它非常经典。如果说劳力士的“水鬼”是高端潜水表的代名词,这款就是初阶潜水表的代名词,很多入门玩家都是从这款表开始玩起。很多人即使拥有许多贵价名表,也还是会买这款,因为平时佩戴没有压力,比较结实耐用,可以撞来撞去,也不会心疼。

Q:你梦想中的表是怎样的?

A:朗格的Datograph,稍微努力一下应该可以实现。

Q:对你来说,什么叫“玩”表?

A:现在看时间都是用手机,不需要看表,所以我们要先定义,表对我们而言是装饰品还是具有实用功能,是用来看时间,还是纯粹看它的设计。如果你看设计的话,表盘虽然就这么大,但它可以玩的花样非常多,我就是从中找寻它的乐趣。如果从功能性来讲,腕表有各种不同的复杂功能。所以,每一款表的切入点都不一样,有的是功能、机芯,有的是美观、打磨、表盘设计,我觉得这些都是可以“玩”的,我可以在我的收藏中找寻各个不同的有趣的点。

Q:玩表给你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变化?

A:有时候,我会根据表来搭配我的衣服。看表的时间也多了,不是为了看时间,而是因为觉得表很好看。与此同时,我还结识了一群很好的朋友,开始给别人讲解表,分享玩表的乐趣。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在生活中发现一个有趣的点,不论是玩表还是玩集邮,或是玩包玩鞋,总之生活要有点乐趣,不然就太无聊了。

04

"喜欢独处,也不介意社交,乐于接受挑战。爱好健身、古董车,目 前藏有三四十枚腕表。"

张源Andy

30岁射手座——品牌客户总监

佩戴表款:

朗格的Odysseus,因为这是朗格二十五年来做的第一款,不是限量但产量很有限的钢表。朗格在此之前几乎不做钢表,一直做的都是贵金属。

Q: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表?第一款买的表是什么?

A:我的家族企业是做地产和进出口的,传统行业。但我比较叛逆,在家里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腕表一直是我很喜欢的。我从2012年开始收藏钟表,接触了很多的品牌,包括百达翡丽、劳力士、里查德米尔、爱彼、朗格。我自己买的第一款表是万国表的大型飞行员陶瓷万年历,在我23岁开始工作的时候。当时觉得很酷。因为当时万国飞行员这个概念很火。之后不到一年就开始买沛纳海(Panerai),疯狂地迷恋,买了很多,直到后来开始喜欢上朗格。

Q:你梦想中的表是怎样的?

A:我有三款梦想中的表,首先是朗格的钢款Zeitwerk猫头鹰,带有夜光显示,但这很难实现。然后是钢款的里查德米尔,最后是陶瓷的百达翡丽三问。

Q:对你来说,什么叫“玩”表?

A:国内对玩表的概念还是有点曲解的,什么“穷玩车富玩表”“有钱就要去玩表”,这是我一直比较反对的概念。你买卡西欧(Casio)、买精工,或是买四五百万的百达翡丽,都是可以去玩的,但是一定要花时间去了解为什么品牌能这么火,或者说为什么这些品牌我们中国人没有做出来?我们做一个品牌,跟别人的差距在哪儿?如果玩到这种层次的话,就会发现很多钟表文化需要了解,还会有一群朋友聚在一起,这些朋友可能会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一种“平台”吧。但另一方面,我不希望玩表变得功利,因为大家在一起除了玩表、谈表,表啊车啊都可以聊,不要抱着功利心去玩。

Q:除了表,你还“玩”或收藏什么东西?

A:球鞋,从初中到大学毕业这段时间买得比较疯狂,一共有四十多双吧,主要以乔丹为主。

05

"只有和朋友在一起靠谱,比较慢热,时才放得开。爱好打篮球、看电影"

李南哲Kevin

36岁水瓶座——高端男鞋代理

佩戴表款:

爱彼的皇家橡树离岸计时26331,我很喜欢它的表壳造型,不管是搭配正装、休闲装,甚至是运动装,都非常出彩。我虽然不是一个很张扬、爱炫耀的人,但比较喜欢玫瑰金,特别是搭配棕色的表盘和棕色的鳄鱼皮表带,整体感觉很和谐、很平衡。

Q:最近一次买表是什么时候,买的是哪一款?

A:Blaken改装的劳力士,因为设计是我亲自参与的,我还让自己公司的设计师加了很多元素在里面。我选了一款间金黑“水鬼”,然后把表盘改成了渐变蓝,把12点位的倒三角标识改成了我们公司的标识,再加上公司的名称。我把设计发给Blaken后,他们很配合,最后做出了这样一个特殊的定制改装表款。

Q: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表?第一款买的表是什么?

A:我一直很喜欢表,因为我父亲就比较喜欢表。中学里戴表的人很少,但我在初中时就开始戴卡西欧。去英国留学之前,父亲把他的欧米茄超霸和浪琴(Longines)名匠给了我,我戴了大概四年的时间。我自己是从2013年开始买表,第一枚是欧米茄的海马系列1200米潜水表,紧接着又买了一枚正装表,万国表的劳伦斯限量版葡萄牙自动计时腕表。

Kevin亲自参与设计,委托Blaken改装的劳力士。

Q:你梦想中的表是怎样的?

A:我个人比较喜欢薄一些,但功能性强的表,例如里查德米尔(RICHARDMILLE)的067-1,还有爱彼的皇家橡树系列RD#2超薄自动上链万年历腕表。

Q:玩表给你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变化?

A:我觉得更多是一种乐趣,有时候是一些放松的感觉。然后就是存款越来越少。

Q:除了表,你还“玩”或收藏什么东西?

A:我在英国上学时开始收藏NBA球衣,后来兴趣慢慢转到了皮鞋,现在家里一共有六、七十双,都是非常高端的。因为我觉得皮鞋的工艺很容易让人着迷,有不同的颜色、擦色,包括一些设计。其实表和鞋有一定的共通性,都强调工匠精神。现在社会有很多东西是机器做不出来的,包括鞋也好,表也好,最高端的必须由工匠、由人手来做。

06

"开朗,乐于分享,对世界充满好奇,爱好旅行。"

EricHeise

57岁金牛座——演员,混音师

佩戴表款:

左手佩戴的是一枚20世纪40年代的帝舵,是我在上海的一个跳蚤市场买的。我打开表背后,发现了劳力士的标志。这枚表花了我200元人民币。

Q:最近一次买表是什么时候,买的是哪一款?

A:我昨天刚在另一个跳蚤市场买了这枚Ralco,价格同样是200元人民币。上海有三个我常去的跳蚤市场,因为买古董表真的很划算。要想找到古董表,你必须到处问人。有时我走进一家古董商店,里面有家具和其他一些东西,我会问:老的手表有没有?他们就会拿出一盒表,或是告诉我应该去哪里,应该去找谁。

Eric最近新买的一枚Ralco, 价格仅200元人民币。

Q: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表?第一款买的表是什么?

A:我在1972年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枚腕表,是我父亲送给我的。我小时候经常迟到,我父亲十分生气,于是他带我去买了一枚Sears机械闹表,有了它之后,我再也没有迟到过。十二年前我来到上海后,就开始购买上海牌腕表,我认为它的历史十分有趣。成为一名演员后,我开始为我的表演购买腕表。在最近拍摄的一部电视连续剧中,我扮演一名银行经理,这是一个发生在二战时期的故事,因此我佩戴了一枚产自20世纪30年代的腕表。

Q:你现在一共有多少枚表?

A:一共有三百多枚吧,涵盖两百多个品牌,包括腕表和怀表。在我年轻的时候,总是会把表弄坏,在美国修表很贵,所以我不喜欢戴表。但是在中国,修表的费用十分合理,而且我知道去哪里能找到价格便宜的修表师傅,因此我来到中国后就开始收藏古董表,如今我拥有数量庞大的收藏,而且它们都能正常运行。

Q:你梦想中的表是怎样的?

A:我有一个梦想清单,但我最近找到了其中一枚,Universal的Polerouter,这是制表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款表。所以我已经找到了一款梦想中的表,而且价格非常便宜,只要人民币1800元。

Q:对你来说,什么叫“玩”表?

A:我一直在不断地学习,向我的朋友们学习。在上海认识的玩表圈的朋友,都十分大方地分享他们的知识。只有在我买到一款表之后,我才会开始学习相关的知识,就像我是在拥有了帝舵之后,才了解到这个品牌与劳力士的关系。有很多需要学习,因为钟表的历史很长,而且十分复杂,但又非常有趣。

Q:除了表,你还“玩”或收藏什么?

A:混音设备,以及老上海酒店的银器。我有许多来自上海和平饭店的银器。

摄影 庄严

采访、撰文 朱先玲

编辑 何叶、陈胤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