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白头,似水流年

我问,你流浪了那么久,还不想回家?他说,因为她不在家,我便永远没有家。

有时候,我们明明觉得自己做的很对,却依然得不到我们所想要的。我们听过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1.

2014年初,冬季的深夜。我的兄弟老末发了条信息。

他说,人是活得真他妈悲哀,我现在就拎着这瓶牛栏山二锅头,走在这北京的东直门内大街上,过往如云烟。

我当时正做着设计稿,死了一堆脑细胞。手机一响,我就看到了这条信息。我擦,这哥们又犯病了,我关了电脑,给他回了电话,然后打了个车去了簋街。

后来得知,这哥们居然是群发。

第二天,老末说,有五个人给他打了电话,只有我一个人去找了他,除此之外,没人联系他。

那天晚上,我俩产生了疑问,我们到底有多少人会是关心我们的。后来,我们又想,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凭什么无缘无故多加一个你,还要关心你呢。

2.

2012年的夏天,我在走西藏,每发一篇空间说说,都会有人留言。

那一天,我在折多山山顶,突遇大雨,浑身湿透,泥土粘身,体力无支,冒雨搭车,狼狈不堪,却无人理睬。

折多山之后,我脚跟受伤,停留在了新都桥。

那是个很美的地方,青山,白云,蓝天,绿草,像是一番仙境。也是那天,有个关系不错的女同学,给我发来信息,说好担心我,让我等着,她马上飞去四川找我。

我竟然信以为真,在那样的环境下,是会发现很多人性的自私性的,在那样的旅途中,能有一个人去陪伴你,真的是一番幸运,我当时想过,如果她敢来陪我这一遭,我便敢在圣洁的雪山之下求婚,此生娶了她。

后来,姑娘始终没来。

我走了川藏线,也走了滇藏线,而姑娘几年后,嫁做了他人做了贤妻良母。

后来明白,有些人,也只是喜欢说一说,不一定会有行动的。只是我们对很多事情产生了故事性的幻想而已。

川藏线 - 瓦泽乡 - 新都桥

3.

老末曾经追过一个湖南的常德姑娘。

他说,姑娘娇小可人,皮肤水灵,温柔细腻,一手好厨艺。

他要娶她做老婆。

他每天给姑娘换着口味买早餐。

姑娘感冒了,退烧药,咳嗽药,消炎药,补品买了一大堆。姑娘要搬家,他请了假,到处打电话,给她找房子。姑娘喜欢吃辣,他找着北京的湘菜馆,打包给姑娘吃。

姑娘没有拒绝,就这样过了半年多。

老末说,他要去湖南,他要见姑娘父母,他要求亲。

后来,姑娘却和另一个男孩住在了一起。

老末觉得失恋了。

但是他真的飞去了湖南。

在常德,吃了一碗又一碗米粉,他使劲的加辣椒,辣的要命,他和老板娘要醋,加完了醋又加辣椒,吃着吃着,满脸的泪水流了下来,他把碗贴近脸庞,让人以为只是辣哭了。

吃完粉,立马飞回了北京。

他问我,为什么会这样?

我却不知道。

后来,我认识了一位湖南姑娘,确实是南方特色,温柔细腻,但是米粉真的很好吃,怎么也不能体会到这么好吃的美食,老末是怎么边吃边泪流满面的。

老末始终没明白,或许我们都没明白,关于爱情,不是一厢情愿就足够的,女孩或许要求并不多,只是老末不适合她而已。

4.

2014年底,老末受山东同学邀请,回到了济南一起创业。

公司租在住宅楼里,老末一个人,每天边吃泡面边工作,泡面盒堆积成山,一番邋遢的个人形象。

合伙人的妹妹,在济南读研究生,有天去给哥哥送东西,恰好碰到了老末。

看着满地的泡面盒,给老末做了第一顿饭。后来,一有时间就去给老末做饭,聊天。不知不觉,两个人居然定了婚。

老末说,很多事情,顺其自然的就会来临,只是你猜不到那个时间而已。

我们总会经历很多人和事,有欢乐,有痛苦,但是很多都不一定有结果。爱情始终会到来,只是在所有的生活中,不要过于去在意。

5.

如今毕业五年,我的很多同学朋友都已成家。

我去见了一个结了婚的女性朋友。

我问,到底怎样去追女孩。

姑娘说,喜欢一个人就该玩命的追她啊。

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纸,爱她就玩命去追,早晚会到手的。

后来,我又跟几个成家的男同学吃饭,中间又聊到了这个话题。

男同学说,你知道你为什么找不到女朋友吗?

我说,应该是我没有玩了命的去追一个姑娘吧。

他说,大错特错。

我说,为什么。

他说,你越这样越追不到。追一个人,一定要当作是玩,成不成无所谓,当你把姑娘当成一个玩伴的时候,她就会粘上你。

我说,太偏激了吧,可是如果我真的喜欢她,怎么可以不动感情呢。

他说,真爱哪有那么容易,你以为一厢情愿就够了吗?你同时玩好几个,不知不觉就会有个姑娘把寄托给你,愿意嫁你,共度一生的。真正的爱情都是在共度一生的过程中体现出来的。玩命的追一个姑娘,只会让你有无限多的机会成为一个终极备胎,最终嫁作他人妇。

一番说教,我蒙圈了。

其实,对的人未必是能给你最好生活的人,而是那个无论你吃了多少苦现在过的怎么样都觉得值得的人,是那个哪怕时间倒流一万次,你还会义无反顾选择和他在一起的人。

6.

在北京,我曾遇到很多漂泊在这个城市的情侣,不少都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1年秋,我刚到北京不久。那时候,挣钱不多却工作卖力,有段时间常常赶地铁10号线的最后几班车。

有一次,在最后一节车厢,我的对面坐了一个男生,从穿着、神态和面相看来,年龄与我相仿,也像是一个老实孩子。地铁行至知春路的时候,上来一个女孩,应该是约好的,上来便看到了男孩,坐到了他旁边,两个人话并不多,但是特别温馨。

中途,男孩从背包里掏出了一部未开封的手机,送给了女孩。女孩明显开心,一直问这个很贵吧,男孩塘塞说不贵,说了好一会,男孩不得已说了价格,八百多块。

女孩说,好贵,工作这么辛苦,以后不要送这么贵重的礼物了,边说边爱不释手,而男孩便一直傻笑。

当时流行iPhone4手机,我虽然工作不久,但是心想有女朋友了,怎么说也要送她这么一款手机,但是看到他们那款手机,恍然明白。

有些方面恋人彼此间可能要的很多,有些方面要的却并不多,重要的是彼此的心里都有对方就足够幸福了。

7.

有大概一年多时间,我是在北京昌平区东三旗村度过的。

东三旗村,隶属于昌平区北七家镇,在5号线地铁往北方向的最后一站地-“天通苑北”附近。这里都是村里的自建房改成的公寓,卫生间是公用的,厨房是各自门口搭个桌子,房租不到五百。

我所居住的公寓一楼,常年不见阳光。

有一个房间里住着一位和我们年龄相仿的姑娘和男孩。姑娘长相颇佳,算是几十户租户里最漂亮的,至少我和我的朋友是这么认为的。

男孩有一辆三轮小吃车,每天都会躲着城管在外面出摊。姑娘每天都会给他做饭,在我所在的一年多的周末里,从未见过男孩做过饭。

天气好的时候,姑娘会把床单被罩拿到四楼天台晾晒,有一次,天要下雨,姑娘一个人收床被,收完之后我才发现东西之多,多到至少我得收三次。而姑娘,把我这三次,一次性的从四楼扛到了一楼。哥几个想,怎么着这种事也该男孩来做吧,但是一年多的周末里,从未见过男孩晾晒过什么。

这里没有洗衣机,他们的衣服,都是女孩来洗。周末的时候,每次都是用两个很大的盆,洗完的衣服放到另一个盆里,常常一洗就是两个小时,晾晒的空间也常常会被姑娘占满。

姑娘确实好看,在哥几个意识里,是不该干这等粗活的,作为她的男人怎么也该给她买个洗衣机吧。

或许,两个人过日子,本就应该这样相互扶持的吧,既然跟了你,天涯海角酸甜苦辣,一起来承担。不知道现在男孩摆摊发家了吗?这么好的姑娘在身边,愿他能多给自己点动力,多给姑娘点照顾吧。

8.

我的房间的隔壁是另外一对恋人。

男的跟我们年龄也相仿,个子不高,话不多,长相一般。女孩和他一样高,说话甜,算是公寓里第二好看的。

平时聊天,得知,他们在这里住了很久了。

女孩河北人,男孩山西人。

有几个月,两个人不见了,以为是换住处了。几个月后,两个人又回来了,并且这次回来带了一个孩子。是的,他们有了孩子,女孩颇有母亲样子。在这个十平米的房子里,两个人,每天围着孩子转。他们吃饭节俭,不像我们常常鱼肉配酒,他们买上一袋子大米就不怎么出门买饭了。

女孩每天都笑,从未表露过为环境和金钱烦心,也不会因为男孩常常玩游戏而生气,接触他们的日子里,从未见过两个人红过脸。偶尔,两个人做好了饭还会邀请我们哥几个一起吃。

不知道他们怎么喂养的孩子,小男孩很快就会走了,从他们把孩子带到北京,我的印象里就没听见过孩子哭过,孩子随他妈,大眼睛有灵气长的亲近,摔倒了也不哭闹,在他们这样的北漂环境下,着实是省了这对小爸妈不少心思。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应该就有这对小爸妈家庭的影子吧。他们没有家庭背景,没有双方父母来带孩子,也并不见得像我们一样有一些兄弟,他们就是两个人,后来又多了一个结晶,一家三口平凡而又幸福得在这里生活着。

有时候幸福很简单,就看怎么选择和怎么思考吧。

9.

我们期望爱情,期望梦想中的生活。因为每个人只有一次命运,所以谁都不希望这一次的命运过的太糟糕。有时候,还要被父母催婚。不能理解的是,亲朋好友,甚至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也要过来添油加醋。

索性,不少单身的优秀青年们,被逼去了北上广深杭。搭起小灶,过起了自己的幸福小生活。在这里,遇到了越来越多优秀的人,小伙子开始幻想,梦中情人会在不远处。姑娘开始憧憬,踏着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总会到来的。

希望和祝福,有一天,无论男女,无论年龄,我们都应该趾高气扬,自信满满的带着另一半,告诉我们的父母,看到了吧,我说过我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就是他,我说过我能找到的。

风易逝,人易变。凌风散尽,夙愿难完。

情渐薄,爱渐淡。痴人白头,似水流年。

念往昔,繁华竞逐。我已不年少,韶华倾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