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喜欢你?

我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喜欢你?

我们的故事像个童话,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一眼,彼此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记住了容颜。我从未想过,这是我们彼此的初恋。   

                          action one

在男生寝室楼下,我们同时闭上眼睛,你低下头深深地吻我。在吻的间隙我偷偷睁眼,看见你那样虔诚而陶醉,长长的睫毛低低地垂下。

分别时我调侃你,“人家都是男生送女生回去,怎么我们这里就反了,倒是我送你送的多些。”

你抱着我像个小动物一样蹭啊蹭,卖萌撒娇,“我实在舍不得你,想到你送了我就要一个人走回去,我很难过,还是舍不得你,就想和你多待会儿嘛~”

“女寝楼下是全世界最大的狗粮聚集地,咱们呢?”我捏一捏你的脸,笑眯眯地像只狐狸。

某人一本正经,面不改色,“咱们把狗粮撒在男寝楼下,正好填补了男寝没有狗粮的历史空白。”

                        action two

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那张嘴。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是照妖镜。

你是个禁欲系的老干部,见过你的人都这么说 。我室友没少在我面前说你好话,觉得你是正经人,不像个play boy。

我们音声相协,彼此既是恋人又是知心朋友。我们心有灵犀,吵架也还是不能免俗。

通常我一生气,你就认怂。有次吵得真算狠,我一连几天都不太高兴。你立刻表态:“宝贝,就算哥哥让你失望了也别走,留下来惩罚我,让我跪方便面跪键盘、跪遥控器跪长寿面跪鱼粉……跪米饭也可以接受啦。”

然而过两天我问你,如果再惹我生气,你说的话还记不记得。

“记得。”你满脸认真。

“嗯。”我满意地点点头,“你会跪吗?”

“会。”点头点的干净利落,好像刀架脖子不带眨眼似的。

“但是,你得注意。”老干部调整一下坐姿,正襟危坐,“我不能剥夺你的权利,你让我写检讨让我跪,那你也要做好准备。”

“呵,男人。”我眯起眼,“和女朋友讲理,你咋不上天呢?”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老干部理直气壮。

“嘁,有的犯罪需要主体特定,你是我男朋友,你惹我生气,你不跪谁跪?强奸罪只有男的欺负女的才构罪,你惹我生气你写检讨一样的啊。”法学生上场展开普法工作。

“哎,你……”你张口结舌,“不对啊……”

政法之路走不通这货又改成卖萌撒娇,“不嘛~不嘛~换个别的好不好~”

你在我面前撒娇卖萌无下限

                          action three

你在别人眼里禁欲系老干部,其实他们不知道,你是个戏精。

忽逢大雨,我被堵在路上,发个消息给你,告诉你我没带伞,堵在路上回不去了。

你马上骑电动车来接我,靠在你背上有种安稳的幸福感。

“我说,大宝贝儿,我喜欢你。”情话是蜜糖,猫一样地撒撒娇,蹭蹭你的后背。

“你怎么不早说,我有女朋友了。你现在才说,还有啥用?”你明明窃喜,硬是顺便开启日常player小剧场。(戏精附体,没完没了)

“嗯,那你女朋友漂亮吗?”接下对手戏,预备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

“漂亮,和你差不多。”不出挑但绝不出错的台词。

“那她对你好不好?”祭出一道送命题,“对你温柔不?”

“好的时候温柔极了,大部分的时候对我不好。”说得言之凿凿,平日饱受压迫的形象呼之欲出。

啧啧啧,磨刀霍霍向猪羊。

“当然,这主要取决于我的表现,我大部分的时候表现不好。”

出鞘长刀一寸寸按回去。老铁,活在世上不机智是长久不了的。

我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喜欢你?如果我们的故事是一个童话,那么我会为你奋不顾身地斩杀恶龙,逃到一个只属于我们的小岛上。

If our love was a fairy tale

I would charge in and rescue you

On a yacht baby we would sail

To an island where we’d say I do

And if we had babies they would look like you

It’d be so beautiful if that came true

You don’t even know how very special you are

You leave me breathless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