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们的晚年生活

现在一周会和妈妈通话三次,每次也都是聊聊奶奶和外婆的近况。

“你奶奶现在可厉害了,保姆已经看不住她了,一不在身边,就开始爬窗子···”

“你外婆有时神志不清,总说去开会,还让孩子管保姆奶奶叫姐姐···”

“你奶奶乱吃东西,一天能吃十几个猕猴桃,吃完拉肚子,保姆忙不停地给她洗衣服,这不,现在要重新给奶奶买个洗衣机了···”

“你外婆家的保姆天天推着轮椅带她去街上的绝味鸭脖店,保姆亲戚是老板娘,每次都会请她吃鸭脖···”

我家和奶奶家、外婆家三家人的地理位置是一个等腰三角形,我们家在二老的中轴线上,不偏不倚,就像我父母对二老的感情。

奶奶们都七十多岁了,现各有一保姆照顾生活起居。她们各有四个子女,而我爸妈分别是奶奶们的第三个孩子,论被宠爱被关注程度都是最弱的。奇怪的是,他们却都又成为了最孝顺的孩子。顺理成章,我家,也成了大食堂,家庭聚会,朋友聚餐,玩牌谈心,都在这里。可以说,人气很旺了。我无奈的给我家取名“顺新酒家”,我妈小名叫“小新”,也为图个乐子?

“顺新酒家”得以开张是在近两年的事情,奶奶们没有了生活自理能力,我们这些小辈也都在外打拼,父辈们顿时生活无趣很多,守着故土,度过更多共同时光。 奶奶患上的是阿尔茨海默病(别称“老年痴呆症”),很多时候行为不受控制,幸而腿脚麻利,头脑受禁锢,身体却相对自如。相反,外婆是文化人,头脑相对明白,但是心理包袱重。舅舅离世,小姨不和外婆同住这两件事相继发生后,她一下子就衰老了,精神支柱没了,加上腿脚不便,这么多年,她的心有多痛,我都能明白。

有的时候,心里恨,看着她们日渐衰老,却过得并不如意。妈妈是大家的妈妈,为什么有的子女还会有逃避赡养的心呢?

每次回家,都会看见奶奶们对着我笑,就是那种很深情地会看很久。但是别过脸去,又会陷入没有任何表情的日常神态。

我和她们在同一个时空,他们却不能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知道他们的子女,有的是她偏爱的,有的是她引以为傲的,有的是令她心疼的,而有的是她忽视掉的。偶尔她们也会想起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还有工作时干过的事,认识的人。想到开心的事情,他们会笑一下,嘟囔几句身边人听不懂的话。想到难受的事情,会面露难色,说一些愤懑的话。也许,只有这样的方式,他们才能尽量不明显地表达出年老后内心的无助和辛酸。

那一年,外婆梳着马尾辫,拿着教科书在船上教学生们俄语,下课后,几个顽皮的小孩追着外婆,玩弄她的辫子··· 也是那一年,奶奶把四个孩子交给了自己的母亲,随着爷爷出海,一包包地将岸上的货物往自家的船上运,风浪大的时候,她也最想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