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雨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  雨天

文|深海梦影


和同事外出,到银行办事,返回时窗外下起雨。我说,等雨停了咱们再走吧。

我们坐在银行大厅里小憩,偷得半日浮生闲,就这么静坐观雨。告别了乏味的化学实验,真好。

北京的秋,美得像童话,奈何美好的总是短暂。原计划这个秋天要玩遍大大小小的公园,突然的降温让人措手不及。

漫长的夏日刚刚过去,转眼又要迎来冬季。难道真的只有短暂的美好,才能更加让人珍惜?霜降了,唯恐秋日不再多,又是一阵感叹唏嘘。

诚然,秋天的美是刻在心头的,也是冷在骨子里的。一件黑色长毛裙,外搭一件藏蓝色针织开衫,亦抵御不住凉意。

一场秋雨一场寒。待雨停过后,天愈来愈凉,秋愈来愈深。绿叶随之将生机藏起,蜕变成金黄色的蝴蝶,挂在树上,摇摇欲坠。

待一阵秋风起,辗转飘零,结束其短暂的一生。待春来,化作尘泥碾作尘。

说到秋,总要提起秋日的雨。这秋雨是与众不同的,夹杂着一股淡淡的凄婉。

而这秋天的凄凉,最是令我心醉。这可能与我出生在秋天有关。骨子里喜欢冷清,世间的热闹并不属于我,反而凄清的东西在我看来有种不可名状的美。

墙角那在秋风萧瑟中暗自凋零的花,雨打黄叶落地震颤时分的微语,风雨中缓缓摇曳的孤零零的小草,还有那秋高气爽下傲骨孤寒的风。

秋凉,落叶纷飞,凄美。

这一切,皆触目惊心。

我常常想,在这样的秋雨天,午后,世界暂时沉睡过去。经过一上午的洗刷,芬芳的泥土香从石缝中偷偷溢出来,我就漫步在树林旁的漫步道上。

淋着零星小雨,不急不徐行走,亲临两旁黄叶缓缓下坠。深嗅一口花落的气息,将沁凉吸入心脾。

多么欢喜。

我渴望这条路长长的,看不见尽头。多想就这样伴着雨淋花落,一直走下去。

之前,初秋要来临时,一个朋友发来消息,说:你的秋天来了。六个字,我看了很久很久。自然是这般,不记得什么时候提及过,便回问。

他原话是这样讲:感觉你是个落叶飘飘的姑娘,喜欢穿着长裙走在风中的秋天里,挺唯美,带点伤感。

这句话我亦是看了很多遍。落叶飘飘的姑娘?不知道他是不是将“喜欢”两个字放错了位置,意会之后还是难以言说的喜悦。

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可笑的,冷清的内心与这个繁杂的时间格格不入。在这样的天气里,哪个姑娘不喜欢窝在小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睡过去,一觉睡到自然醒,暖暖和和醒来。

也是啊,偏偏还有我这样特立独行的姑娘,趁着世界进入暂时的休眠状态,一个人披了一身凉意,悄悄走出去。

走啊,走啊。不累,不停。我与秋天有个凄美的邂逅,这自然是很享受的,待到夜色降临,才依依不舍踏着湿漉漉的路面回去。

偶遇擦身而过的情侣,小哥哥给小姐姐撑着伞,小姐姐缩成一团,躲进小哥哥宽厚的棉衣里。

每逢这个时候,我内心总是伴随着孤独,又不敢与人诉说。唯有将轻快的脚步声藏在凄美的秋天里,等待着下一个周期。

为什么这般喜欢秋天、秋雨呢?我想,可能正适应了我内心里那份冷清。毕竟,同频的美好事物总会不期而遇。

因而,我时常幻想,总有那么一天,我会像邂逅秋雨般邂逅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