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烟火

今天的话题大概是绕不开祖国70周年大庆了,我也不会是那个例外。

只是从没有想过,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是在医院里度过罢了。

上午的阅兵,是在病房的电视看的。在这常年被死亡与病痛阴影笼罩着的外五科里,还有住院患者的病房都打开了几乎没开过的电视看阅兵大典。这一刻的欢欣与激动,让生老病死仿佛也暂时退开去了,因为长假而难得空荡的住院部,竟也多了些许生气。

难得的全民关注,难得的节日气氛。

这一日,无论身在何地,都与有荣焉。

屏幕上,一个又一个方阵过去了,有认不出的军种,有更多认不出的装备,可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是我们的国我们的军我们的民,70周年,已是改日月换新天,长剑在手,敢缚苍龙了!

病房无事,整个下午,也在网络上刷着各种阅兵相关的话题。“东风快递,使命必达”“全球包邮,美日加急”这种段子透着满满的军事自信;各省花车大比拼满是趣味;有备受瞩目的1949空车;更令人泪目的,是道给周总理的那一声:这盛世,如您所愿。

盛世繁华,恰逢其会。

只是没想到,晚上竟还能在病房里窥见一角。

由于正好坐落在通往广州今晚烟花汇演会场的路上,医院周边下午五点就开始封路了,警察和志愿者也陆续就位,而这场需要抽签才能看到的烟花表演,我们从病房里的窗户往左边望去,可以窥见大半。

晚上8点,烟花的声音穿透城市上空,一直传进医院,我便凑到了窗边。

许多年没有看见如此盛大的烟花了。

升腾,迸裂,闪耀,消逝。

空中,江面,一朵朵,一簇簇,天上人间交相辉映,烟火有明灭,繁华落复生,盛大又辉煌。

窗外是盛世烟火,窗内是生死无常。

多少人在窗内,望着窗外。

一人之于国家,多么渺小。

一生之于历史,多么短暂。

洪流滚滚向前,我们不过是浪花一朵,水珠一滴,泥沙一捧,作为个体时无声无息,汇聚在一起又声势浩大,如此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