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

“五点半了,快点,大家六点在祠堂集合。”

“你怎么不早说,等会儿,我先去上个厕所,洗把脸。”

母亲在厨房里喊着:“叫你爸爸也洗把脸,脏得要命!”

“家荣啊,你怎么还没动身?还要大家等你一个人吗?”

“来了,来了!”

不一会儿父子俩来到祠堂。“你去把爆竹摆好。”

家荣摆的时候已经有好几家已经把爆竹摆在了祠堂门口,一家一条红色的丝带一样从祠堂门口延伸出去。

“哎呀,你家的爆竹最长啊!”家荣笑而不语。

“摆好了!”

“几点了?”

“五点五十八。”

“再等两分钟就点爆竹,烟花。”

有几个青年先跑到烟花那把引线都找出来。这时传来“马上六点了,准备点爆竹,烟花哈!”

“好,点!”

一秒间爆竹烟花齐放,全村在噼里啪啦的爆竹声,璀璨烟花中辞旧迎新。放烟花爆竹的时候,祠堂里的村民静静地站在那看着爆竹和烟花,最后剩下的爆竹烟雾的烟雾盈满祠堂,这时村里的长者会给大家喊个口令:“好,今天万神下界哈,先拜天地。再摆老少祖宗(拜完祖宗后),望祖宗保佑大家平平安安,发大财!”

在村里好像少不了这样一种人,他们会在长者要带头做什么的时候,他们会稍稍抢着和长者一起做,早一秒太早,迟一秒不乐意。要是有人提起他们的这个习惯,大家冷冷一笑,摇摇头,欲言又止。

祠堂拜祭天地,列祖列宗结束后就是各家回家关着门吃年夜饭了。这种情况下没有不得已的情况是不会出门的,大人不会说为什么,但在你有这个念头的时候能让你意会到一种不吉利的意思。

今年家荣家看来不能按照这个约定俗成的传统过年了。家荣爸接了个电话后边往外跑边对家荣喊:“家荣快叫你妈来!”喊得这么急就往外跑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家荣没多想也跟着跑出去了,家荣妈也跑出去了。出了门看见不远处的有几棵树倒在了田里面。

“是哪个不要脸的看我的树?”家荣爸看到树桩旁的锯子,走过去,一脚踹成了两截。接着家荣妈赶来了,“不要脸的东西,三十晚上做这种不要脸的事!你们凭什么一声不做就砍我们家的树?我们家的树长在我们田里已经有三十几年,你们有什么权利砍我们家的树?大家都是村舍邻里,大年三十做这种缺德的事,不要脸的东西,你们好意思走出去?亏你们在外面跑了几十年,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家荣在里面跟着找这帮人理论。

开始的时候只有几个人在那争辩,后来人越来越多。有人说:“树已经砍了,现在也没办法,你说这树值多少钱,我们给点钱给你就是了。”

“我要你的钱买米下锅?看我家的树不经过我同意,你们好大的胆子。”

“老哥,已经跟你打了招呼,是你不同意。这树长在我们村子前碍了我们村的事,你也知道我们村这几年出了很磨磨擦擦的事。”

“我没说不同意,我叫了你到我家去商量一下。我还说要是碍了你们村的事我不会不砍。你们就这样一声不做就看了……”

“你也别说那么多,你同意也要砍,不同意也要砍。”

“你好大的狗胆!不要脸的东西,好意思做这种不要脸的事?”家荣妈骂道。

“你再说一句,再说一句我要白揍你两下!”

“你敢!碰我一根指头立马叫你进监狱(他们家之前已经有人因为抢劫呆了十多年的监狱)”

“你敢打她,打她的人还没出世!有种你试试看!”家荣爸指着那个人吼道。

“过年的时候,你也不要骂人!”一个满脸痘,头发油油的人斜着眼,指着家荣妈理论道。

“我不骂你才怪,你们好意思这种缺德的事还怕骂?”

家荣看到他们坐在村里的一个人身上,家荣不知道是不是他爸爸,立刻跳了下去,她妈跟在他后面,推开了那帮人。

“跟他说不通,砍,砍,砍!”

“你们敢!还让你们说砍就砍。”

“今天树就是命,命就是树。”

家荣村里的人终于来了那么几个。又是一番重复的争吵,开始有几个妇女喊他们家的男人回家吃年夜饭。他们走的时候,嘴里面念念叨叨,好像是砍了他们的树。

家荣家也回家吃年夜饭,在桌上好不容易岔开了这个话题的时候,外面有人来敲门。

“老哥,你说要来商量,好,我们现在来了,看看这事到底怎么说?”

“你们过年来来我家商量也像个话吗?刚才你们村里除了几个人不在那,其他全部都说‘砍,砍,砍’。你跟我们在一块做了好几年的生意,从来没有吵过架。刚才你们就这样无凭无据看我们的树,你们脸要往哪放?大家都是小村子,你们要真是想欺负人,你们就来试试看,咱们就干一场试试!”

“嫂嫂,闲话就别说了。你说要来商量我们就来了。跟你说实话,树在我来的时候剩下的树已经全部砍了。你说说看那几棵树作多少钱,我们算你的钱。”

“呵,我没钱用?要你两毛钱?”

“这样就没法商量了。哥哥,你怎么说?”

“砍了的树扛到我们家来,树一共作1000块钱。”

“这有什么好商量的,走,走,走!告诉你,最多算200块钱。树值个什么卵钱?”另外一个人说道。

“我六七棵树长在那好好的,是你说砍就砍的吗?告诉你,要是你之前就跟我好好商量,要是真碍着你们家的事,我念及邻里之情,不要你们的钱我们也要砍。今天你们太过分了!”

“老哥,你也知道我们村这几年出现的一些鬼事情。车撞的车撞,喝农药的喝农药,我又今年开了刀。这话我帮你传,做不做得到就是他们的事。”

“你也不要这么说,刚才砍树的时候你也在里面。不管怎样,树在正月十五之前扛来了,钱赔了,这事才会作罢。”

“走,走,走!还有什么好商量?就是给他两百块,要也要砍,不要也要砍!”

“你砍了试试看,还让你说了就算!”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那个脸色发黑的人回头说道:“老哥,看我的面子400块钱算了。”

“看你的面子400块钱,正月十五之前,树扛来,否则免谈。”

“好,我回去跟他们说说看。”

家荣一家又回到了桌上吃饭,过年的气氛被刚才的人气都气跑了。

“你看,大年三十晚上做这种缺德的事,风水会变好?该怎样还是要怎样!”

“不要脸的东西你以为很怎样吗?人在做,天在看。”

吃了两叉火锅,又有人敲门。没想到又是他们。

“老哥,这是400块钱,话我已经跟他们说了。”

“我已经说了,树必须扛来。钱我现在不拿,我也不是等你这几毛钱用,你们把树扛来的时候再给不迟。”

正月十五晃眼就到了,悄无动静。吃完早饭,家荣的爸爸一个人来到那帮人的村里。他们中的一个人说:“搬什么搬?不搬你又能把我怎样?哈哈哈……”家荣的爸爸准备出了这口恶气,中午正在村里和人商量的时候,听见树砸在地上砰砰砰的声音,跑出去一看原来是被的树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

“呵,世上有这种不要脸的东西?”

“姓胡的‘胡人’就这样。”

树砍了,

风,依旧在吹;

水,还向东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是我的十九岁生日。想了想,时间过得真快。又过去一年了,我们这帮同学都参加工作了。 四年前,我们怀着憧憬,到了师...
    浅秋Vera阅读 46评论 3 2
  • 【都市】劫缘(3) 文 / 伊米crystal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十月,正逢秋高气爽的时节,天很蓝,几朵白云点...
    伊米crystal阅读 219评论 0 2
  • 吟秋风 文/归隐一方 起风了,骨子里立刻嗖地感应到一丝入秋寒意,尽管太阳依然保持炙烤的温度,秋的感觉,真的只有骨头...
    归隐一方阅读 166评论 0 0
  • 今天早上感觉真冷,最高温度零下一度了,北风呼啸,冻手冻脸,后悔没戴围巾帽子手套,还好戴了口罩。早餐做了枸杞鸡汤,抵...
    心境如花阅读 7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