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愿拆除林肯像,损毁丘吉尔雕塑,极端行为源于这4个心理误区!

因为白人警察的暴力执法,手无寸铁的弗洛伊德被压在身下近9分钟,直至死亡。

这引发了美国社会广泛的抗议游行活动,而随后英法等其他国家的群众也纷纷声援。人们发出我无法呼吸的呐喊,强调黑人也是人。

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随着游行的继续,活动渐渐走向极端,性质也发生了变质。

在英国,游行群众推翻了爱德华·科尔斯顿雕像,因为爱德华是17世纪的奴隶贩子,残忍的贩卖了无数黑人,他的雕像不应该放在广场上。

英国共党领导人因此发声表示:示威者拆除他的雕像完全是错误的,这座雕像已经存在了125年,属于历史文物,应该妥善的放进博物馆保管,而不是被推倒并扔进布里斯托尔港。

而这次拆除雕像的活动中,22名英国警察受伤。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声称抗议活动“被暴行所破坏”。

而示威者认为:就是这个男人将10万人作为奴隶,从非洲转移到加勒比海,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他们的胸口上贴着他经营的公司的名字。在这10万人中,有2万人在途中死亡,他们被扔在海中,这个雕像不应该存在,这个雕像早就该拆除了。

爱德华·科尔斯顿,是英国皇家非洲公司的领导人物,该公司残酷地贩运了成千上万的奴隶,并帮助了科尔斯顿发了大财。

他于1721年去世后,将自己的财富遗赠给慈善机构,他的遗产仍然可以在布里斯托尔的街道,纪念馆和建筑物上看到,这也是广场上建有他雕像的原因。

如果说,拆除他的雕塑还能理解,那么,示威者损坏丘吉尔的雕像,就显得有点无理取闹了。

示威者们在国会广场的温斯顿·丘吉尔雕像上,画上了涂鸦图案,因为他们认为丘吉尔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理由居然是,当时丘吉尔带领英国取得的战争胜利,只是为了保护英国白人的性命,而不是出于追求种族平等,因为当时希特勒迫害广大犹太人时,英国采取的是绥靖政策。

如果将丘吉尔定性为种族主义者,已经有些过于牵强了,那么,之后发生在美国国内的一项请愿,才让人瞠目结舌呢。

一位黑人小哥在网络发起了请愿书,要求拆除林肯解放黑奴的雕像。

他的理由是:你看到是一个自由人吗?不? 你看到的是一个白人救世主救了奴隶的命。

请愿目前已经有上万人参见,而这个林肯纪念雕像,位于波士顿公园广场,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

雕像上,林肯一只手按在《解放黑人奴隶宣言》上,另一只手放在黑人头顶上,而黑人单膝跪着抬起头,手上束缚的镣铐被打开。

雕像本意大约只是再现,林肯解放了黑人。

因为底座上写着:一个种族得到解放,这个国家得到和平。林肯得以从工作中获得休息。

可是,跪着的黑人形象,触动了示威者的敏感神经,大家纷纷要求拆除。

而林肯雕像不是唯一被否定的存在,在美国俄勒冈州,美国的建国者之一,起草美国《独立宣言》的杰佛逊总统,他的雕像就被示威者推倒了,雕像底座上也画满了涂鸦。

如果作为建国者,是造就黑人悲惨生活的一部分因素,那么拆除杰佛逊总统的雕像,也能找到一丝勉为其难的理由。

可是,要拆除哥伦布的雕像,就让人很难理解了,难道是在怪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如此极端的运动,不仅导致百年经典电影《乱世佳人》下架,还导致谷歌团队要求开发人员,编写种族中立的代码,比如将黑名单,改成屏蔽名单,仅仅因为黑名单里有黑?

其实,任何一个活动走向歧途,都源于人们在过分追求自身权益的时候,渐渐走向了认知和心理误区。

抗议和批评活动,想要奉行一个度,真正达到积极效果,需要遵循这4个原则。

第一,评估一个历史伟人,需要评估他的历史意义。

用现在的眼光去看待过去的人,意味着你站在道德制高点,居高临下的去看待历史,所以,任何历史伟人都会有污点。

历史学家在评估历史伟人时,通常会考量他的历史意义,也就是置身于过去的语境和环境,用同时代的标准去评定特定的事件,人员,及其发展的意义,从而来判断该历史名人在当时阶段起到的作用。

比如丘吉尔,他所处的时代,种族歧视还很严重,大多数人没有种族平等的概念,所以,用现在对待种族的标准,去要求当时的领导人,就会显得吹毛求疵。

而因为他落后于现时代的种族观念,就否定他领导英国人民奋力反击,促成二战胜利,免当亡国奴,也让世界免于法西斯荼毒的历史贡献,是不公平不公允不客观的。

第二,评估一个历史伟人,要看到他所代表的象征意义。

人们建立伟人的雕像,是为了专注于纪念该伟人所代表的象征意义,比如林肯,他代表着黑人解放,这是象征意义,所以,雕像存在的价值,就是黑人解放,过分的解读和追求细节呈现效果,就很容易走向极端。

所以,牢记他的象征意义,就使得我们明白,我们应该记住什么,讨论哪一部分,而不是专注于其他部分。

比如,华盛顿领导了美国的独立战争,他是美国之父,这是他的象征意义,如果你去纠结于他曾经是地主,手下蓄养的有黑奴,就很容易忽略他最重要的价值。

而评估一个人的象征意义是,需要考量到他所代表的集体记忆,他与人们信仰的共鸣之处,以及对于未来的影响等。

第三,意识到世界上存在着不同类型的价值。

这个世界上,不仅要追求价值观的多元,也要明白价值存在多种类型。即便是历史伟人,他可能也只能满足某一方面的价值,而不能面面俱到的满足所有方面的价值。

比如,他可能是个出色的政客,领导了一个国家的繁荣,但是,他可能不是一个好父亲,或者好丈夫,你不能因此将他定性为渣男,仅仅因为他为了事业牺牲了家庭。

因为一个人无法满足所有的价值评判标准,不可能在每一个维度上都做的非常好,所以,你要有这个现实的认知,而不是理想化的用完美标准,去苛待每个本身不完美的人。

第四,要懂得摆脱大脑的认知捷径,防止陷入认知误区

如果我们考虑所有情况,绝对理性的去做每个决定,那么一天中,我们就需要面对特别多的事情,以至于我们的大脑根本忙不过来。

所以,为了快速经济高效的做决定,我们的大脑依赖于许多认知捷径,这些思维定律帮助我们可以快速做判断,但也可能做出错误的判断。

比如,锚定偏差,意思是你将第一印象,或者某个最近的标准,作为潜移默化的唯一标准,去衡量所有事情,就会产生错误的认知。

就拿示威者来说,弗洛伊德事件,是他们的第一印象,种族主义是他们最近的评判标准,这个标准如此先入为主,以至于他们用这个标准去评判所有事情,而忘记了我们评判的公正和客观,依赖于多种评判标准的综合。

你要明白,我们的大脑喜欢使用模式化来识别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且由于我们存储于我们记忆中的最新的情感标签,会影响我们接下来的选择标准,所以,我们会巩固既有认知,而刻意忽略其他认知。

比如,美国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但这种情况是在人们的努力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还是慢慢趋于恶劣?

总体上而言,美国存在种族歧视,英国也存在种族歧视,甚至长期存在,但和历史相比,今天人们的认知是在进步的,所以,你不能因为发生了个别案例,就否认社会长久的进步和努力,这样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最后,这4个基本的标准,不仅适用于评判历史名人,也适用于评判任何社会热点和新闻事件。

当你发出赞美时,可以用力,但是,当你发出批评时,就需要参照一些标准,然后自问一句:我的批评是公正的吗?

因为有时群体的不公正,也会制造群众的暴力。

文 | 巴黎夜玫瑰

图 |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