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助人的艺术

助人是一种艺术,跟其他的艺术一样,需要学习、练习某些技巧,其中一个技巧便是同理那位前来求助之人。“同理”指的是,洞悉对此人而言什么是恰当的,同时也让他对自己和自身的命运有更开阔的理解。内勒斯:安全地助人内勒斯对家排师的建议:天机不可泄露,如果用排列方式去揭示秘密,对案主和排列师都不好,秘密是需要被尊重和珍藏,如果揭露秘密这样危害比益处大,妈妈的秘密属于妈妈,因为我没有被授权,你也没有这个权利。家排师乐于助人的后果:一位非常有名医生,他的最好朋友女儿生病,被叫去看病。这名医生看到病人就可以知道能否救活,因为他可以看到死神,死神站床角,病人能救活;死神站床头,救不了。因为能看到,所以手到病自除。他喜欢朋友及他女儿,当他看到死神站床头,意味救不活,他有了一

个主意如何救活,就是把床头床脚掉了方向,这样死神换位,女孩活过来,但医生死了。

海灵格:道与业力道,是一切事物背后的秘密的力量。道,把业力带到一个好的解决之道。在香港举办的一期系统排列工作坊里,有位学员问海灵格一个关于灵性与业力的问题。他说他的岳母是特异功能者,会透视眼,在当地曾用中药治好了很多癌症患者,她也把中医技术传授给了他(这位学员)。后来,他岳母自己得了肺癌死去了。她在有病的期间,用自己配的药来治疗自己,可是一点作用都不起。她被认为是非常有灵性的人,也治好了很多癌症但自己却死于癌症。这个学员想知道的是:是否患者的业力转移到他岳母身上了?而将来他用她的方法给别人治病,是否会得到同样结果?海灵格很严肃而认真地回答他说:很可能。还说:关键在于你是否有意图想要治疗他们。如果你想治疗他们,你也许会打搅他们的业力,那会有危险。如果你没有任何意图,同意他们的疾病作为他们业力的一部分,那你就会安全。当你没有任何意图,你会被另一

种动力所带领。没有任何意图,你就会同意他们的业力,从他们的业力那里你会得到支持。内勒斯:我救不了你,你是你自己生命负责的人

关于助人:内勒斯:作为人类都和其他人相互关联,在某种程度上有链接,几乎无法独自一人生存,我们需要依赖其他人而生存,需要交换、链接,不管是物质生活还是内在世界都是如此。但是,在我们每个人最深

处都是孤独的,没有其他人可以进得来,即使相爱,也无法进入他们的灵魂,每个人都需要独立面对他的死亡。当遭受病痛折磨时,没有一个人可以替代你,虽然可以陪伴和帮助。

在最深处人是孤独的,没有任何人可以进入,所以妈妈也是孤独的,无论你多么爱她,你也无法进入任何人的心灵中,反之也成立。所以自己和自己有链接,去接受孤独。我无法解救你,使你幸福,让你自由。我只能和你分享我内在的觉察,其他只能你自己内在去完成。你是你自己的源头,创造者,我只是分享自己的经验,可能获得你想要的答案,但你是你自己生命负责的那个人。

内勒斯:我自己问题都解决不了,只是带着问题生活,然后不知怎么就解决了。内勒斯:最优秀的老师都有局限性,因为明天的问题无法用昨天的答案来解释。

海灵格:如何助人

不要用个人的方式或经验去干扰对方的成长。只有与道(道指的是事物的法则或秩序之义)结合的助人方式才是深沉的帮助,不需要专门去做什么,却能产生神奇的效果。

不要有帮助人的企图,只是在别人有需求时,你就在那里。带着对生命的敬重,让助人与自然之道结合。道就是无为。

助人并非扮演父亲或母亲的角色,你只需要和本来的自己在一起,道就自然显现,并以它自己的方式帮助对方的成长。

让万事万物都回归到其本来的轨道中,让自然法则呈现其本来,那么一切都在道中。

海灵格助人的艺术-特别的爱在开始的时候,我更想谈谈关于爱——一种特别的爱。当我们真正爱别人的时候,这种爱是非常平静的。特别是当我们以一个助人者的角色爱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会跟他/她非常亲近,我们要保留一点距离,带着尊敬。由于保留了距离,我们的爱就更集中。(不涉入) 让当事人不必因为我们的爱而采取一个防卫的态度。这并不是像有侵犯性那样的,而是像阳光,太阳从很远的地方照下来,然而它却会温暖我们的心。这是很特别的一种爱,而且是大家都渴望得到的一种爱。希望别人好,别人会感觉到这个祝福。有时我们碰到一个人,会对他有些反感或感到他身上有对抗的味道。这样立即会影响到他,他会感觉得到,于是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如果你遇到这么一个人,心里对他有反感,那么你就不能帮他了。但是,当我们的阳光以爱的方式照耀到他身上呢,他就可以敞开自己,他才能开始改变。这种爱可以练出来,它来自我们的灵魂而不是思想。所以有时我自己会做这样的练习:在晚上,我会想,有谁我对他很反感呢?我就让自己去祝福他。这样做令到我自己心中有平静。我跟自己在一起,而同时又能与其他人连结。我给各位一个例子,各位要非常小心,在心理治疗里,我们会去解释别人所做的事情。每一种解释都会局限另外一个人他的可能性,每一种解释都是相当危险的。我很大胆地说,每一种解释都是错的。当我们不做任何解释,我们都可以感知到很多不同的东西。一旦我们去加以解释,我们就被束缚在这个解释上了。我们的视野也会受影响。那我们在这里工作(做系统排列)时,可以练习这样的一种爱。我与当事人工作时,让你的太阳往他们身上照耀,这样就能支持到他们;也支持到我了。海灵格任何单方助人者都是吸血鬼

当助人者出于同情和怜悯去帮助别人,去越俎代庖地承担对方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实际上这种做法剥夺了对方可以成长和体验到自己强大一面的机会,从而(被迫)继续保留在弱小的求助者的角色当中。

有一些人他们宁可维持自己权利感,也不愿意看到那些付出的人们对自己说三道四,他们会想:“让你感到欠了我的情,好过让我欠你的情。”很多理想主义者都保持这种态度,这就是广为人知的“助人者综合症”。他们自我中心、抛弃需要、为自己奋斗,无论谁只想付出而不想接受,都只不过是想维持高高在上的幻象,

拒绝接受生命的施舍,否认自己和同伴之间的平等别人很快不想从拒绝接受的人那里得到任何东西了,反而会远离他们。因此,长期的助人者常常是孤独的。

我们在给予的同时,必须要学会去接受和获得。更加重要的是:我们想要和能够给予对方的,是对方真正需要的,能够真实接受的。否则,我们助人的能量就会消散在虚无当中。这也就是我们所说“助人的秩序”的第一条原则:我们给予的,必须是我们真正拥有的;我们接受的,必须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如果一个心理咨询当中的案主从治疗师那里获得和接受的并不是真正需要的,那么他会潜意识的不断发展出新的症状,契合自己的接受的帮助,来证明治疗师的给予是自己需要的,让自己保持在受助人的角色当中,从而加重病情。

而在治疗师那里,如果他给予的东西自己并不真正具有的话,那么他就得假装自己拥有这些,而案主则很快就会察觉这只是一味“安慰剂”,从而结束治疗关系。这算是好的情况。糟糕的情况是:他不断发展出新的症状,成为长期访客。在命运面前,我们要去学习谦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大小和份量。否则我们就好像年龄回溯一样,进入内心纠结,认同了自己内心的那个“好孩子”。我们个人早期的经历和孩童的愿望会重新浮现,站到不属于自己的序位上,去帮助爸爸、妈妈。自己系统内的纠结将和助人的工作相互混淆、纠缠不清。风流花吹雪片片不沾身海灵格:何时能助人生死掌握在谁的手中?在助人者手中吗?若有人表现出一

副能掌控他人命运的样子,那么他们就是在宣称自己拥有神的地位,或主张自己拥有神的大能。因此,在

生死攸关的问题上,最好还是承认我们的极限。

我们到底能不能助人?能,但唯有我们与决定人类生死的伟大力量调和一致,才能助人那个伟大的力量是什么呢?其中一个力量是命运。我们大家都承担着来自家庭和背景的命运,每个人都是父母和许多祖先的子女。庞大家庭里曾经发生过的许多往事,皆影响着我们的生命,它成为我们的命运。举例来说,家庭中若有

人犯下罪行,它就会成为后代子孙的命运;或者,家庭中某人被排除或遗忘,这些事件至今仍具影响力,仍是我们命运的一部分。

因此,当我们帮助他人时,必须尊重他们的命运,必须与他们的命运和导致命运的事件有所连结。

我们如何安全地助人?

不管人们怎么谈论自己的父母,身为一个助人工作者,我总是带着深深的尊敬和爱看着他们的父母。接着,我看向他们的祖先,和发生于家庭中的命运事件。我向这一切鞠躬,与命运、背景、伟大整体融合一致。

当我同意于这一切,这个心灵场域里可能会出现一个暗示,告诉我是否该有所动作、该做些什么;或者是告诉我必须非常小心,什么都不要做;或者是告诉我,我可以,甚至是有义务要告知他们我所感知到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