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花成名记(25)小花的挣扎

去了医院,妈妈下楼接小花,她见了小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瞅了瞅小花叹了口气道,几月前的小草还是和你一样漂亮健康呢。小花听得一愣,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安慰妈妈。

几月不见,小花觉得妈妈似乎不再像以前那么有生机了。自从妹妹小草的事情发生后,她就总是低垂着头,耷拉着脸,现在的她已经有些驼背了,先前还很丰满的她已经变得十分瘦弱。之前有些银白的发丝丛现在已经能找得到几缕白发了。

小花看着走在前面无精打采、有些步履蹒跚的妈妈,她忍着眼泪,没有让它流出来。

进了病房,小花见到了小草,她发现小草明显变胖了,不过脸色依旧苍白。小花勉强自己弯起嘴角,露出笑容,笑着对小草开玩笑说,“小草,你现在看上去比以前胖多了啊!看样子你每天胃口不错,吃得很多啊?”

小草听了也笑,嘴角勾起浅浅的酒窝,回答说:“我最近胃口确实不错。”

一旁的妈妈插嘴说道:“她会长胖也是因为每天化疗吃了激素的缘故。”

二人听了突然间陷入沉默,似乎都不爱听这样的话。

小花问妈妈,她们还剩多少钱可以来治病。妈妈抬头看了看小花,然后又低下头,叹气道:“没有多少钱了。”

“到底还有多少啊,妈妈?”小花想知道确切的数字,但是妈妈却不说,有些烦躁的她只好大声地问妈妈。

“就一两万来块钱了。她做手术就要几十万呢,根本不够钱的。我知道你也很难筹到钱,我才一直没有问你。你有钱自己就会和我说。我和小草早就商量好了,这点钱,能应付几天就几天吧,现在小草多活一天就是一天,她现在一没有药就必死无疑的。”妈妈还是垂着头,一脸无奈的表情说着这些话。

小花有些惊愕,怔怔的看着妈妈,却不知该怎么回答,只是嘴里说,“你怎么没早点告诉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知道你要学习,要考试,我怕影响你的学习,你的前程。我们都知道,你一个学生,哪里去变得出来那么多钱。现在癌症天天有,我们没钱,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妈妈一脸凄楚地说着。

小草只是一直沉默不语。小花明白,小草心里一定比谁都难受。任何一个人到了自己快死的时候,都是非常想求生的。小草面无表情,自然是打了很久的盘算了。

“昨天医生和我说,要我尽快把你和小林找来,和小草一起配骨髓,我直接说,我们已经没有钱了,你们医院会怎么办,医生说,那他也没办法。”妈妈继续说着,小花心里听得非常难受,她连忙打断妈妈说:“妈妈,我知道了,你不要再说了。我再去筹钱好不好?”小花忍着哭腔看着妈妈,抿了抿嘴,继续说:“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小草就这么等死吗?”

妈妈的眼眶也红了,说:“你还有我难受,没人比我更痛心。她是我生的,我养的,我看着她一点一点长大的。谁会比我更难受呢!”妈妈又叹了口气。

小花此时此刻,心里极其难受。小草听着妈妈的话,也默默地流着泪。

小花决定去找电视台的记者。她和郝睿打了个电话,郝睿说,“你可以去试一试,只是希望不大。我不是打击你,因为现在每天都有病人家属跑到电视台,恳求他们援助。你去试试吧,小花。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你不要放弃希望。”

小花找到医院附近的电视台,她跑到大厦里面,被大厦的前台询问道:“你是来干嘛的?是面试的吗?”

小花没有瞒她,直说道:“我不是来面试的,我是来求助的。我家人得了癌症,没钱治病。我想找记者采访我们,把我们家的情况报道出去——”

“那你找错了。”前台直接打断她说道,“你进不去的。那些记者现在也不在公司里面。”

“大姐,”小花有些着急地央求道:“你直接放我进去就可以了。”

“我不好放你进去的。因为你进去骚扰了他们,影响他们工作,我会遭到罚款的。”

“为什么啊?”

“因为像你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现在的癌症病人几乎遍布每个家庭。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带着和你一样的表情,跑到我这里来求助。他们都想通过媒体向社会募捐,可是,现在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人得癌症去世。你即使进去了也没有用的,我劝你还是死心吧。”

那个前台很无情的拒绝了小花。

“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小花很气愤地说着那个前台,说完便要硬闯进去,前台立马挡住了她,不让她进去。

“你就让我进去,行不行啊!你就积点德,行吗?”小花依旧很气愤,提高了嗓门喊道。

“都说了你进去了也没用呀!”

那个前台似乎见惯不惯,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有个亲戚,之前也得了癌症,也好不容易找了电视台宣传了,发动社会群体捐钱,也没有得到多少钱。没有钱,不还是等死么!”

“为什么?为什么人们都这样残酷无情!”小花很痛心地质问着那个女前台。

“因为人类自己作孽,导致现在环境越来越恶劣,得癌症的人自然就多了。”

小花听了她这番话算是彻底死心了。

她很失望地回到了医院。郝睿打电话问她,电视台的人愿不愿意帮忙。她一听就来气,满脸愤懑地回答说:“是哇,就和你预料的一样,我连进都进不去。现在你赢了,你高兴了吧!”

“小花,你怎么还这么嘴硬啊?”郝睿很无奈地在电话那头说道,“你能不能理智一点?我也希望你能成功,真的!可是现实不会如你所愿啊!”

“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没有的屁话,你赶紧给我想办法,怎么样才能很快筹集到几十万!”小花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刚才气愤的神情立马变得哀怨、凄楚。

“你不知道,当我听我妈妈说,如果我们没钱继续治病,医院就会很无情地赶我们出去,小草没有了药的治疗,就活不下去了。我不想再这样煎熬下去了。我看到我妈妈那绝望、呆板、无助、沮丧的表情,看到小草可怜、认命、毫无生气还假装很好的样子,我真的很难过。”小花说到这里,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

“我该怎么办,郝睿?我真的好难受。只要能救我妹妹,我真的什么都想豁出去了。”她带着哭腔继续说着。

“小花,如果你真的很想你妹妹好起来,你真的想很快就筹到几十万,那你只能去当别人的情妇了。”郝睿很理智、很平静的说道。

“情妇?”小花有些错愕,对啊!她怎么忘了,她可以去当情妇的呀!

她几乎脱口而出道:“是啊,我可以当别人的情妇啊!这样,我就能很快拿到一笔定金了。我居然把这个给忘了,我真是头晕啊!”

“呵呵,小花,你也真傻,我只是开玩笑而已。”郝睿在电话那头笑着说道。

“你笑什么,郝睿?”小花有些郁闷和疑惑。

“我笑你天真啊!你怎么可能去当情妇的嘛!对不对,小花?你不是那样的人!我只是说说而已。”郝睿继续半开玩笑地说着。

“那你就错了,郝睿,我现在已经变了。为了筹钱,我能做出任何事情。”小花突然很严肃地说着这样的话,眼角渗出一种深深的无奈与纠结,“你认为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就不会这样做,那你就错了。”

“小花,我真不该说那样的话。只是,小花你啊,你还是那么执着,还是那么天真,单纯。”郝睿很安静地说着,语气里似乎有些懊恼,也有自责。

“郝睿,不是我执着,只是我不想我妹妹死,我要做我的本分而已。郝睿,你真的太悲观了。以前的你很阳光的啊!不知道为什么,你怎么这么消极?你真的令我很失望。”小花很无奈地说着。

“小花,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的叔叔和姥爷都是死于癌症。”郝睿似乎憋了很久才说出来,“我和我叔叔感情很好的,可是我也要勇敢面对,人生总免不了亲人要离开自己,每个人都会有生老病死,谁都逃不了,你做多少无谓的挣扎也没有用。”郝睿在那儿抑扬顿挫地说着。

“不,我还没有试一次,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无法改变呢,我们就必须得面对那些吗?”小花很坚决地打断了他。

“你总是在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勇敢接受现实,可是你努力过了吗?你还没有努力过,你怎么知道就不行?”

郝睿似乎被她这番气势非凡的话语说得很理屈词穷似的,他很平静地说道:“小花,也许——我真的说错了,你要做什么,我不会再阻止你,只是希望你能抚平自己的心绪,冷静下来,去处理一些事情。”

“好,我现在就很冷静,我觉得我们不适合在一起,我们以后还是别再联系了。”

“小花,你这是冷静吗?”郝睿有些失措道,“你为何老说这样的气话呢?”

“没有,我不是说气话,我真觉得我们不适合,还是分手吧!”小花语气十分淡定,说完便立马挂了电话。

这一次,她真的该和他说再见了,她和他终究不适合在一起。她又一次想起自己被骗的事情,她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郝睿,他应该找到比自己更好的女孩。

当初二人一起度过的青葱岁月,那些欢声笑语,就如浮光掠影,总时不时地闪现在脑海里,令人追忆欣喜,也令人痛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