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那一夜不该犯的错误

范特西

每听到《范特西》这张专辑,就会想起那件不堪回首的高中往事……

01

我生在农村,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理所当然,我是改变家人命运的唯一希望!

虽调皮贪玩,但成绩还不错,经常被学校派去参加县里竞赛,老师也对我也是宠爱有加。说实话,如果尽全力,成绩应该更好。

初三那年,喜欢班上一个女生S。她相貌中等,家境不错(镇上做粮种批发生意的),就是性格孤僻,整天听周杰伦的歌。可能因为我是老师的红人,她对我的暗示,既无热情,也不排斥,就处在若即若离的单恋状态。

可惜中考落榜了!虽在校还是名列前茅,但4分之差没能考进县高中。自己不愿、家里也无力负担4000块借读费,后期择校丝毫没犹豫,直接报了市里新办不久的私立高中。

教学管理混乱,生源良莠不齐,这本是预料中的。反而让我感到庆幸的是,S也报了这所学校。依她200多分的中考成绩,就算高价借读县高中也不会录取,只能花钱来这种私立学校。

这应该算我情感中的一线希望,也是来到K市最大的精神寄托。

02

入学第一天,我仿佛进入了大千世界。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还有那么多高分学生,还有那么多有钱家庭,还有那么多漂亮女生,还有那么多商店饭店和繁华街道……

这直接扭转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一边立志要好好学,争取以后在这座城市立足;一边却不由自主地爱慕虚荣,开始大手大脚花钱、装门面。

寝室上铺的哥们小J,来自邻县小县城,成绩一般,教养还行,没钱没对象,也是周杰伦狂热粉,经常揣个三四十块的杂牌随身听,满大街买盗版磁带。

为讨S欢心,我借小J随身听,一周就学会了周杰伦三张专辑的所有歌曲,包括最难的《忍者》。至此,我便渴望有台自己的随身听,并膨胀到向富家学生看齐,一狠心花半年生活费买了台最有逼格的松下超薄CD机。

当我获得那帮穷哥们的羡慕时,更加欲壑难填,开始极力压缩伙食费并四处借钱,买些新款流行衣鞋挂饰,想把自己装成个有钱子弟。

高二重新分班,给老师撒谎住市区亲戚家,不排宿舍,省下住宿费还了上学年的欠钱。因此,每晚去挤小J床铺。就这样,我还觉得挺值,期望自己品味的提升,能换来S另眼相看。

03

正当窘迫之际,我遇到了“贵人”。高二新同桌W是个小痞子,为摆脱校园封闭,他在校外民居租了间房,让房东冒充家长办张外宿证。而实际上,他三天两头泡网吧通宵,房间基本不住。我正好可去借宿,反而落得清静。唯一麻烦就是外出要翻墙,而这对农村长大孩子说,自然不在话下。

自从搬到同桌那,没了学校熄灯、老师查寑,更加无拘无束。这家民宅三层楼隔出十多间,全租给了本校学生。尤其我们这顶层,隔壁住着俩漂亮女生,经常有杀马特男生光顾,在天台上打情骂俏毫不避人,让我心里羡慕不已。

不可否认,那俩妞非常标致。一个矮个子,染黄发,着浓妆,戴着超大的耳环,经常穿着紧身低胸,左胸脯上蝴蝶纹身特别抢眼。另一个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瓜子脸,施淡妆,斜扎马尾,皮肤白净,远没前者张扬,但忧郁冰冷的眼神更摄人魂!

这些一眼就能看出的另类女生,十有八九出身市区,家境宽裕,常跟校内外混混儿泡在一起,日常抽烟、喝酒、溜冰、台球,而且出口成脏,毫无矜持。可奇怪的是,明知跟她们不在一个世界,但却对这类叛逆女生缺乏抵抗,经常期望引起她们注意,幻想有机会和她们接近。

不过,也就想想而已,毕竟心里还是惦着S,以及“非她不娶”的吹牛豪言。但一切,就从那天晚上发生了改变……

04

同桌又去网吧通宵了,我正一个人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听着歌,突然有人敲门。

这个点儿,除了催缴水电费的胖房东,应该不会有谁。

等我应声开门,先吃了一惊——海哥!还来不及反应,他问了句:“哥们,有火吗?”

“有……”我慌忙摸出火机,毕恭毕敬地打着,捂向他叼着的烟。

他倚门歪头猛吸两口,瞟一眼我手上的火机,接过来啪啪打两下:“哥们火机挺屌哈……”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僵硬地笑笑。

“借我玩会?有烟没火。”他头也不抬地问,并没等我搭话,已经转身。推隔壁房门时丢下一句:“待会还你!”

“海哥客气!”我欠着身说。看他进隔壁房间,自己呆呆立在门口,超级心疼那个zippo装逼神器。但,这种人又不敢有半点得罪。

海哥,比我高一届,本校扛把子。入校不久就听说他的大名:开学一个月不到,就把我们这届挑战他地位的混混摆平;年前为争地盘,带百十号人持刀围殴警校学生,险些闹出人命。从此,北区六七个学校,无人不知海哥大名。

就这些“英勇事迹”,校方当然发布了退学处分。海哥的单亲老妈倾家赔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校长求恕,勉强把退学改成记大过、留校察看。反正杠把子地位已功成名就,人稍微低调了点,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只听传说,不见本尊。没想到今天在这遇上了!而且,在隔壁……

我竟然泛起一丝醋意。

05

大概十多分钟,又听到海哥擂门:“小子,闲着没事来陪哥们喝两杯!”

我急忙爬起开门,但有点不知所措。像他这种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对我这种瘪三,应该从不会正眼瞧过。这叫我去喝酒,不会是收保护费吧?顿时心里一紧,堆笑说:“海哥说笑了,哪敢让海哥请……”

“不给面子?敢拒我的人好像还没出生呢!”他似笑非笑,在我胸口轻捶了一下。

“那肯定不敢……”

“小子,走吧,别啰嗦了。”他横着脖子摆下头,我只能怯怯跟去。顺手掏根烟,叫着“海哥”恭敬递上,他瞅了眼烟盒没接:“哼!不像你档次啊?”我收回被人鄙视的烟,憨厚陪笑。

装有钱人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随他走进隔壁房间,有点亢奋,又有点紧张。

偷偷环视房间,有点乱,不似这俩女生在外的光鲜:门后桶里,塞着女式衣袜;当厅折叠桌上摆着菜,地上半箱啤酒和十多个空瓶。桌后是梳妆台,台面被化妆瓶瓶罐罐占满。右侧一张上下铺,上铺被子凌乱,床栏吊着个胸罩特别打眼;下铺倒规规整整,一女生在那斜靠着。

我们进屋,那女生瞟一眼,并没搭理,随即把头又扭向里边。

是那个高个女生,只见她头发披散,神情颓废,穿着件黑色睡衣还是连衣裙,下摆很短,两条大长腿很是性感,女人味十足的亮片拖鞋在脚尖挂着。一手夹着细长的女式烟,另手好像握着团纸巾……

看这两眼,我心里波澜起伏:唉,怎么了,这对得起S吗?

06

海哥大大咧咧地坐在床边,一把把美女横揽到胸前,盯着那张冰冷的脸说:“这我前任马子,正点吧……”美女脾气也不小,没等海哥说完就一拳锤在他脸上,挣脱着坐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更加窘迫,尴尬之余恭敬地说了声“海嫂好”。她仍没搭理,继续神情冷冷地坐着。

被女人打了一下,海哥倒没觉得难堪,苦笑起身,招呼我到桌前坐下。用牙咬开两瓶啤酒,抓一瓶摆到我面前,也没说话,抓起瓶子碰了碰,自己仰起脖子便喝。

我只好陪着喝了一大口,仍旧对此不明觉厉的“赴宴”感到无所适从。

海哥始终没说为何拉我喝酒,只是一边喝,一边若有若无的聊。大概就是问是不是本市的,哪班,有没拜山头,谈没谈对象……我避重就轻地回答,加以吹捧。他神情凝重,有点心不在焉。

07

就这样,大概喝有将近一个小时,海哥呼机响了。他瞅一眼,马上多云转晴,兴冲冲地对海嫂说:“手指被剁那小子怂了,同意私了,今晚11点市民广场迪厅约谈!想讹老子钱,也是做梦!哈哈……”

“手指被剁”,这四个字听得我毛骨悚然,偷偷瞟了眼海嫂,无动于衷,还是那副冷冷的神情。

海哥干完最后一口,把火机丢给我,略显轻松地站起,伸着懒腰对海嫂说:“你他妈听到没啊?我要去了,刚说那事儿你抓紧!”

“抓你mb!滚!快滚!”不知怎么回事,海嫂突然爆发,歇斯底里地吼道:“滚了就永远别回来烦我……”骂完就哭,很是悲恸。

海哥并没怜香惜玉的意思,也没给我道别,拎起衣服搭在肩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呆立在那里,几乎石化。扛把子都这样?女人还没哄好,说走就走。况且有个莫名其妙的男生,还在自己女人房间!

面对梨花带雨的美女,我手足无措,尴尬地说:“海嫂,没啥事儿那我也先过去了……”

没想到,正待开门,她突然叫住:“你等下……”我像触电一样,手停在门把手上。

“我有事问你”,海嫂用纸巾擦了擦眼说:“刚他叫你过来前,有说什么?”

我更是摸不着头脑:“没说什么啊。就是喝酒……还有,借火机。”

08

她起身走过来,一阵香水味随之扑面,我几乎要陶醉其中。她皱着眉,打量我几秒说:“你多大?”

“15,快16了!”我有点奇怪,又受宠若惊。她点点头,情绪稍微恢复。

“叫什么?”。

“叫我小飞吧,海嫂。”我略带逢迎地说。

“别叫我海嫂!现在我跟那人渣没关系”,她又激动了:“我叫张紫若,你叫我若姐!我比你大。”听这口气,也是不容商量。

“嗯,若姐!还有别的事吗?”她离我很近,几乎能听到彼此呼吸。我心猿意马,隐约有股冲动。

“有事要你帮忙。”她重新坐回床沿又点根烟,放到诱人的嘴唇轻吸一口。

“什么事?”

“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我突然又紧张起来。

“别多问!”她斩钉截铁地说。

我此刻心情既紧张又复杂:被毫不相识的扛把子叫来喝酒,中途有事突然离开;这被海哥称为马子的女生,好像很不爽他,莫名其妙让跟她出去……我还是比较担心的。

“怕?”她一语中的。

我看瞒不住,羞愧地点点头。她冷笑一声:“怂!”

虽心有不甘,但的确如此,没什么好狡辩,任由她嘲讽。

“没看出来吗?那人渣把老娘踹了,我们分手了!我过我日子,他混他江湖。”若姐怨气不小,接着说:“天天惹事,家里钱赔光又拿我的!劝他别太嚣张,不听,傻逼真以为自己是黑社会了。前天替马仔出头,把人手指剁了,这哪是扛把子?早晚得进局子。哼!”

听她话意,倒是有点跟海哥撇清关系。不过,她说的也不错,称霸几个学校,劣迹不断,犯事就是迟早。想到这,反而觉得眼前这位若姐心机深藏,她这是想全身而退了,海哥真能放过?她说的是被海哥踹,真是搞不懂。

“刚听到没?前任!哼,今天就是散伙酒来了断的,龌蹉!”她接着说:“姐们儿最近在美发店她对象那,出去散心也没人!”

我对她的话半信半疑,刚确实是有说前任,分手可能是真的;要出去散心?不知如何想的。

“怎么样,这忙帮不帮?痛快点!”她猛地起身,对梳妆镜望了望。神情还是那么冰冷,但这仿佛不是问句,而是命令。料定我肯定会去一样。

我内心好他妈折磨!眼前有待安慰的美女邀请,真不舍得拒绝;可内心又感觉这暗藏麻烦,况且算不算对S的背叛呢?磨叽一会,不安分心理占了上风,我点头表示答应。管他有什么后果,那都以后再说!

09

十一点半,K市街上。一女一男,一前一后。

我从后边看着地上的身影,感觉极不协调。她身材高挑,比我快高出半头。相貌时尚,衣着性感,根本不像高中生;而我尽管天天勒紧裤腰地装酷,可还像个穷小丑。如果让路人看到,不知会如何猜测我们关系?

不经意间抬头,看到她连衣裙露背,更显诱惑。忍不住在心里拿S和她对比,妈的,平心而论长相,她不止甩S十条街!

我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跟着,沿东风路到行政路,应该是市区最繁华的一段街道。街灯通明,人车稀少。八九月的天,小凉风吹着,本该觉得清爽,我反倒有丝凉意从脚底而升。

她突然站住,对我说:“我们去看电影吧!”

看电影?大半夜看电影不就是去录像厅么。在我意识中,正常学生很少去那种地方;况且,孤男寡女,女的还是海哥的前对象,真不合适!但路灯下,看她眼睛闪亮期待回答,我竟不忍让她失望,低声说了声“好”。心中既有些恐惧,又有点兴奋。

她似乎心情瞬间变好了,跟我并排,拉住我的胳膊。这让我很不自然,而心中又舍不得把她从身边推开。

穿过三个路口,来到儿童路。据说这条路上聚集电影院、录像厅、游戏室、网吧等诸多少儿不宜的场所,仿佛是对路名的最大讽刺。

径直走去,每家影厅门口老板娘都在招揽生意,嘴里嘟囔着“五块,五块夜市,里边空调开放”。她拉着我一路没停,直到一家名叫“夜来香”的影厅门口。这家我听过,儿童路上最有名的豪华影厅,上学年曾想约S来看重映的《泰坦尼克号》,最后因她没答应没有来成。

刚到柜台,老板娘已经撕出两张票丢了过来,若姐给我使个眼色,我明白意思赶紧掏钱。20块,稍微有一点点心疼。但美女当前,绝不能表现得寒酸。

10

影厅里边漆黑,屏幕上电影正在放着。门口有人拿电筒照了下,供我们找座。这里大概不按号坐,若姐拉我到后排靠墙的座。

这是软沙发双人包厢,前边还有个布帘,能想象出有什么邪恶作用。在这么暧昧的环境,我还是心有顾虑,落座时有意跟若姐拉开段距离。经一会适应,基本能看清影厅的环境,今晚上座率不高,3/4座位都是空的。厅里充斥着浓郁的空气清新剂味道,隐约也掺杂着烟味和脚臭味。

放的是外国片,我丝毫都提不起兴趣。偷偷看若姐,她脱鞋盘腿,身体斜靠在包厢上,两眼呆滞地望着屏幕。我猜她也没有入戏,只是换个环境来排遣郁闷心情。

我想真他妈奇怪,有时漂亮也是一种悲哀!这大美女一个,跟学校扛把子多么风光,说分手就分了;就算分,总不乏其他追求者吧,怎么就落得没人陪伴呢?嗯,估计都知道是海哥的女人,没人敢要吧,谁想惹祸上身?想到这,我既对她心生同情,又为自己担心,不由自主地往边上欠了欠身。

挪这几下被若姐发现了,她身体突然倒了过来,直接把头靠在了我的右肩。在我耳边压低声音说:“为什么离这么远,怕跟我在一起有麻烦?”能感受到,她嘴唇碰着我的耳垂,脸微微发烫。

操,任何心思都能被她看穿,她得多有城府!我故作镇定地说:“若姐,我是把你当姐看,不敢靠近雷池半步。”

“哼,男人一句实话都没有!”她冷笑着:“是不是觉得我很贱?”

“若姐,不是那意思。其实……我有喜欢的人。”我自己都觉得解释苍白。

“哼,单恋青梅竹马的村姑吧,刚喝酒时提到了。”她不屑地挖苦,带有挑衅味道。

她这么称呼S,我有点不满,但出于她口,没什么好争辩了。S跟她相比,显然是黯然失色了。如果说S是朝思暮想的单恋对象,那若姐就只能算遥不可及的女神了。

她看我默不作声,便又靠近一步,左手猛捉住我右手,十指相扣,继续耳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你陪,谢谢你!”这句说得很轻甜,随着她身上的香气,我面部静脉喷血,丝毫不敢再动。

11

突然,她右手抚着我脸转向她,她的脸迎面贴了过来。我明显感觉到她丰满的胸部已经伏到我的身上,她抽出胳膊改为环绕在我脖后,头发从两侧散落到我脸上,两片极有弹性的嘴唇已经触碰到我的鼻尖,继而下移,停留在我嘴上……

初吻!这就是我初吻!脑子直接空白,任由她的挑逗,自己压抑再压抑,终止控制不住。管他什么S、海哥,眼前有个美女主动诱惑,是正常男人估计都无法抗拒!我开始反客为主,捧住她的脸疯狂亲吻,手也不听控制地向压着我的那两团丰满伸去……

压抑十多年的激情,似乎都在这瞬间迸发!很久,我们才分开停下。我握着她手,靠着沙发后背,几乎不敢想象刚刚都发生了什么。

“小飞,冷……”她又歪到我身上,轻轻说。

我额头还挂着激吻时渗出的汗珠,她竟然说冷。的确,影厅空调温度开的很低,可我就一件短袖,也没法给她遮凉。我只能从后边环抱住她,胳膊贴附着她裸露的手臂。她手臂是凉。

“我们还是走吧,这里太冷了。”若姐几乎恳求的语气说。

“好!”这似乎并没选择。我牵着她手,从影厅出来。老板娘在柜台昏昏欲睡,门口的霓虹招牌也灭了,街上更冷冷清清。

“回去吗?”我转身问若姐。

“回去太远了,就近找个地方吧。”

她说的是不错,但我并不知如何打算。在此之前,我还不知道有“开房”这一极具内涵的过夜手段。

她问我还有多少钱,我说五十多,她说够了,就直接挽起我胳膊往前。我觉得我们不像男女朋友,更像大人牵小孩。

12

大概走了五六分钟,拐到建军街,路边有个亮起的牌子上写“住宿”,她指了指,说就这吧。我才明白,她是要找一个旅店。当然,我还不知道后边有更刺激的等着!

进旅店,二楼住宿登记,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正在打盹儿,看我们俩愣了一下,随即说:“标间40,单间30,几间?身份证!”

“一个单间,押20吧。我们学生,没身份证。”若姐显得非常娴熟。

老板压根没迟疑,伸手开张押金条,连同一把钥匙扔过来:“楼上,308房。”

进屋,开灯,若姐反手落锁,背靠着门没动。我刚迟疑回头,她突然扑来抱住我,瞬间有点措手不及,她用命令的口吻说:“抱我!”

尴尬 ,我哪里抱得动?只是搂住她,抚摸着她裸露的后背。此时,我才有机会第一次清清楚楚地看着她——确实漂亮!

她盯着我的眼说:“今天真要好好谢你,如果不是你陪,我都不知会做出什么!”我心里想,这是心甘情愿,嘴里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做你对象好不好?”她说完这句,没等我回答,就送上嘴唇,我也再一次无法抗拒地回应。有了刚才的经验,这次相对娴熟。

一边拥吻,她一边推着我后移,直到一起倒在床上。之前,我并没经历过这种事儿,只觉心里燥热,应该会发生些什么,但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做。

显然,若姐是过来人。把我的手拉到她胸前,自己的手伸进我上衣内,游走抚摸我的后背,半眯眼轻轻说:“想吗?”我也不知道什么,反正一切顺其自然了,下意识地点头。

她开始帮我脱去上衣,接着自下撩起自己的衣裙。第一次看到异性身体,我脑子一片混沌,意识被一股巨大的亢奋支配,跟随她的引导,任由一步步发生……

突然,我好像想起一件事,问:“是不是要买避孕套?”她仿佛受了惊吓,突然睁大眼睛。随即又半带妩媚地说:“嫌弃我?”

我赶紧摇摇头,她闭上眼拉我在耳边说:“你第一次吧,不用了……”

该发生的,就这样发生了。具体过程我真的不愿再重新追忆,反正就是特别激动、特别紧张,从头到尾都有点不知所措,体验上也不像幻想中的那样。

就这一次。完了之后,两人静静躺着,抽了支烟,然后慢慢睡着……

13

第二天醒来,已经八九点钟,奇怪没见若姐她人。架上她衣服已经没有,估计走了。

这让我特别奇怪,昨晚像梦一样,怎么睁眼一切都没了呢。我定了定神,确定这不是梦,喝啤酒、看电影、拥吻缠绵,这么近而真实的事情,绝非臆想!

我独自回到宿舍,没去上课,到隔壁敲了敲门,她也正在房间坐着,还是那副冰冷颓废的神情,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叫了声“若姐”,她看看我,嘴角稍微上扬流露一丝笑意,随即又恢复平静,只简单的说了句:“别来找我,为你好!”我觉得特别蹊跷,但也不敢多问,只是昨晚的画面,在脑海一直挥散不去。

碍于她跟海哥的关系,这事我不敢张扬,毕竟我不想惹祸上身。况且,就算讲给同桌或小J,说我把扛把子的女人上了,他们谁也不会相信。和若姐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或许经过那夜,她已经醒来。这梦一样的荒唐事,就让它烟消云散划上句号吧,至少我还有S可恋。

真的没想到,看似已经风平浪静,其实不然;几乎改变我命运的事,就在后面!

大概两周后,那天中午若姐突然又来找我,她把我叫到房间,轻描淡写地说了句让我这辈子都不寒而栗的话:“我怀孕了。”

我顿时懵了!虽然我对此没有太多的概念和意识,但我知道,生孩子绝非小事,她就是告诉我——孩子是我的。就因为那晚。

我的慌乱全写在脸上,焦虑地问她该怎么办?她冷冷地说除了拿掉还能怎样!我不放心地追问这件事其他人知道吗?她说肯定不能外传;事情处理要快,要不一切都晚了。

她告诉我,已经打听过,手术最少要700块钱,连用药和调养,差不多要准备2000多块。

2000块!这对我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为补上学年欠债,住宿费我都没交,每月百来块的生活费都靠另借,上哪能再搞到2000块呢?

家里,学费是父母攒的,实在没理由再要了;同学,也就小J这样的穷朋友,估计借50块他都犯难;同桌,这有关校园江湖的八卦我还真不放心告诉他……

若姐一直催,我实在又筹不够钱,最终只能狠心向家人编各种要钱理由:补课费,教材书,同学生日应酬……借口无所不用其极。不管母亲说家里连300块钱都没有:“借也要帮我借到,否则只能死给你们看!”这简直要逼坏老实巴交的父母。

14

对于家人,我觉得非常愧疚,但又不敢讲出实情。实在忍不住,我给小J讲了这事,他觉得这事疑点重重:海哥什么人物,怎么会请你喝酒?张紫若人尽皆知的美女,分明不合适,怎么单单对你投怀送抱?就那一次,又偏偏怀孕……

分析总归分析,但张紫若说孩子是我的,这如何能讲清?我连16岁都不到,孩子是万万不能要。

就在我四处借钱筹款过程中,张紫若又找我,说海哥似乎听说了这事,好像大为恼火。她毕竟还有曾经情分,而我,不孝敬打点,怎能容忍?随后我听说,海哥因剁人手指,谈判要赔几万。再后来,连S都知道我四处借钱了……

已经满城风雨,我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绝对是命运给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至今,这事已过去十多年,我始终没弄清当时的情形及前因后果,甚至张紫若到底有没怀孕?往事如风烟消散,我只想以自己的傻逼经历告诫男人们:色字头上一把刀!无论什么时候,都该经得起诱惑,管得住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刷朋友圈偶然看到了易企秀 烟囱分享的文章,纪念即将逝去的2016年和让你最难以忘怀的故事。时间很瘦,走的很快,一...
    F初见阅读 109评论 2 6
  • 北京是一个残酷的地方,房价高,物价高,出一趟门单程平均耗费一小时,上下班高峰期地铁公交里的人会被挤压变形,春有沙尘...
    顺强阅读 27评论 2 0
  • 既然这么多人说到了写作的必要性,那么为了能跟上时代的发现需要,然后成为更好的自己。在此养成一个新的习惯,每天打...
    巳哖阅读 11评论 0 0
  • 昨天晚上小姐姐说不想写日记了,那么好吧,不写就不写呗,反正我感觉写日记还是挺不错的。 今天晴,有点热,一天...
    永恒yxh阅读 17评论 0 1
  • 因为同学想看我的本本,所以就带回了学校。 今天的手帐是纯手绘(虽然画得也没多好看),第一次尝试没有胶带和贴纸...
    铲沙大户阅读 7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