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太多

上回说到佛陀夸“般若波罗蜜”的利益之多,多至不可思议,但听的人还是会懵圈的。多是多了,但是到底什么利益啊。佛陀知道众人心意,于是举个小例。他说:须菩提啊,如果有人练习、读诵这个“般若波罗蜜”的时候,被人鄙视。这个时候,你就知道它的好处了。怎么呢?

比如说你的前世,乃至前前世,积累了很多罪,在今世本来有堕落三恶道的恶报,但是呢,别人的这一鄙视,让你的罪业消灭了,而且,一直这样练习、读诵下去,你会成佛的。

这是个什么道理呢?三恶道的因是十不善业。哪十不善业?身三:杀盗淫。口四:两舌、恶口、妄语、绮语。意三:贪嗔痴。如果练习般若波罗蜜,练到无心的境地,十不善业的因就不会引起果,因为无法生根产生联动效应。

这个时候,外境的鄙视,本来是让这不善因产生结果的导火索,但由于前面所说,无法产生联动,前世乃至前前世累积的恶因动能自然消解。恶因没有动能,等同于无。“先世罪业,即为消灭。”

佛陀继续夸般若波罗蜜的利益,仍然老一套,先说彼有利益,再说此更多利益。不过这次说的是自己。他说,在燃灯古佛以前,我供养无数无量的佛,没有空过任何一尊佛,这个功德,这种好处应该很大吧。

但是呢,你如果练习、读诵般若波罗蜜的好处,比我供养诸佛的好处还要大。我供养诸佛的好处,比不上你练习、读诵般若波罗蜜的好处,都赶不上它的百分之一、千万亿分之一。哎呀,数字和比喻都描绘不出这种好处啦!

佛陀又夸宝似的推销般若波罗蜜,总是说,练习、读诵般若波罗蜜的这个好处,比那个好处,要好很多很多,利益大得不能形容。但是这个套路用多了,让人情不自禁想问:能不能具体说说好处呢?到底有哪些好处啊!你举个小例不解渴啊!佛陀很懂大众心理,接着说:

你们要详细地知道这种好处,我不是不能说,怕的是我说了,你们中有的人会发狂,有的人会怀疑,有的人不相信我说的。这恰恰也说明,这个般若波罗蜜不是一般人能接受得了的,练习般若波罗蜜是不可思议的,带来的结果也是不可思议的。

佛陀啰啰嗦嗦讲功德、说好处,基本上是在强调好处之多,知道大众好奇,就举个“今世罪业消灭”的小例子,但仍然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不肯说得详细,不肯畅谈。还说,说具体的话,怕你们接受不了。很明显,佛陀有佛陀的顾虑。大众接受不了,当然是一种顾虑,还有呢?

这一,说得太详细,太具体,满足的只是好奇心和求知心,可是,要得到现实的利益,只有去练啊。满足了求知心的人,不见得会去练习的。

这二,般若波罗蜜的具体好处,只有在练习读诵的实践中,一点点得到亲身的体会。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得到受用,就会自发的去练习。

这三,佛陀说再多的利益,那是佛陀自己体会到的受用,大众听了,自身不能得到根本的利益,甚至会增加对佛的崇拜,添加了“佛相”。

所以,后世禅宗,对于禅宗的境界,很少去详细地描绘。即便是用功具体过程,得到的受用,除了《禅关策进》有涉及之外,少有详细的描述。

佛陀对说与不说,说多少,是很有讲究的。他所希望大众的是:先要练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