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爱出门的原因,怕撞上以前出门时开心的自己。

晚上在百度搜了自己以前的笔名,全是一些随笔散文,凌乱的记着自己的性情和心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与今波澜不惊的模样,我更喜欢之前会痛会哭的自己。

那样的自己,更有灵性。

13年,5年前了啊。

才5年,我胖了腰身,顿了笔犁,怯了未来。

——————————————

唐诗远 2013-11-17 00:51:01

今日点开舟舟博客,意外之事她写了篇博文,只有短短三行,名字是《爱过》,原文如下:

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写博客,整理过去的博文内容时看哭了。

我以前或许真的很傻很肤浅,我未来或许会很好很成功,当然或许也不会,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怀念过去的我。

还有,就是,隔了这么久之后回头看,我确定我真的爱过那个人,当时真的很快乐。

你看,我们都是拽住过去,死死不肯放手的人。然后将手心勒出血来,心口无法呼吸,它还是一路驰骋着远去,尽管你那么舍不得。所以你一直哭,一直哭。

我很坦白,从你第一次犯病来,我就没快乐过了,那种很安心的快乐,除去那次一起傍晚你生日一行人夜驱向重庆那次。其实,在路上我也并不是很快乐。

我一直一直在劝诫自己要看向生活的美丽那面,忽视那些不好的面目,我是这样做的,三年了,我居然一败涂地,连肝胆都不剩下来仰望一襟残照。

我看见舟舟换了头像,那风格居然和我用过的一模一样,就是自己的半张脸,区别在于她明显的不开心,而我还是努力笑着。

午时已过半响,腊肉问我,吃饭没有,那你还不去吃,还在等什么?

我说不知道,等我心情好起来吧。

他说:你需要放松放松,我也有段时间是这样的,只要多和朋友在一起玩玩就能得到放松比如耍假了,约上朋友。去看电影,去唱歌,去谈心,去干你们想干的所有事情,我的面煮融了。。。

我答:不愿意出门玩,我觉得很累,出门累。不出门又自己面对着自己的难过。不过,我真的打算 再干一票 就去西安,

他接上,但是去了西安回来心情如果还是不好了。

我就哭了。末了,他说,出来吧,我带你去吃肉。

我一直在跟腊肉说一些低沉且营养的话,抬头一看才想起家里还有一位正在打扫清洁的阿姨,她从上午来到现在下午两点半还没吃饭。我麻利的从沙发上弹起来直奔厨房冰箱,煮妈包好的速冻水饺。饭饱人暖后我继续跟腊肉哭诉,我加班工资比阿姨还低的悲愤话题。


这次和我一贯的正能量不同了,我沉溺在一种情绪里,人多的时候我在人群里逗别人开心,自己哈哈大笑,没有人的时候我一个人那么难过。

尽管我读海桑的:“你呀你别再关心灵魂了,那是神明的事,你所能做的,是些小事情。诸如热爱时间,思念母亲,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当然,还有,温暖自己的胃。”这么治愈系,这么积极向上,我却用不上一处地方。

我也想呀,我想在某处,一个人寂静的生活。读诗,劈柴,欣赏灶火.若是你路过我,你会惊叹这一片水泽。我想用孤独编织一串碧绿的回忆,用平静做糌粑喂饱我孱弱的魂灵。



近些年来精神状况一直不佳,但也坏不到哪里去。我处处反思我自己的不足,以及懊恼那些不够完美的事。若你在病中担心我的近况,我一直知道你是不肯放我在这尘世独自忧虑的。

请你要记得前段时间你还未旧病复发,我曾向你允诺,纵然现实的暗礁丛生我命必须经过的海洋航线,我愿为成为我自己的一处高高灯塔,永恒的明亮,给你或谁的旧时魂灵成为暂歇的处所。

我保证我会好起来,哪怕只是此刻催眠我自己。


有一夜梦我到你已经完全康复,好似从来不曾生病过。你在转角以后看见我笑得欣然无防,我也在那瞬间豁然开朗。醒来知道是梦,我也愉快的笑了。本周计划好去探望你,哪怕从一座城市穿越到另一座城市,我却在不是你的电话声音里打起退堂重鼓。

我怕见到你憔悴有损,病容惨淡的眉眼。我想等你好些,再好些,我一定微笑着望着你,当你不曾生病一样。




十一月已经初现端倪,没有鹰于风崖高飞,荒野苲草疯长,花善马良。

我有的也只是一口袋倦容和憔悴,我想我也许等不到一个诗意的春天,不能独钓着一江寒雪,直到一行白鹭飞上青天。

我不能牵着我的马,以及随身携带的诗卷,想要与你与江湖相看,岁月相忘。

没有人在日落升起之时欣然起身,所以我只能落寞静坐。



前些日子身为嘉宾参加某个活动,中场抽奖环节我拉了李美女出来透气,城市名人酒店二十六层顶楼,我踱着高跟鞋在窗台上信步走。我眼不冷,心却不热,淡淡看着眼前参差不齐的建筑,想起多年前我初来这个城市,只觉它空气中净是埃粒,一刻也不愿意久呆,不想后来它几次收容我的迷惘和难堪,以及当时少年的我一身侠义心肠,所以现在心上落下一些伤,事事学会多虑多思。


每个周六周日我会去发传单,我无事可做,无人可伴,对一切也毫不倃意。

在当当购了不少书,友人馈赠亦不少,我极少翻动,太多聪慧者不寿且孤僻,但转念一想你我命格本来就不长便有所释然。

李美女帮将那一帧画面摄下来,日光照在我脸上,光影里我站在高台像在审视又拥抱自己的孤寂。我逆着光,背影惨淡又黑黯,唯有微卷的一缕发丝昭示着我有善待自己,不肯灰头土脸低入尘埃。


但这周,我原本该回到故城,我怕以后会遗憾,我怕这句话一语成箴。

也罢,十月,你真的从我命运的幕帘后面登台清扫我一切云翳,但却又带来更大的阴霾。十一月,要与黄叶告别了,等十二月泥土将其深深埋藏,好在来年开出一朵莲的白,开出一场欢喜来。




这四个月我已经失去灵性和快乐,这点我知。我像一坨烂泥已经不能敷墙,更别提拿去养花成植,花盛成园,一片景观。

我亦深知,要再等几年我才会愈合爱的能力,爱上你以外的旁人,我想我会等下去。

哪怕循环着一开始炙热,中间温存,最后懈怠。我也要剥开爱情的里子,加一层雪绒,披一件外衣。

我以前常常想发短信给你,怕无人回,怕别人回,怕你不知怎么回

有一日我在离家很近的一个小广场上看老人跳着优雅舞蹈,他们面带笑容很安恬。

一个人能够安然的度过六十年岁月是多么不易呀,烟花都只是一团模糊的光与影了,我们一起老去罢。

是的,我曾经想过与你一宿三餐,两语嘘寒护暖,四季防寒衣衫。五指轻捻,共箸六味烟火人间。七年不分,八十旬不散,到最后也不过是催自己的心肝。


我想失去我,你也活得落寞吧。你曾要我书写你理解的人生,我却与你反着结束了你心目中人生的意思,最后那段话是这样的:

  人生没有彩排去设定策划以及预测将会发生的一切事情。你一直身在现场,你制造和观看自己的生活直播。你没有台本,没有早就编辑好的发言词,你是主持人,也是观众,你操控,也被操控。你笑自己的笑,你痛自己的痛。每个人都是一部完整的电视剧且都是剧情里的主角,你在彼的生命里做了甲,彼在你的生命里做了丁,而你又是此生命里的丙。也许这场 戏你是旦角,下一场你唱青衣再一场你是小丑,末了还要反串。你演过坏人,演过好人,演过判决者。有时你一身素衣,有时你一身戎装,有时你赤裸上阵。有时你独台唱戏,有时你棋逢对手,有时你身簇百人但你终究只是你自己。你见过鱼来,看过雁去,自己也是哒哒的马蹄。你会经过炼金者的熔炉,经过浆洗女浣衣的长河,经过一地碎渣的破镜。你终将自己如百炼钢的身躯化成绕指而柔的思想,集百味而成一杯先涩中苦后回甜的雨后清茶。你开唱时缓缓的举手,你落幕时小心的投足,你最后下台收起的曾舞动起来的二十四尺长袖。功底何如,综合几分?自有观众做个批判 。没有掌声并不能代表你真实价值,没有赞许不是你人生不够成功。这场戏,你才站在台上亮个小相,露了半张脸准备开场而已。

回复给你时,你只点评了一句:我觉得还不够打动人,要有那种好似经历过千帆巨浪,世间百味,然后总结出来的心情。我真的的默默说了句,我所有的经历,都只记得与你相关的。





大概没有再关心我如你,了解我如你了罢。长街几里,我们走过了。河边风留,我们矗立过了。半山暖日,我们闭目微笑过了。你肯定我的梦想和一切想法,你满足我小女生的一切幻想,你懂得我们之间必须有段距离才能长存,你还在恰当的出事后生生大病,来让我心脏窒息又跳动。


很多事情我很清楚,却也无法避免。我知道我自己沉溺在一种情绪里太久了,应该走出来。但我依旧不肯自拔,我依旧喜欢喜欢一个人呆着,享受孤单。

我害怕我有人打搅记忆,打乱一些场景。煽动了情,生了场病,还拒绝一切探访者。病症是黑白着脸,端着姿态,不近人情。

情迷似中酒,连自己都笑自己醉得太深。我手握着秋天的凉,心里捂着冬天的寒,闭着眼浮现与你并肩的春夏,长开眼已是六年。

草长木疯,荒了岁了,绿了青铜。我用镰刀割一把回忆,用来编织蓑衣和斗笠,以便我在渔起三更梦醒之时,撒网捕我的鱼和我破碎的爱情,哪管得潮腾浪涌,一个人独飘海上的孤零。


等有一日,我愿意从沉醉中醒来,哪怕记忆的巷子再深,我也要在人海里寻得一人,淹没你。

至此之前的很多时候我只想静静的看着你,只有你,什么都不说,你也明白。

凡是语言能够表达的,我总觉得不够深沉,不能用语言表达的,是心灵的最深。


我在人海中三番五次的找过你了,你出现在街角,我没叫你。我在公交车上,你在街对面我没叫你。我在你楼下,你在楼上,我没叫你。你拿着图纸,我没叫你。你拿着钥匙,我没叫你,你怅然一个人赶路,我没叫你。你在正驾,我在副座我没叫你,我只是默然的静静的安心的看着你。


我沉溺到希望自己在离世那一天,合上眼之后,看见是你依旧在雨中款款走向我给我引渡,你说一句故事最开始说的那句:我找你很久了。


鼓楼和回民街此刻寂静的路灯一定苍黄无涩,多希望世人别辜负了一篇好时光。


我曾经很多次给自己说一切都会过去的,是的,一切都过去了。但生活在转角处又搁置了一块巨石,我如法炮制再一次催眠自己。

多像古希腊传说里的西西弗斯,不停的推着一块石头上山,那块石头到山顶又滚落下去,第二日清晨他又要将它推上山。

近小半年我从未发现有意思值得欢笑的事,天知道我曾经多么热爱生活。悲观的情绪一直袭击着我,我负隅顽抗,终究还是败下阵来,挂上白旗也无用处。

我想去新的地方,认识新的人,但我其实真的又哪里都不想去,累得慌,困得慌,烦得慌。我懒得连自己都不想取悦,何况旁人。

天明将晓,亲爱的自己笑一笑,一切又将过去。

归来看取莲花净,才知世事已染心。此生事,说不尽。

————————————

颜凉·唐诗远·近期日记整理·2013·11·2 】


这一定是我写的最差劲的一篇记事了,不,未来应该还有更差的。


时间静静的把我沉淀,我却看起来非常可怜,这一点我很抱歉。

生活总归有它自己不可猜踱的样子,我不愿再去意测和临摹。


让过去过去,让未来到来,也许对我而言没那么轻松释然。

我微阖的双眼,我疲倦的一张脸,我惯性的又一次失眠。


其实我很好,说出来都是谎言。

人生当真是一个人的苦旅天涯,茹毛饮血,忘梦卖马。

————————————


果然,最差的来了,不想写了,直接复制五年前的自己思绪。

2018.1.15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