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对2020年的的自己说

image

“我想对2020年的的自己说——
到了2020年,我是一名伟大的大科学家,发明了这个时代特有的交通工具——时光飞船,我穿梭于不同时空,而我的伟大,也将与大发明家爱迪生一样,被记载到了教科书上,永远流传下去。”

2000年,一个小学生的愿景与展望,很显然,让他失望的是,2020年时光机并没有发明,当然,他自己,也远不及预料中一样的优秀。

时光回到20年前,还是那所破败的待拆迁的和平小学,那个时候的学校也好,人名也罢,都充满了时代特色与气息,和平,一个被寄予崇高目标的词,却因为这所学校正好是我们三个村一起合办的,有个村的名字正好是和平,在我们小学的时候争论不休。”学校是我们村的,你看名字都是我们村的名字,还争什么争!“,”胡说,你没看到学校修在我们村的地上,操场下面那一片田还是我家的呢“,”争毛线啊,我们村长都说了,我们以前三个村天天打架,所以在三个村交接处修的学校,要大家和和平平滴“。反正那会除了上课就只剩下打闹,没有什么学习压力,没有补课的概念,上课45分钟盯着树梢的知了,下课就到操场野。

最怕的可能是写作文吧,班主任是个退休的老兵,一直对我们用的就是军队的那种棍棒管理,而他的作文课,简直是最恐怖的回忆。

在班主任的眼里,人与人之间是没有什么差距的,而为什么有的学生作文水平差,只不过是主观能动性的问题,所以,他挖掘我们主观能动性的方法,达到了极致——作文没达到他满意的程度,不准上厕所,不是一节课,不是一上午,而是一天,一直到他满意的文章为止,每节课他准时出现在门口,守着作文不合格的学生,不准他们上厕所,当然,最晚也就到下午6点左右,实在写不出满意的,他也会放你回家的,不过,正常人是憋不到那个点的,从早上8点多早读到下午6点,现在想想都佩服我的大膀胱。。。可能现在的朋友无法想象吧,你们中午不午休,中午不吃饭吗?课间不喝水休息啥的么,我只能说,你把我们那会的条件想得太好,我家乡是全国百大贫困县的偏远山沟(也就是我们在山沟里的山沟),学校水是没得喝的,可以自己带;窗户是没有玻璃的,冬天自己从家里带几块盖菜地的尼龙布钉窗户上;午饭可以走路回家吃,不过基本上没人回家吃。那会家长给老师放权是无限大的,开学送去学校时一般会和老师说:“老师,我没什么文化,我仔就交给您了,要是不听话,你只管打,只要打不死就行。”,所以我们在学校被老师罚了根本不敢和家长说,比如我被罚跪了一天,我要是回家拐一点被我爸知道,又是一顿。老师是永远不会错的,这个思想深刻烙印在他们那一代人的思维里。扯远了,回到我班主任逮着我们写作文那事上,不知道多少小姑娘被关到尿裤子,不过说真的,人不逼一下,永远你不知道潜力有多大,虽然办法听起来贼野蛮,不过确实能提高不少学生作文水平,不想被关,你平时能不老实多记点吗。

现在想来,虽然野蛮,不过那会的老师确实负责,他们认为没有人是不如人的,只有你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是的,别人一遍会的,你可能要100遍,1000遍,但是你还是能记住不是。

时间流逝,已到童年无法想象的而立之年,每年都要总结一下一年的收获,发现收获总是渺渺,而没有完全的事,时隔一年、两年、五年,好像并没有多少改变。

人总是充满了惰性,就像这会,我又想把这篇文章写完,又想着好不容易放一天假,今天晚上看一下跨年或者补下番休息一下,这种状态一直充斥着我的生活。没有人的成功是偶然的,这是我经常和我家妞说的一句话,但是真正让自己能决心下来做的时候,我就会有太多的理由想着休息。努力多难啊,躺下是最舒服的姿势,反正得有人当咸鱼,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今年又是收获渺渺的一年,不过因为我的爱人今年算是如愿过了司考,我这后勤兵也算有了唯一的欣慰,技术上的成长有限,个人的发展好像也没什么未来,坐我旁边的应届生小弟弟选择回家考研,我问他准备考啥专业,他说计算机,我说为什么不换个别的行业呢,找个越老越吃香的行业多香,然后他要我推荐一下,我突然发现我对别的行业了解真的太少了,这个世界除了写代码,还有什么?后来我想通了,其实做哪行都一样,年龄也好,工作强度也好,马克思在剩余价值理论里讲得很透彻,生而为韭菜,不就是比谁恢复得更快么?放心大胆的往前走,其余的,留给命运。

这一年,再也没有了互联网的喧嚣,只有不断的裁员信息与破产新闻,而属于自己那小小的一包盐,我只能尽量不让自己潮了,别的真的关心不了太多,我的目标很大,我的目标又很小,我只希望家人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我一直认为,平安是福,健康就是赚。

希望在2020的年终总结,我能写下这句——不负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