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上的断头案(二十三)

天上的谜题,无人能解的诡计

“听你这么一说的确很有道理,华警官果然不愧是华警官,不过凶手设计了这么复杂的杀人手法,最后却因为在被害人的脖子上留下了两道勒痕,从而使得他想把被害人的死亡伪装成自杀的目无法得到实现,从这里就能看出凶手并不是很精明,这就和他昨晚指挥王子文的出逃一样。”我消化了一下华警官的推理,说。

“指挥王子文出逃……这……我的确知道是你把王子文给揪出来的,不过你是从哪里知道凶手昨晚那一次并不精明的指挥的?”华警官问我。

“昨晚小陈把小区监控拍到的录像大致告诉了我,从王子文第一次携带手机想要驾车出逃,到他之后丢下手机弃车逃亡,这期间经历了两个过程,第一个过程应该是王子文在家里的时候接到了凶手的电话,被对方告知自己已经被警方给盯上了,不过这个时候凶手却没有告知他详细的出逃方案,从而使得不具备反侦察能力的王子文带上手机跑到了自己的车里;不过,在王子文驾车出逃的过程中,凶手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纰漏,因而给王子文打了第二个电话,让他丢下车子和手机,以免被警方轻易抓到。从凶手的指挥行为经历的这两个过程,我觉得凶手并不是个心思真正缜密的人。”我说。

“是吗,那么什么样的人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心思缜密呢?”华警官问我。

“就像是你和我,当然了,还有……暗夜幽鬼。”我咬了咬牙,说。

“是吗,所以你能够认同我的观点,也觉得这次的凶手不是暗夜幽鬼本人了?”

“我只能说杨婕茹的案子不是他亲自干的,杨森的案子我没接触过,所以无权发表意见,至于欧阳静雪的案子,我认为只有他才能策划得出如此完美的谋杀。”

“哈哈,看来这次我俩的观点又不谋而合了。”华警官大笑着拍打我的肩膀说。

“嗯,如果杀害杨婕茹的凶手真的像你说的是个女人,对于那个人,你是否有合适的人选了?”没有给华警官任何回应的,我问他。

“合适的人选,就我的初步推断而言,我认为那个女人的身份应该是个果农或者是林木护理工。”华警官想了一下,说。

“果农或林木护理工吗……”我在脑海里模拟了一下凶犯的形象,最后摇了摇头。

“怎么,你觉得我的推断有不合理的地方吗?”华警官问我。

“不是,如果就擅长爬树这一点,我觉得你刚才的推论完全没有问题,不过我总觉得这两种职业怎样都无法和我心里的凶手形象联系到一起。”我说。

“是吗,那么凶手在你心里又是什么样的一种形象呢?”

“我觉得这个案子的凶手就是把白小白送进了福利院的女人白樱。”

“白樱,为什么你会觉得凶手是她?”华警官皱了皱眉头,问我。

“首先她是个女人,符合你刚才对凶手性别的推断;其次是她把白小白送进了福利院,使得白小白能够找到机会刺杀欧阳静雪,由此我可以断定她是暗夜幽鬼的同伙。正是基于上述这两点考量,我认为她是本案凶手的概率不小。“我说。

“白樱吗,你有没有调查过她的背景?”华警官直截了当地问我。

“没有,不过我可以肯定白樱只是个假名。”我说。

“是的,白樱的确是个假名,而且……我们昨天下午已经在福利院那边完成了对她的模拟画像。”华警官说着,走到办公桌前翻出了一张画像递到了我的面前。

“这……”从华警官的手中接过了白樱的模拟画像,不过,就在我看到画像的第一眼,我就屏住了呼吸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一定是那个姓孙的院长在搞鬼!”将白樱的模拟画像用力地放在身前的茶几上,我皱着眉头有些生气地说。

“也许吧,我昨天已经派人在暗中监视她了,虽说她有故意糊弄我们的可能,不过你有没有考虑过,万一画像上的人就是白樱本人呢?”华警官低头看了眼茶几上的画像,说。

“这……”顺着华警官的目光,我再次看了眼那张几乎和欧阳静雪重合在一起的画像,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欧阳静雪是家里的独生女吗,或者说……她还有个同胞姐妹什么的?”思考了片刻之后,我重新抬起头问华警官。

“你是以私人还是工作上的身份问我?”华警官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反问我说。

“难道说我用这两种身份问你会得到两个不一样的答案……好吧,我现在就以个人的身份问你这个问题。”我低头考虑了一阵,说。

“好吧,既然方警官你以个人的身份向我发问,我就告诉你实情好了,不过这件事是欧阳家族的禁忌,所以我希望这件事永远都只是我们两个人间的秘密。”华警官皱着眉头沉默了一阵,最后开口对我说。

“我懂了,这么说来欧阳静雪还有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同胞姐妹,那个人就是白樱了吧!”我抬起头凝视着华警官的眼睛,对他说出了我的推论。

听到了我的话后,华警官先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微微地摇了摇头。

“我刚才说的不对?!”看到华警官刚才的反应,我忍不住坐直身子问他。

“前半句是对的,只是后半句……”华警官看着我沉默着没有把话说完。

“她的那名同胞姐妹最后死掉了?”我把手放在唇上思考了一阵,问。

听到了我的话,华警官沉重地点了点头。

“她是什么时候死的,是不是她死掉之后欧阳家族就把她的存在给彻底抹杀了?”一动不动地紧盯着华警官的眼睛,我问。

“那件事刚好发生在三年之前,而且根据当地警方提供的信息,凶手正是暗夜幽鬼本人。”华警官看着我的眼睛说。

“是么,她的名字叫什么,还有,她的死有没有得到当地警方的确认?”我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