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记(20180726)

大暑已过,七月末的天气依然热的令人坐立不安,听说台风要来天空早早的阴了起来,像破旧的毛毡厚厚盖在了头顶,蜻蜓们倒是飞的欢愉,也许是即将到来的雨水可以创造大片的繁殖地。

鸟儿的活动时间在这个时候是很明显的,如果想听听那就起早吧,自四点钟开始到七点钟气温逐渐上升,鸟儿们中这期间短暂的凉意唠着家长里短。

苦夏太苦胃口全无,反倒更愿意尝试一些重口味的,尝试吊起食欲,酸的辣的,稍稍热一下的汤水下肚,换来的都是阵阵汗水洪泄。

夏天不愧是用水的高峰期,不仅是体外还有体内,甚至怀疑是不是跟世界形成了一个循环系统,天气热一杯杯冰水入肚,一阵阵汗滴涌出皮肤,蒸发上升回到天空,那么想想形成的雨水哪天会不会有滴会自己身上,也算是“原汤化原食”。

这种天气带来的也不都是困苦,清晨窗口传来了冷却了一整晚的空气,亲润了露水的凉意,就算只有一点点吹拂在身上都是恩赐。

现在想来似乎每年夏天都很热,但从不排斥它的到来,四时流转总会再遇见那个水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