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情未了》第九章 依依不舍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爱在旅途

全章目录


不知不觉夜幕已降临,屋里突然来了几个乡亲来串门。她们用惊奇的目光窥望着这两个打扮时尚的城市青年,然后和郑辉的母亲小声议论着什么。闲谈间,不时地用眼睛斜瞄着依依。依依虽然听不见她们在说什么,但从她们的表情和动作中,她可以判断出她们大概是在议论自己的身份。

这些人的到来,让依依感觉到很不自在。世俗的人们对爱情的看法难免会有偏见。在乡亲们眼里,依依就是红颜祸水,她就是害死郑辉的罪魁祸首。

依依低下头去,不敢和她们对视,她觉得那些像刀子一样的眼光非常可怕,特别是在这样的黑夜里。

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遭人嫌弃的害人精。一想起那两张摆在一起的遗像,依依越发为自己的身份感到尴尬。该怎么办呢?原本以为美好圣洁的东西,也会被人无情的踩在脚底,然后遭人唾弃。

之前郑辉的离去,给她留下了难以忘怀的痛苦,现在又多了一份绝望。自以为深情,其实只是自作多情吗?她在心底反复问着自己,此时的心情已无法用一种具体的语言来描述。爱已让人卑微如草芥,还要计较什么?

还是郑辉的父亲明白事理,善解人意。他让乡亲们先散了,各回各家去吃晚饭,改天方便再来拉家常。他招呼陈嘉豪和依依快点过来吃晚饭。

依依喝了几口粥就实在吃不下任何东西。不是因为饭菜不可口,只是心里实在难受。本来一口东西都不想吃,但又怕两位长辈多心,只得勉强吃了一点。陈嘉豪一路上没休息好,从一进门就感到很困,也是一点胃口都没有,但也碍着面子硬撑着吃完了一碗稀饭,便声称自己吃的很饱了。

明天就是郑辉一周年的祭日,今天晚上务必要在这山村里留宿了。来这里之前,陈嘉豪和依依并没有考虑到晚上住宿的问题。原以为大不了就住旅馆,可来到这里才发现,农村人是不住旅馆的。这一路走来,十里八乡都未曾看见一个旅店。

郑辉的父亲让陈嘉豪晚上住在郑辉的房间里。他问陈嘉豪怕不怕,陈嘉豪挺了挺胸,郑重地说,怕什么呀。并声称他和郑辉是好哥们,以前他喝醉酒,爬不上自己的床(在学校宿舍,他睡在郑辉的上铺),还经常赖在郑辉的床上两人滚在一起睡。此话一出,郑辉父亲愁苦的脸上,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拍了拍陈嘉豪的肩膀,让他早点休息了。

依依被安排在里面的客房里。郑辉的母亲叫来郑辉大伯的女儿慧慧来陪她住。慧慧今年十九岁,在南州读大学,刚刚放署假,才回来几天。慧慧是个心直口快又善解人意的女孩,一看见依依就夸她长得漂亮,皮肤好,会打扮。一下子就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慧慧和依依年龄接近,交谈起来自然话题很多。她们一起聊兴趣爱好,聊所学专业,聊对未来的想法和憧憬……最后依依把话题引到郑辉的冥婚妻子夏宇身上。

慧慧和夏宇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自然对夏宇是非常了解。她告诉依依,其实夏宇从初中就很喜欢郑辉,经常来她家玩就是想接近郑辉。郑辉家和慧慧家是墙挨墙的邻居,院墙很矮,从这边院内可以把邻居院内的事物一览无余。夏宇每次来她家总是想隔墙看看郑辉,那怕听见他的声音,她也会很开心。

可是郑辉只顾着学习,并不想谈情说爱,只把夏宇当妹妹看待,她来问一些不懂的题目时,郑辉讲完就叫她快点回去。

后来夏宇得了白血病,久治不愈,在最后的日子里还硬撑着写日记,总是说自己不想死,想好好的活下去。后来她听说郑辉不幸溺亡的消息,没过几天便去世了。家里人在整理她的遗物时发现了她的日记本,里面写满了对郑辉的相思和爱慕。

夏宇的父亲很疼爱夏宇,为了完成女儿的心愿,才来找郑辉的大伯,希望能成全这门婚事。好巧不巧,郑辉和夏宇的八字经人占卜,竟然非常相合。于是郑辉和夏宇就顺理成章,举行了冥婚仪式。

依依听得云里雾里,没想到这世上还有比自已更痴情的女子,除了感动,也有同情和怜悯。如果真的上天有灵,郑辉在下面能与夏宇相伴,又未尝不可。有这么一个很爱他的女孩陪在他身边,他应该很幸福吧?那就这样吧,她在心底祝福郑辉:“把我的爱变成遗憾,只愿你幸福。”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眼下自己是要继续枯守残念,还是应该将爱奉还,善与恶只取决于一念之间。

慧慧和依依就这样从晚上八点钟一直聊到凌晨一点。慧慧上下眼皮已经打架,她说自己很困,要先睡了。她让依依也快点睡觉,明天还要早点起床去坟上祭拜。

可是依依听了这些关于郑辉的往事,一点睡意也没有。她的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又开始回忆自己和郑辉从相识到相处的一幕幕情景。她被困在思念的牢里,走不出去,也不知如何能走下去。

朦朦胧胧中,依依又来到往日散步的河边。她看见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向自己走来。那女孩生气地瞪着她,用含沙射影的语气问她为何要来这里,并说自己才是郑辉名正言顺并且拜过堂的妻子。她还义正言辞地要求依依不要再来纠缠郑辉。

依依很想和这个女子辩驳,可无奈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却始终说不出一句话来,只好委屈地哭了起来。这时候郑辉走过来安慰她别哭。他向依依解释,说自己自始至终,心里只有依依一人。

郑辉眼神忧郁,整个人瘦了一圈,诉说自己自从那日离别,泪水已相思成海。他希望依依一定要坚守两人的承诺,千万不要放弃这段感情。

他拉住依依的手,说要带她去一个神秘自由的地方。依依激动地想要配合他的脚步,可无奈双腿像灌了铅,怎么也走不动。喉咙仿佛也被人扼住,想说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一帮人硬是要将郑辉拖走,为什么要拉他走,要拉他去哪里?依依急得哭喊起来,哭着哭着就醒了。她的额头全是汗,全身也被汗水湿透了。原来自己做了场可怕的梦,这梦境的情节既使醒来,也还记得清清楚楚。依依想把这个梦讲给慧慧听,可慧慧还睡得正香,她只好独自伤神。

依依已无心再睡眠,她的思绪在现实和梦境里来回流转。梦境里这不完整的遇见,像是握不住的沙。这是在暗示她应该潇洒地放手,还是应该坚守心中的执念。是要停在这里,还是要继续走下去。

爱不怕孤单,也不怕相隔有多远,只怕深爱的人已不方便爱,依依又一次沦陷在痛苦的沼泽里。

天已亮了,慧慧带着依依去刷牙洗面。她们梳洗打扮整齐后,便去帮手整理祭祀的用品。有三大包纸钱,一包纸糊的衣服,一包纸糊的各种生活用品。还准备了很多吃的东西,放在两个大木盘里。有各种水果,糖,各种零食,一瓶白酒,两捆香,一包白色的焟烛。

郑辉的坟在离家二里外的土坡上。才时隔一年,坟头的草己长得高而茂密。郑辉的父亲拿来一个铁铲除掉了杂草。依依,陈嘉家和慧慧三人帮手把杂草从坟头整成一堆。

一阵山风吹来,风沙吹进依依的眼里。酸楚的泪水又一次滚落下来,滴在杂草上。这成堆的杂草,像堆积的心事,迟早会被焚烧。可思念像是无根的草,在心头无际地生长,斩不断,理还乱。

纸钱和冥衣在熊熊的大火中一张张,一件件被焚烧。山风刮得火苗摇摆成各种姿态,像是神秘的妖怪,张牙舞爪地嘲笑着痴情的人。火灰落在脸上,身上,飞去无边的陌路。

爱已成灰,所谓的遇见,难道只是为了离别,情炽要怎么书写决别。


第十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