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 “ 我95后,跳了18年芭蕾舞。”」

-  “跳芭蕾舞是你自己选择的吗?”

-  “是啊。”

-  “怎么可能,你当年只有3岁。”


01  命定之事 

从认识Evette到现在3年多,这个问题我问了她无数遍,每次她都“是啊”“是啊”这样回应。

幸亏Evette是个健忘的人,每次都耐心给出更多细节,好让我这个肢体语言白痴能理解她的艺术世界。

- “当年舞蹈学校的校长到我家那片区甄选苗子,觉得我适合,就跟我爸妈商量让我去学舞。我妈觉得女孩子学芭蕾舞气质好,我自己也不抗拒,所以就开始学跳舞啰。后来越跳越喜欢,自己天赋也好啊,就这样走过来了。”

- “那不算主动选择的,最多也只能说是无意识的瞎选。”

- “系啰系啰,你话点就点。”

这个95后的广州女孩摊手努嘴,截住了我的进攻。

我执着于她这18年芭蕾舞生涯的初衷,因为她真的太太太太太太让人羡慕了。

按她说的,芭蕾舞简直就是她的命定之事,自从和这世界初相见,她就幸运地找到了这件事,并把自己全部交给了它。

绝大多数的我们,却都是在时间之洋和际遇之浪里跌跌撞撞,碰得鼻青脸肿后仍找不到关于这件“事”的一点线索,只能被生活的洪流裹挟着向前。

但她拥有一件无比着迷的事,而且把它坚持了18年,并将它往更远的未来延伸。

- “啧啧啧你说你,真的好幸运。”

02  会,还是会 

- “练舞的日常会很享受吗?”

- “可以不说吗?太苦了。”

- “也是,不苦的话你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man了。”

- “我以前上学时还做过大姐大,要看着下面一群弟弟妹妹咧。现在改变很多了,偶尔被我姐挤兑,还翻出当年的风云历史来笑哈哈哈。”

凝视着她双眸沉着的眼色,有着与这个年纪极不相称的冷静。说实话,我没想到她会说“太苦了”这三个字,我以为这句话后面会有更多,譬如“但是”、“可是”之类的转折,但并没有等到。

而且猪一样的我换了个话风,可...她真的太御姐了,我以为跳芭蕾的都是岁月静好仙气飘飘的人设啊,谁让她从头到脚都很朋克!

Photography by Phebe

她的长相是我喜欢的类型-大气不作、眼神通透、面容坚定,任何大众审美诸如瓜子脸、高鼻梁、小嘴巴的标准套到她那里通通都显得无稽和俗气。大概是因为她18年的训练本身,而不是芭蕾这件事,成为养分组成当下独特的她吧。

Photography by Phebe

她现在一家芭蕾舞机构教芭蕾,有一次我去看她,在舞蹈室门边偷瞄她上课,和平时简直判若两人。

她自嘲说自己天生长得凶,不笑时孩子们就觉得她生气,听着她的口令都会一颤一颤,动作也自觉提高几个标准度,也算是一种跑偏的优势。

“我本身就很汉子的类型,也不喜欢那种娇滴滴的女生,手被刮了一下就嚷着说好痛呀痛死人家了,连一点点血和淤青都没见到好吗(翻白眼*2)......她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痛。”

她们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痛。于你而言,真正的痛是什么?

- “如果重新选择一次,还会选择学舞吗?”

- “会。”

- “不要鸡汤,说真话。”

- “还是会。”

Photography by Phebe


03  我不是一个能在人前哭的人 

我们瘫坐在一家茶餐厅里吃吃喝喝blahblah说着没营养的垃圾话,说到家人时,Evette突然笑出声来。

-  “今天出门时摇了下被窝里的老头,他瞄了几眼我的小短衫小短裤,说你是不是露太多了。我说现在不露以后再露吗,哎呀我走了我要去见朋友。老头便又倒头就睡。哈哈哈他也是越来越开明了,要跟我们混成一片。”

她啜了一口奶茶,傻兮兮笑着。

- “那你妈呢。”

我勺起满满一匙扬州炒饭。

- “不在了。”

送到半空的那匙炒饭duang一声跌落。

我抬起头,问了这辈子最愚蠢的一个问题。

- “不在了是什么意思?”

Photography by Phebe

明明三年前一起学法语时她提到过要和妈妈去上海玩。

明明Evette妈妈就是她学芭蕾的原动力。

明明在朋友圈里我就看到过她姐姐和老头爸爸…对了没有妈妈…

- “诶诶诶你干嘛眼眶湿湿。” 她看怪物那样盯着我。

- “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 “妈妈离开的时候我才15岁,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了,怕我找不到方向,怕我被人欺负,怕我走歪路,担心很多......”

她这样轻描地说,那背后的心路历程和人生路况,却要怎样去淡写?

我终于有点理解,为什么她学的是芭蕾却会让人觉得是大姐大,那是因为她用最安全的一面示人。

为什么她说话总是郑重其事,小心斟酌词句,因为诚诚恳恳思考的模样,真的让人觉得被珍惜。

为什么在芭蕾里承受千回之累后,重来一次仍然会选择习舞,因为里面有妈妈教给她的坚韧和强大。

我突然很想抱抱她。

“我不是一个能在人前哭的人,背后都会自己整理好吧。”

04  留白 

你这么善良,原来曾被人世的无常卡住过。

你这么通透,原来曾在生活的仗势欺人里幽微思忖。

生活的出其不意就在于,它总会拿你最在乎的点跟你开一个大玩笑。当我在认识她3年后,莽然撞到她的心灵缺口,来不及陪伴伤停补时,便发现那里早已照进光亮,幻化成通透的眼神、坚定的信仰,全都扎扎实实长在她的身上。

一日三餐是日常,跳舞工作是日常,追梦逐梦是日常,但生离死别则是年岁的课题。自我的追寻之路都需要一股驱力,而最强大的能量往往来自伤痛、失去、想要追回甚至疗愈自己的冲动。

就愿我们每个人在人世的无常和时光的必然里,在任何的探寻和坠落、甚至是没有结果的追逐里,依然坚守心中有光,并慷慨地倾洒给更多的同路人。

无论千里之遥,无论千回之殇。

这样,真正留下来的都是温度相近的人。

想想就让人觉得特别治愈。

Photography by Phebe


「后记」

其实写这篇文的初衷,只想记录下这个特别棒的朋友,我甚至归纳不出一个明确的主题,于是干脆描述事实,把更多感悟留白。

说到她妈妈的时候,我一度只是沉默吃饭,她问我「你在思考吗?」,我说对,我在想事情。于是她也静下来,留出整齐的时空给我。真是一个外里坚硬内里深情的人。

可这绚烂新世纪,深情依旧受欢迎,不是吗。

Photography by Phebe

                                                            谁都心酸过 哪个没有                         《葡萄成熟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