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雾


我是一名地质工作者,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来到了现在身处的偏远山区

作为一个工作狂,我一但投入工作很快就会忘记时间的流逝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太阳也开始落山了

没想到一边工作一边深入山区,导致我现在离停车的公路越来越远,这鬼地方信号还不是特别好,得尽快回到车上去

收起调查用的工具,我从背包取出手电筒,开始往车子的方向一路小跑过去

“嗷~噢~”

远远的,我就听到了狼嚎,声音来自右上方,为了不引起狼的注意,我停下来关掉手电筒,并待在原地等了一会

然而除了风刮过树木的莎莎声,什么动静也没有

不能在耽搁时间了,我再次跑起来,路上也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弄出任何声音

跑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吧,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山,我看看夜光手表:18:45

我再望望公路,只能模糊分辨出公路位置所在的山头,看这距离还有一大段不止,这时候天都快全黑了。

唉…我有些埋怨自己工作的时候太投入了,不然也不会弄的这么晚了

正跑着…忽然前方飘来白色的雾气,我的脚步也随着慢下来

好奇怪,这荒山野岭,还是太阳刚落下山没多久,竟然会起雾,而且看样子还会越来越多

算了,这雾可能也是因为这山区自身特别的原因吧!不管怎么样,尽快回到车子

我从包里取出手电筒,一头扎进这白雾中

我迷路了…

当我进入这白雾没多久,就彻底迷失了方向,而且指南针也失效了,不管我往哪个方向走都一直不动

我粗略算了下,从进入白雾开始,我怎么也跑了快一个小时,可就是看不到这白雾的尽头,而且跑着跑着又回到我刚进入白雾的地方

正好也跑累了,我干脆就坐在地上休息,顺便看看手表,但没想到时间竟然停在18:48

我以为是手表坏了,赶忙掏出手机,可是时间也同样停在18:48

怪事!我已经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钟,更不知道自己身处哪里,难道就这么被困在白雾里?

“咕噜~”正休息着,肚子却不争气的叫唤起来

无奈,我取下背包开始找吃的,可翻半天也没翻到一点,忽然,我想起自己在刚进白雾没多久就摔了一跤,食物应该就是在那里摔掉的

没办法,我决定在饿死之前再找找这白雾的出口,不能一直待在这里

可是我不管我走多久,上山还是下山,总是会回到原地,完全没有一点找到出口的头绪

正郁闷着,一股烤肉的香味从我面前飘过,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我哪顾得了那么多,立刻就寻着香味的方向走去

走了没一会,一栋建筑渐渐出现在我面前,建筑有两层,外观看上去像上个世纪的酒店,但看上去一点也不老旧

而且酒店内灯火通明,就算隔的老远我也能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重点是烤肉的香味也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去酒店问问的话,应该能知道这奇怪的白雾怎么回事,顺便还能填饱肚子

这么想着,我走进酒店

“嘎吱…”

我缓缓推开酒店的大门,当里面的人看到我时整个酒店变的安静起来,所有人都一脸惊讶,然后又面面相觑

而我也有点惊讶,因为酒店里的人穿着各种时代的衣服,有几十年前的,上个世纪的,我甚至还看到穿清朝官服的,莫不是搞什么COS活动吧?

但是到这荒山野岭玩COS不是有病吗?

我没管他们的目光,直径走到吧台前问女服务员:这有什么吃的吗?

“当然有,请稍等!”说完,女服务员朝厨房的方向打了个响指

女服务员上下打量着我,然后递给我一杯水,饶有兴趣的说:“我们这里已经快十年没有进新客了,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一口气把水喝光才回答她:“下山的时候遇到奇怪的白雾,没想到迷路了,稀里糊涂的就来到了这里”

我望了望四周那些奇怪的家伙,问女服务员:“话说这奇怪的白雾到底是什么?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女服务员挑了挑眉:“没有,不过…”

“哟呵,阿玲你这是看上新来的了?”

一个大块头打断了名叫阿玲的女服务员,并冲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我本以为女服务员会反驳,没想到竟回答:“没错,我就看上他了,怎么?”

“嘿嘿!没怎么…”没想到大块头竟没有在搭话

而阿玲的回答让其他人跟着瞎起哄,这让我有些尴尬

阿玲凑到我耳边告诉我,在这酒店里的所有人都是在白雾迷路的人,至今还未有人成功离开这白雾过

这么说我是闯入了一个奇怪的世界,那些穿着奇怪的人也不是在玩什么COS,相反,是和我一样被困在白雾里的人

那怎么才能逃出去?

正想着,我就看到阿玲在纸上写了几行字,然后偷偷塞给我,还不忘给我抛了个媚眼

我尴尬一笑,随即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一个小时后,在酒店门口等我,我有办法让你离开白雾,切记,不要再和这里的任何人说话

我抬头疑惑的看着她,然而也没有从她那精致的脸庞看出任何东西来,而她只是对我轻轻吹口气,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信息是真是假,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帮我,但如果能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是最好的

在等待的这一个小时里,有不少人过来跟我搭话,但是我没有理会,现在能出去的办法只有一个,就先按她说的做

看到我不理他们,他们也没在找我,只是坐在各自的位置一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这种感觉很奇怪

一个小时很短,没一会就过去了

按照纸条写的,我走到酒店外,阿玲也早已经在等着我

她已经换了一身休闲服,对我招招手:“走吧!”

我追上她的脚步,正想问她有什么办法,她反而先开口说话:“办法的话到了地方自然会告诉你,放心!跟着我你会没事的”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没再问白雾的事,不过…

“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她这个问题

她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表情忽然变的有些狰狞,然后又恢复成平静的样子,似乎让她想起了不愉快的事

“抱歉…”

她却摆摆手:“没事!其实我是十年前被我男朋友抛弃的,当时我不小心失足,撞在一块巨石上,我本以为我死了,但没想到我活了下来,只不过毁了容,我以为他会来找我,等了很久也没有看见他,于是我就爬上去找到他,好不容易找到他,可他竟然抛下我自己离开了,最后我就在白雾里迷路,来到了酒店里……”

听到她提到毁容,我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她,那张脸很漂亮,完全没有毁容的痕迹,只不过是多了一丝悲伤…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也看出了我的疑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待了十年,就自然恢复了…”

“噢…”

我和她两个人就彼此沉默着…

“到了!”

阿玲对我说道

我停下脚步,再仔细一看才发现居然是我刚进白雾没多久时,摔倒的不远处

“这里不就是我摔倒的附近吗?”我有些奇怪阿玲怎么会带我到这里

阿玲转过身,指着一个像沟的地方对我说:“没错,想要离开白雾的办法就在那里”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赫然发现一个穿着跟我几乎一样的人躺在地上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冲过去扶起那个人,当我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因为那个人和我长的一模一样…只不过他满脸都是鲜血,整个人也没有活着的迹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向阿玲,她应该知道些什么

阿玲对我露出一个微笑,那笑容虽然看起来很甜美,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冰冷:“这里是你摔倒的地方,也是你死掉的地方!”

我死了?等等…这不可能啊,我当时只是摔了一下,然后突然觉得脑袋撞到什么昏了过去,但我很快就醒了

脑袋撞到了什么?我忽然意识到什么,再看看我怀里满头鲜血的自己…

原来…原来我在那时候就死了啊…也就是说我现在是鬼了?

似乎为了印证我的想法,阿玲撕下她的面孔,露出一张半腐烂,还没有人皮的脸,然后一边走向我,一边说:没错!我也死了,在十年前的时候摔死的,而我也不是什么失足,是我的男朋友,是他亲手将我推下去的,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跟那个贱人在一起!”

但是,阿玲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可是阿玲根本就不理会我

她面目狰狞的继续说:“当时我撞在那块大石头的时候,我还没有死,然后他跑下来找我,我以为他后悔了,是来救我的,可没想到他却拿起石头狠狠的砸在我脑袋,他可是我男朋友啊!就拿着石头直到把我砸死…我现在这幅模样就是拜他所赐!从我成为鬼的时候我就发誓,要让他永世不得安宁,我要生生世世的缠着他和那个贱人”

说完,她一步步走向我:“能逃出白雾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回到自己死掉的地方,让自己的灵魂回到尸体上,而我的尸体已经被那混蛋给火化,我要回到现实世界找他,只能借用你的尸体了”

我很郁闷,还没接受自己死掉的消息,就要被一个恶鬼抢掉尸体,而这也是我最后能够活着逃离白雾的机会

“虽然你被你男朋友这样对待,我很同情你,但我也不能让你占用我的身体,而且十年过去了,你现在去找他还能让他回到你身边吗?”我站起身,要想离开白雾,我和阿玲必须有一个灰飞烟灭

阿玲听了我的话却冷笑道“你没听我前面说的话吗?我说我要让他永世不得安宁,我要生生世世缠着他和那个贱人!这一天我等了十年!你阻止不了我”

说罢,阿玲张开双手,十指立刻长出七八厘米的黑色指甲,然后向我冲来

可我刚刚成为鬼,也不是恶鬼,什么能力都没有…拿什么跟她打?

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坐以待毙,我也冲向阿玲,并和她扭打在一块…

早上七点多,太阳刚刚升起,新的一天开始了

忽然,一个身穿地质工作服的男人从树林里摇摇晃晃的走出来

他满脸鲜血看上去怪吓人的,只是这鲜血已凝固

他抬头看了看太阳,耀眼的阳光让他无法直视,不得不伸手遮挡阳光

感受着太阳的温度,他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十年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听到他的话,我回头一看,一个穿着道士服的中年人拿着符咒站在后面。他似乎有些生气地说, “我怎...
    沄柯阅读 308评论 0 2
  • 《春娇与志明》两部电影中有情节表明两个人肯定会在一起:志明喜欢将干冰倒在马桶里慢慢看那些白雾升起来。三个场景: 一...
    凉城未凉1983阅读 5,169评论 14 21
  • 假如我是排骨, 年糕就是我的妹妹。 假如我是年糕, 排骨就是我的哥哥。 反正 我们是相亲相爱 的一对儿。 因为我们...
    晶莹晶莹阅读 84评论 0 0
  • 倚阁凭遥,千里浪、幽云绕壁崖。雾烟城郭,惊涛穿孔,乱石鸦啼。望摩厓刻字,劲道雄、万古防堤。浪淘尽,楚勇乡军也,三两...
    风之道阅读 298评论 25 87
  • 听先生和几个堂弟堂妹聊小时候的事。几个人都说最喜欢也最感谢奶奶。 堂弟说:“奶奶那么爱干净,却总是允许我们把家里弄...
    羽宙儿阅读 198评论 0 0
  • 我热爱这个世界,我从来不曾抱怨。 因为我确切地知道。 如果我想被温柔对待,那我就要有所凭依。 我就要付出努力, 而...
    宋小宝儿阅读 18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