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玫瑰园主题作业)

列维坦的油画图片,来自网络

1

很多时候,我都会漫步在一个梦境里,久久不想出来。

这个梦是我离开沙漠和森林以后,用灵魂的低语堆积成的,真实得连自己都相信那是真的。

还是十月的印象,如同我割舍不下的一抹情愫,在脑海里落笔,镌刻,涂满生命的颜色。

也许,我本就是一棵无名的树,站在离心岸很远的地方,任凭时间的风吹过枝叶,剥落的只是光阴的碎片。

我不曾丢掉些什么东西,却在暗夜里不停地找寻。如果要说丢掉的,那就是我的心,在走心的路上,我丢了一路真心。

有些殇并不在皮囊上,却痛在日月的交替里。不想刻意去掩饰,也不想娓娓道来。有些话只适合放在心里,化作一声声叹息,安放在时间的缝隙里。

我走过很多路,遇见过很多人,在单行线的旅途上装满岁月的尘。曾经那一幕幕喧嚣的繁华,也在季节的轮回中变成一段段深深浅浅的记忆。

当寂静从四面八方袭来的时候,我正走在12月的路上。风不再温和,蝉鸣只是一抹印象。蛙声退隐于冬眠的土层里,羽绒服里的皮肤变得战栗。

风再一次经过我的脸庞,寒冷突然变成了一种力量。加缪的那句格言在我耳畔回荡:“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是的,我也有一颗赤诚的心脏与不羁的倔强。

有人说:回忆是一条不归路。是这样的,我们生来就习惯回望过去,只是思想的梳子理不清很多发生过的事情。那些诚诚恳恳,轰轰烈烈的场景,像一幕幕舞台剧,荣光落幕之后的清冷总是伴着巨大的落寞,跌入尘埃。

2

有时候,忽然会萌生出想逃离的念头。很羡慕梭罗在优美的瓦尔登湖过着简朴浪漫的隐居生活。他在新的森林和新的牧场上漫步,夕阳西下的时候到美港山上,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大嚼其越橘和浆果,享受最真实的口味世界。

越来越觉得返璞归真是离我们最近的真理,接近自然,回归自然,在寂静里重组最初的真我,只是很多人都达不到那样的境界。

生活是个万花筒,会燃起七彩的烟火。我们吃着粮食和蔬菜,品味着五味的人情。生活又像个紧箍咒,透不过气的人宛若缺氧的鱼,大口换气的急促将鳞片抖落,越来越紧的是精神的枷锁。

深呼吸只是安慰的托词,长出一口气才是放松的方式。憋闷已是一种常态,我们都不擅长在生活这条河里潜泳。

生命的海水在火焰中燃烧,身入其中的我却不懂平衡术。左右摇摆是低沉的颤抖音,我心中时常渴望另外一种声音。

光阴在额头肆意地刻画,青春只是离我很远的地平线。走过四季的中途,越来越想寻得一方静谧。它会是一座心中的寂静岭,有蓝色的湖泊经过我的心房,流水岸边,我尽情地洗我经年的衣裳。一定要有蔓越莓和秋海棠,我还要在夜晚的山岗上看玫瑰绽放。我的眼里都是星辰,都是月亮,时间从不说话,只听我低吟浅唱。

我有很多梦,都是蓝色的,那代表我的灵魂,还有渴望。它很静,像风吹过山谷的足音,它很悦耳,但从不嚣张。

3

我是一个造梦者,也是一个幻想家,只是我走在现实的路上会去找一把丢了的钥匙。我悲观,我沮丧,但我依然会微笑。

出门,我会带上新的钥匙,我要善待每一把锁。我会给路边弹唱(曾经的我)的人很多掌声,也并不吝啬几枚纸币。

还是会在夜里写诗,用它来装点记忆的窗户。我会想念一些人,想念他们当天的模样。凌晨一点仍然是我喜欢的时刻。临窗的我会看着空荡荡的街道冥想远方的天空。

星期六的凉台上,冬日玫瑰正在怒放。花蕊间的水珠晶莹剔透,很像是泪水。某些伤痕醒来,莫名的痛占据着心房。我知道,那也是一种上天的馈赠,不是风的缘故,不怪雨的凋零,唯有河流才是连接陆地的门户,我要上岸了,继续投入到生活的浪潮里,只是要修炼一颗寂静的心,坚不可摧,明亮如风。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