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灵光

字数 1229阅读 43
外滩

站在外滩上的时候我在想,十二年前的我如何看待眼前这片景色。

遗憾的是今夜没有开灯。兴许是我来的太晚,陆家嘴笼罩在一层薄雾里,微茫的光透不过来,只隐隐地看见东方明珠的样子。也许是因为十多年前我还很小,如今长高了眼力不一样;亦或是,这些年见多了高楼,而陆家嘴也陆续建起了许多高楼,东方明珠在高楼映衬下显得矮了一些。

懒得深究这些,江风带着深夜的寒意席卷而来。长江在这里转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弯,此刻我眼前的陆家嘴就像海上孤岛,独自闪耀在拍照的聚光灯下。

我独自在岸上踱步,视力不佳只能看到东方明珠的轮廓,还有它半腰间隔壁建筑上红色的“中国平安”四个大字。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牛的广告之一了。江风迎面吹来,一扫白天十几个小时的疲劳。地铁里人山人海,每个人都匆忙赶往自己的方向,什么也拦不住他们。大概也会有某个人这样看待我吧。在他们眼中,我也不过是人海中毫无分别的一滴水,前进与后退往往身不由己。


选择真是个奇妙的东西,所有的选择都在你手中,可所有的一切都会影响你的选择。最后无论好坏,都要你一力承担。那些影响你做选择的人和事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十二年前夏天的一个晚上,我把高筒袜拉到膝盖穿着短裤和凉鞋,和我妈从一个我已经忘记的地方来到外滩。后来的事情早已忘记了,我想了很久都没有想起来。这段好像并不存在却又真实发生过的记忆,让我有了怀念的感觉。想想,却又不知道怀念什么。当初的人、江边的一隅早已不值得怀念了。

迎面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跑了过来,“哥哥,哥哥,买朵花吧。”说完抱着我的腿,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不远处一个捧着一堆玫瑰的女人略带歉意地像我笑了笑。小姑娘还在抱着我的腿撒娇,我无力抗拒,借过一朵说“多少钱?”一声悦耳的童音道“10块钱一朵。”我掏出身上仅有的十元现金给了她。小姑娘欢快地跑向那个女人,这样一晚上应该收获颇丰了。

继续往前走,人群渐渐少了起来。说不上为什么钟爱这个城市,快节奏和拥挤让我难以适应。但它依然散发着别样的魅力,魔都之名名副其实。十多年我住的地方紧靠江边,推开窗就能看到黄浦江。不远处有一处老码头,十几米的水泥道往江心伸去,我和哥哥弟弟曾在那里度过无数个无梦的夜晚。曾见过一只龙船,散发着金黄色的光。如今再想起不知是梦还是现实。只是睡得很踏实。

上帝看不惯我睡的香,于是在十二年前的八月末收走了我的睡眠。从那时起,夜晚是我的敌人,一个又一个梦魇笼罩在我的梦里,挥之不去。彻夜的灯光陪我面对恐惧,直到化敌为友握手言和。依然萦绕在我的梦里,只是习惯了,怕不得。

我也害怕要来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害怕搬进新的地方,害怕新的床,害怕坐反了地铁,害怕孤立无援能打电话的却又在千里之外。可我还是会习惯的,我明白这个道理,更明白自己。只是念旧会让人偶尔没有力气。

你总会遇见人生的分水岭,毫无征兆地降临,将你的人生劈成几份。自此,过去再美好都只能回忆,而前路需要你放弃怀念给自己信心。

但愿还能困,还能疼,还能知寒知冷。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