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帝庙前耍大钱

                       


                               【紫水晶】

【你这是什么啊】

【呦,老板有眼光,你来看这个紫晶我自己磨地哦】

【哇,你好手艺,自己还会磨】

【拿切割机先磨出来,再一点一点打磨出来……】

【这个要多少钱?】

【老板这个我和你讲,白金是金中之王,这个水晶啊……】

【你不讲白金哦,白金还会保值,这个我买到手就贬值了……便宜我还拿一串】

【100块】

【天啊,这个你还要100块,你看这里看这里】买家举着手串照莫须有的太阳【这还有瑕疵哦,50!】

【我给你讲哦,白金是金中之王……】

【50我现在掏钱】

【成交!】


                               【业余砖家】


【呦,你又来啦】一位富态的女士蹲在摊前。

【……】我姥爷在发呆。

女士轻车熟路的拿起一块银元,在地上摔了两下,另一只手还在摊上拨弄其他的。

【你这是银的吗?】她问

【啊……】我姥爷耳背。

【你这是银的吗?】

【啊……】不好意思听不清。

她讪讪的缩回手,【一听就不是银的,银的声音哪有这个脆】,又摸摸这个,探探那个【还是这些哦,也不上点新货】

旁边湖南卖紫晶的小伙搭话【古董古董,要什么新货】

鉴宝砖家被咽了一下,这边没有能给她发挥的空间,掉头蹲别人摊儿去了。

【懒得理她】在一旁装聋作哑的我姥爷说了这么句话,敢成刚才装傻呐。

哈哈哈,真傻的就我一个。


                                  【摊位费】

我们这边刚开张,收摊位费的就要来了,紫晶小哥已火速撤离,蹲在隔壁摊子装游客,隔壁摊子大叔成了大户,以他为直径画圈,七米之内全成了他的地盘。

大叔鬼祟的蹭过来,跟我说【一会儿收费的来了,你就说是店里的】

【店里的怎么了?】

大叔一脸,这孩子看着挺精神怎么是个傻子的表情看着我【说是店里的,就不收费啦】

旁边卖紫晶的小哥鉴赏完大叔的摊子,又蹲在自己的摊儿前,在一位中年眼镜男拿起“舒俱来”的时候,惊呼【呀,这串成色真好,我刚才怎么没看到】

我在柱子后头憋笑,那夸张的神态和语气,真像个来“捡漏”的二手贩子。

大叔还真以为自己好运气【是吧,我刚才在那一走,就相中了,成色不错】举起手里的问“七米大户”【这个?】一掂就是问价钱。

大叔高深莫测,戳了把自己的酒糟红鼻头。真正的摊主在旁边蹲着,暗自比划价格。

【600块钱,拿着呗】大叔说,紫晶摊主赞许的点点头。

眼镜男又拿手中的小探灯照了照,左看右看,紫晶摊主演得更起劲儿啦【就是你先看到了,不好和你抢……诶呦,真不错,你看这通透度,你看着质地,舒俱来啊,这建国后八十年才发现的矿,产量不多,买就升值】

眼镜男狐疑的看了眼用力过度的摊主,和一脸淡定、心不在焉的“七米大户”比,这位顾客太热情啦。

眼镜男把舒俱来往紫晶摊主手里一放【这个宝石我不懂,你喜欢就给你吧】还跟“七米大户”帮忙还起价来。

紫晶摊主一脸发衰。

不好意思 我先笑五块钱的。


                               【大师,留步】

我左边摊位是个东北老乡,卖各种手串,佛珠。成色咋样我不知道,但听报价应该不咋地。

关帝庙这里有不少和尚,和尚也有百态,有的眉清目秀像《大明宫词》里年轻的赵文瑄,有的阔耳飞眉像弥勒佛。

“弥勒佛”带小跟班出来巡街,停到了手串摊子前。

【今天有好成色吗?】

【有有,诶呀妈呀,在您这面前我都不敢说假话,太紧张了】老乡把摊子左边的一摞手串拿给“弥勒”。

【这是什么品种……】

【阴沉木,虎皮纹的。你看我都不给你打马虎眼,30一串……看您穿这身衣裳我也不好意思要贵】

【嗯……30还不贵!你这个人不实在,你要是便宜一些给我,我这以后可大量买】弥勒说,小跟班唯唯诺诺,点头如鸡啄。

【30还不便宜,就这个我刚才给人批发都60!】老乡也不递凳子了【我跟你说两块,那塑料的,你敢买么!】

弥勒一听,还有两块的!【那些两块,你给我瞧瞧】

老乡快气倒了【塑料的,你去玩具厂批发吧】

弥勒不愧为出家人,底蕴好沉得住气,伸出手露出一排手串,粗的细的大的小的,跟商场的展示棍似地。

【你瞧瞧,在你家买的,我盘了好久,没盘油,这两天都裂了】

不好意思憋不住了,笑十块钱的。

【那你没盘明白,你赖我啊。这个不能沾水,怕潮。我都说过,不同成色不一样价,有好的贵!你也不要啊】老乡快崩溃了。

弥勒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站起来,悠悠的叹了句“阿弥陀佛”。

【那来两串】


                                       【行头】

在古玩市场蹲这么一上午,我算是看明白了,手上不管成色咋样,不挂两串珠子,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混文化圈。

拿到银子,必须地上摔两下,不管声音咋样,一律【假货,不纯】,盖章鉴定完还死活不走,涎皮赖脸的跟你讲价。

【不行不行,200太贵了】

【我这250g的,你去问问现在银子一克多钱】

【假货,不纯,100我拿去玩】

【那你别玩了,我自己留着听响】

起来走了,转一圈再蹲回来。

【120!】

【150爱要不要】

【假货,不纯,120我拿去玩】

【掏钱!】

【你这舒俱来多钱?】

【200一克,这个也就1400吧】

【700买不买】

【好好好,我贱人卖贱货,拿走吧】

商贩和买家斗智斗勇,却不管初次相遇还是熟悉面孔都异常团结,上头那个“七米大户”帮大家逃掉出摊费后,就憨厚的回到自己那边,深藏功与名了。

我旁边这个东北老乡遇上店里来拿货的,一口气出了几十条,她对面也买珠子的,过来问她【我放一些在你这儿卖行吗?】

我以为她会拒绝,毕竟是竞争关系,可她一口应下,还很热情【行啊,这边空着也是空着,一会儿你那边上太阳了,木头可不能晒,你多拿过来些吧】

我在这儿蹲一上午,拿长枪短炮来采风的不少,我左右俩摊排的特别工整,招来不少摄影爱好者。

我开玩笑【你在旁边立个牌,拍一张5元。光收这钱都比上午赚的多】

老乡嘿嘿乐【说得对】

但哪能收钱啊,我蹲累了,跑街上转两圈儿,看到好看好玩的,也蹲人摊前儿拍。

【相中哪个了?】老太太问我。

【都挺好看,拍个照片留念】

老太太笑的没牙也不见眼【拍,随便拍,拍好看点啊,我给你拾捯一下】

太阳上来,占领越来越大的阴影地盘,摊主们要么缩在树荫里,要么打着小伞。带木头出来的,怕晒就紧早收摊了

泉州的八月,一阵阵热浪冲得人满头大汗。到12点,摊儿三三两两的也收拾差不多了。

刚才的摊主儿,舍不得走的就聚在一起说说话,有的相约去吃碗面线糊,下次见面就得下周六了。

卖古书的摊上,扔了两本成人写真,一上午古书无人问津,倒是那两本被人翻卷了页。

古玩市场有真货吗?我不敢一棒子打死,总是有漏能捡。但这种撞大运的事儿,不光要靠一双孙悟空妖怪立现的火眼金睛,还要靠比通宝里还低的气运。

说到底,大家都是来玩的。附庸风雅也好,真心喜欢也好,像我老爷这样早年入手太多,想要脱手的也好。

不过就是为了开心嘛,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了。

周末愉快,么么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随着开往永宁寺的班车慢慢开动,窗外的景色竟然变得模糊了,虽然车速不快,却让人有种恍惚的感觉,清新的空气,渐渐变白的...
    水水哒阅读 71评论 0 0
  • 今天是大年初一,原打算今天去自贡,出来时间长了,真的也想回了,可是大年初一出行,实在是不合适。 弟弟安排了新年游园...
    i笑语盈盈阅读 9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