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奈何笑春风(24)揭开尘封一角

“夕照,你的生日是92年12月是吧,其实不是的。”李馨儿突然记起这事。

“91年2月15日才是你真正的生日,”李馨儿望了一眼白晴儿接着说,“你们都是情人节出生,晴儿母亲还在世时,希望两个孩子长大能够在一起。”

“傅夕照丢失以后,命运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让你们在一起了。”李馨儿欣慰,她终于对得起杨瑜夫妇了。

只是还有一个疑问始终在她心头萦绕,自己的孩子丢失,怎么偏偏被傅天捡到呢?孩子到底是怎么丢失的呢?

在白晴儿的照顾下,傅夕照恢复很快。

在这残缺的两年里,天知道白晴儿是怎么熬过来的。看着睡在身边的丈夫,白晴儿悄悄把手探进他的睡衣里。窗外乌云翻滚,雷光闪烁,气温闷热,顷刻间,大雨瓢泼而下。

借着电光,被子皱巴巴的,随意被扔在地上。

雨越下越起劲儿,一个小时后,风雨骤歇。房间里也慢慢安静下来,一只长腿突兀伸出,轻轻一勾,被子就回到了床上。

傅夕照和白晴儿足足在家休息了3个月。如果,没人反对,恐怕还会继续下去。

沈文文的孩子开始上幼儿园,文文也到酒店上班了。白昼在白晴儿同意之后,干脆把酒店所有权给了白庭和文文,也算是留给小儿子的产业了。

白昼已将41.8%的股份给了女儿女婿,傅夕照转给老婆6%,自己只持有弟弟的6%,这样一来,白晴儿不仅拥有47.8%股份,还掌握了傅夕照的所有财产。白晴儿现在才是YB的掌门人,

其实,白晴儿知道,傅夕照才是YB最大的持有者,他本身持有31.08%,再加上代持弟弟6%,比白晴儿持有的16.72%多得多。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上班?”白昼实在看不下去了,傅天都退休了,他也不再想管这些麻烦事了,公司的事,就让他们夫妻俩折腾。

“不想上班。”白晴儿直接耍赖。

“你别忘了,你是YB的总经理。还是绝对的大股东。”白昼威胁。

“让你儿子兼女婿去。”白晴儿怼父亲。

“让你女儿兼儿媳妇去”傅夕照也这样。

“那我打我孙子孙女兼外孙外孙女!”

第二天,傅夕照和白晴儿就乖乖上班去了。白晴儿董事长兼总经理,傅夕照是副总,麦克是投资总监,凯瑟琳是副总监。

“凭什么我要担任这么多职位?你可以轻松做一个副职?”白晴儿不满。

“我本来就是就是傅总啊,总没人叫我傅副总吧,哈哈!”玩笑归玩笑,傅夕照可不会把工作丢给老婆,不然老婆加班,自己在家多寂寞啊。

以前YB只是单一业务,现在的YB可以说是从头开始。傅夕照和白晴儿天天出差,忙得脚尖不着地。

傅夕照被撞过一次,始终心有余悸。他把白晴儿的敞篷跑车送给了秘书苏夏,搞得白晴儿看他和秘书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傅夕照连忙解释,“你没觉得苏夏和麦克之间有点什么?”

白晴儿恍然大悟,原来是投其所好啊,“那你怎么不送给我表妹凯瑟琳呢?”

“也要她看得上啊!”傅夕照无奈。

傅夕照给自己和老婆各买了一辆XC90混动,一黑一白,还是情侣款。白晴儿觉得这车又大又丑,还不如自己的跑车好看,傅夕照却说,“好看顶什么用,安全才重要。”

白晴儿这才勉强收下。白晴儿毕竟是女生,开这样一辆大车,有些引人注意,后来干脆都让秘书开。到后来,几乎都是傅夕照在开,于是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情景,傅夕照一会儿开着白色XC90,一会儿又开着黑色XC90。

不过这车倒是安全,经过几次主动刹车之后,白晴儿对这车也越看越喜欢。她这才明白丈夫的良苦用心。

不久,一个不速之客,突然登门拜访。

大家打量着这个人,他和程青峰有几分相像。

“我是陆钊!”来人自称。

“你是陆铭的弟弟?”李馨儿诧异,她当年只听说过这个名字,却没有亲自见过此人。李馨儿眉毛一挑,瞅了一眼傅夕照。傅夕照立即明白了母亲的意思,他拿着电话出去。

“那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白昼突然问。

“我想向你们忏悔,我有罪!”他突然直挺挺跪下。

李馨儿一惊,连连后退,心想,这人莫非脑袋有毛病?还好自己已经通知傅之涯和程绸前来,是真是假,由他们去判断。

很快,傅之涯和程绸就来到白家。程绸第一句话就是,“这是谁?”看来她真的不认识她叔叔。

“你是绸儿吧?你不认识我,我却认得你!”陆钊接道,“我是你亲叔叔!”

“当年,白昼和你结婚后,陆家因缺乏资金支持,企业破产,我和父母都搬走了。我哥哥改名程青峰,他很有生意头脑,短短一两年就积累起不少财富。然后,他把一切归咎于白昼和你,他要报复。”陆钊接着说,“他知道YBF处在关键时期,故意利用元清的病情诱使傅天转让专利,他的目的不是专利,是利用时间战术打垮YBF。后来,我做了这辈子最不能饶恕的事。”

大家都看着他,气氛尤其凝重。

“我趁工厂失火,从白总办公室偷走了你们的孩子。本来我哥哥是让我随意遗弃的,我不忍心,最后决定扔到傅天家门口。因为当时傅家已经搬家了,这样事情既不会被人发现,傅天也决计想不到这是你的孩子。”

李馨儿平静的听完这些话,泪水吧嗒落在地上。

陆钊抬头,又低下头,“我对不起你们!真的对不起!”

多年的谜团终于解开了。白昼和李馨儿两人死也想不到,引起这一切祸事的源头居然是程青峰,而起因居然是与自己的联姻有关。

“那沈越呢?”

“你将公司改名为YB,将沈越带在身边时,他已经收买了沈越。目的很简单,就是时刻监视你和公司的一切。”

“那为什么不早动手?趁YB立足未稳时动手不是更好吗?”

“不,”陆钊接着说,“这就是他高明之处。同一个地方让你跌倒两次并不会让他解恨,于是他投资了惠能。等到YB一飞冲天的时候,亲自把它拉下来,一口吞掉,那才解恨啊!”

好深的心计!大家不寒而栗。一个人为了仇恨,竟然可以精心布局几十年!YB要不是得贵人相助,恐怕真的一败涂地。由此也可见,程青峰的确很有商业天赋,只可惜用错了地方,枉费几十年的大好青春。

可怜之余,李馨儿觉得他很可悲。即使当年联姻失败,李家未必会置陆家不顾而袖手旁观,是他自己意气用事,最终害了陆家。

程绸一下子听到这么多的内幕,难以接受,他的爸爸竟然是一个这样可怕的人,自己居然还有一个叔叔!

“那我爷爷奶奶呢?”程绸问。

“你还没出生就过世了。放心,你爷爷奶奶和我住在一起,没受什么苦。倒是你,好好一个家,被哥哥拆散了。”

陆钊拿出一张名片,塞在程绸手里。他对白昼夫妻鞠了深深一躬,转身离开了。

直至现在,一切过往,皆清晰明了。真正谋害白晴儿父母的,不是傅家,而是程青峰。白晴儿看着程绸,神色复杂,她俩的缘分竟也牵扯这般深。

“大哥、嫂子,对不起!”程绸道歉。

“算了,恩也好,怨也好,终归是一家人。”傅夕照说道,他看向妻子,白晴儿没有反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