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不燥,爱得刚好

微蓝的天空吹散絮状的云,散开后的拉丝感像极了散落在四方的人们,虽各自天涯,却心心念念。

风儿静静的吹着,只有当它经过发丝,抚过面庞才能感觉到有什么美好正在从时光划过,阳光在这微风中仿佛长了双脚,走过心房的每一个角落,暖暖的刚刚好。

清晨,在鸟儿清脆的叫声中醒来,伸个大大的懒腰,被子还散发着前一天阳光的味道,不是梦。

来自网络

五月是全年最爱的月份,可能因为爱五月天,也可能因为它的顺序刚好和人一生中的现阶段契合,路走完三分之一,已然有过一些经历,也生出了许多抵抗不确定的精力。

从求学到求职,很少能在五月回家,假期不长还不够休养生息,任何奔波似乎都显得经受不起,一直作罢。

一场疫情一家人被“关”在一起快四个月,慢慢发现从来没有花时间去了解自己最在乎的人,他们的喜好,他们的兴趣,他们生活的点滴。

一直以来都在作为爱的接收方,一切被给予似乎都理所当然,以至于慢慢发现在爱他人方面也许自己是有所偏颇的,不擅表达亦不去表达。

近乡情怯,回家的前一晚破天荒失了眠,早在回家的前一周就开始筹划要干的事,关于关爱、关于陪伴、关于自己曾经学生生涯的青春……

虽计划赶不上变化,但想做的事就立刻做,想爱的人就好好爱。

早上给妈妈化简单的妆才发现皱纹早爬满了她的眼周,老爸在一旁看着依然对女人们的这些行为表示不解,却还是上前指点我耳根的肤色不均匀,我承认我也是个捯饬二级残人士,生活不过勉强自理,但她乐意我的小试牛刀。

回来前家人约好的饭局比想象中热闹,一场名为为春节未回家的我准备的盛宴。

饭后几个姨就开始刷短视频、开始试衣服和鞋子,拿出给她们带的口红,一个个也能开心的像个孩子,嘴里说着浪费钱,下一秒就开始上唇试起色号,女人爱美的天性不分年龄。

也许各自都有生活的一地鸡毛,但不丢对生活的热情,这一刻为她们感慨:爱美的心还在是一件多好的事情。

来自网络

这一天变得很悠长,小镇上的车又堵了起来,超市里买单的长队,动画片电影一票难求……

这个地方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快速运转着、变化着,当你回过头再看它一眼时,仿佛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异乡人。

人们说:爱是相互的。

万物只有自然而然的爱,自然而然的情,没有“你爱我,我才更爱你”这种逻辑。

阳光风雨,你爱不爱他们,他们都爱着你,你只有在主动去爱他们的时候,才能感受到他们其实早已经在爱着你。

窗外的风还在摇曳着阳光,手上的书已经看到了第十八章,在秋风吹落树叶之初林祥福怀抱女儿离开了溪镇,在冬天飞扬的雪花里再次走进了溪镇,他想他的女儿需要一个家。

不知道他的这场漂泊最终会有怎样的尘埃落定,但他把那个称之为家的地方视若一生的追逐,大抵这成了他一生活着的意义。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