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她是我的学妹

“你们是学生会的吗?”正低头检查看台卫生区域的赵澈,应声抬起了头,是他!两天前在校运会开幕式上擦肩而过的那个男生?!其实,赵澈对人脸的辨识度不高,只是这个男生——特别地白,就是阳光照在脸上会反光的那种,所以,只用一面,她就记住了他。

虽然没有一见钟情的感觉,但是这一刻,和他对视着,赵澈的心开始慌乱了。

“嗯,对。”看见赵澈这个样子,一旁的韩萍知赶快回答,因为那天赵澈跟她提过,她看到了一个特别白的男生,所以,不出所料,就是眼前这个了。

“你们是检查人数的吗?”男生所在的位置是高二11班,赵澈快速捕捉到了这个信息。

“不是,我们是检查卫生的。”这次,赵澈小心翼翼回答了他——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学长。

走过了这个班级之后,赵澈绯红的脸就说明了一切。

“你不会真的是一见钟情了吧。”韩萍知和赵澈是初中的同班,到了高中,不仅同班还同寝,所以,彼此之间的了解那肯定相当深。

“这就是你期待的,’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吗?”

“我觉得,可能是的。第一次会对一个人的一面之缘那么深,而且,你不觉得这是命中注定吗?萍子,我想认识他。”可能就是因为曾经读到的那句诗,赵澈脑海里塑造了几年的理想模样就突然地出现了,她会开始不断地想起他的样子,想起擦肩的一瞬。



“是……是啊,好久不见了。长……”还没说完,赵澈立马停了下来,“长长”曾是她认为称呼他的最佳昵称,比学长要多一份亲切,多一份撒娇。

他曾说,只有你一个人这么叫我。

但是现在,她不能,也不敢继续这么叫了,即便这个习惯已经习惯了六年。

“轻尘啊,原来你认识小澈啊?”易爷爷开心得不得了,既然认识,那么事情就更好办了,又多了一个帮手拉红线。同样,易叔叔和易阿姨一个对视就交换了信息,他们也是这么觉得的。

“嗯,我们是一个高中的,她是我的学妹。”易轻尘说这话的时候,看向了赵澈,赵澈有那么一瞬间的迷失,她又看到了他眼里独一无二的温柔。

“这样啊,那下午你们就刚好回母校看看好了,听你赵阿姨说,小澈可是好几年都没回来了。”易阿姨直截了当,却不知道两个人心底已经翻起了波澜。

“行,那下午我们就一起吧。”易轻尘大概明白了自己在这里应该扮演的角色,一口答应下来。可他却不知道,他从进门起,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粒盐你,准确无误地撒到赵澈心里的旧疤上。

他那么云淡风轻的语气,看来还真的是从来都没有在乎过吧。

我,真的,只是他眼里的学妹。

中午的聚餐气氛还是比较欢快,除了赵澈。她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却会用余光有意无意地偷瞄易轻尘和他的……妻儿,依旧绅士地拉开凳子,贴心地为她加水,心里下着雨,脸上怎么放晴?

都过去了,就过去吧。

“这样,我们先把我爸送回家,然后我们一起去泡温泉,怎么样?”

“行,我们现在啊,跟他们年轻人玩不到一起,还不如我们自己搓麻将。”赵妈妈接过话。

“那我们就走了,爷爷再见。”易拾薪先去给易爷爷打了招呼,走到赵澈身边,“那……我去开车,你在这里先等我一下。”同样的气质,她根本不会拒绝。

赵澈微笑着点了点头。

旁边,易轻尘一手抱着襁褓中的儿子,一手拉着她。

赵澈告诉自己,别看了,越看你越难过,难过还不是没有用,有点骨气。但是,那种妒意,怎么会那么容易控制?

这一刻,她突然对那句诗感同身受:恨不相逢未嫁时。如果,晚一点遇见,那么,现在站在他身边的,会不会就是她了。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只能接受你不愿接受却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就餐的地方,距离高中还是有一段距离,坐在副驾的赵澈安静地看着窗外,那些树好像样子不太一样了,应该是又修剪过了;那栋楼喷上了新的彩漆;那条路终于修好了。一切,历历在目,却也遥不可及。

她的青春,除了易轻尘,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而现在的她,连易轻尘都没有了。

所以,还是看开点吧。

赵澈很会自我调节,但是关于易轻尘,这却是个永恒的难题。

所以,就不应该回来的,是吗?

终于到了学校门口,因为是寒假期间,学校没有人,门卫也不管。他们就径直走了进去,直到这一刻,赵澈才意识到,她的青春,还有这所学校,见证了她的成长。

走进校园的每一步,赵澈都无比激动,每一块砖都有过她的足迹。

不知不觉他们就走到了教学区,赵澈和易拾薪停下来等易轻尘,她是不愿意看他的,她不开心,这个充满了两个人回忆的地方,她只希望只有他们自己来回忆。

“我们接下来怎么走?去哪边啊?”看着左右分隔的A、B教学楼,易拾薪向易轻尘询问。

“一起吧。”易轻尘轻轻说。

“那是先去A楼还是先去B楼啊?”

“A楼吧”“B楼吧”

多么惊人的默契,在A楼11班的易轻尘说去B楼,而在B楼21班的赵澈却说A楼。易拾薪一时看着两人不知道听谁的好。

“就去B楼吧,先去看看学妹的班。”易轻尘身边的刘艺煊开了口,这还是赵澈第一次听到她说话,不得不承认,刘艺煊的气质谈吐都比她好得多,她总是淡淡地笑,没有一丝作假,温柔得体,也只有这样的,才会是易轻尘喜欢的类型吧。

“嗯,好的。”赵澈没有理由说不,于是便带头开始找曾经的教室。

很快就到了21班的教室,门竟然没有锁,他们就轻轻地进去,易拾薪和刘艺煊就在教室里面四处看,只有赵澈和易轻尘在讲台边呆呆地站着。

几乎是耳语的声音,她听到他说:

“那些日子你一定很孤单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喂,妈,我下飞机了,你们在哪儿?”赵澈快要忘了多久没有踏上这片故土,一下飞机就迫不及待想要见到父母。 “我和你爸...
    db9f149d14bc阅读 61评论 0 0
  • 好好的可以睡懒觉的早上 被我自己做的梦吓醒 梦见老爸生病 呜呜呜 醒来赶紧查查有没有这个病 这个病到底怎么样 还好...
    太阳是我捂热的阅读 125评论 0 0
  • 这两天散步时一直在收听蒋勋的《舍得,舍不得》。他有两枚学生多年前为他刻的印,一方刻“舍得”,阳朱文;一方刻“舍不得...
    步绾阅读 1,902评论 68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