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许久未成如此凝视自己的母亲了。满脸的褶子以及有些时而干涸时而泛红的眼睛,幸运年轻当喂蚕技术员时没有被好友摘桑叶的树干弹瞎,所以遗留下来的是眼睛永远的不舒服。母亲从无怨言。母亲不运动不说话嗜睡在半年前凸显出来,一度让我焦虑却又不知所措,愚钝的我错误的怪父母生活没有规律,糖尿病和高血压的药凭心情吃,医生嘱托的但凡不能吃的树,偏偏要吃,并认定人活着,就应如此。父母的固执让我无奈又无语,所以渐渐的我逃避着,以自己的事情为理由回避着。不愿意去凝视,躲在一碗汤的距离以外我行我素……直到今年的6月9日在侄儿的坚持下母亲的Ct检查报告里,原来母亲的眼框鼻骨后面被一个近五公分的脑膜瘤侵占着,这便是母亲不愿意动,不愿意说话,甚至偶尔会小便失禁的根源。风险评估后,为母亲选择了保守治疗r刀手术,好在手术的结果略有成效。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我慈祥母亲渐渐的老了,人生有时候是不必去想得太多,只需要你活在当下,面对此时此刻真实的自己,用乐观的心态去面对,去迎接,去度过所有的一切。这便是你最好的生活方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