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的魔咒

因为我既不生活在过去,也不生活在未来,我只有现在,它才是我感兴趣的。如果你能永远停留在现在,那你将是最幸福的人。你会发现沙漠里有生命,发现天空中有星星,发现士兵们打仗是因为战争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生活就是一个节日,是一场盛大的庆典。因为生活永远是,也仅仅是我们现在经历的这一刻。——《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图文|寂镜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晴

-灵感-

我尝试日更,笔耕不辍,坚持码字,然而每坚持到第三天,就会产生放弃的念头。因为没有共鸣的读者,更因为没有丝毫的灵感。

枯坐在电脑前,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又或者把以前的草稿箱翻个底朝天,看看以前没能写完就搁置在一边的文字,有没有可能再继续。

今晚,又是一个新的第三天。我坐在书桌前,吃完了一盘水果,循环往复地听同一首歌,草稿箱和备忘录又翻了一遍。

我不知道写什么内容。

我就是那个传说中没有故事的女同学。人生过得太平静顺利没有波澜。写不出跌宕起伏令人惊叹不已的小说,也无法娓娓道来别人精彩纷呈的人生。

我再也不想说任何关于我自己的事,因为本身并无任何故事性可言。却很奇怪绕来绕去又回到自己身上,絮絮叨叨个没完。

闲暇时间里,我看电影也看书,刷热门而聊八卦,然而,我写不出故事。

有时候音乐书籍或者电影,能给我短暂而清晰的灵感,使我想去说一些什么表达一些什么。然而这样的想法很快就消失。

洗澡的时候,大脑皮层也会异常活跃,飞速运转,如行云流水的构思在脑海左右碰撞。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大脑是个废弃的游泳池,我看到水草、虾米还有无数的小金鱼在游来游去。

大脑摇摇晃晃,小鱼儿在泳池边缘,游来游去,最终还是没有游出去。


-听歌-


有一阵子,我喜欢听林忆莲的《词不达意》,也有一阵子,我单曲循环李宗盛的《山丘》。

有许多人说“年少莫听李宗盛,长大方知林忆莲” ,我好像最近才明白。

幼时听过他们的故事,却甚少听他们的歌。几年前,从不同的地方,分别听到,似乎听懂了歌词,也似乎听懂了嗓音背后的故事。当然,完全不再意淫过去的种种。只是好好听歌。

身边听林忆莲的有之,但听李宗盛好像并不多。又听闻“年少不听李宗盛,听懂已是不惑年”,而我还没有到而立,细思极恐。

大概人活到一定的年纪,心会开始先苍老。甚至会比颜先老去。


-怀旧-


界定是不是到了一定的年纪,可以先看看你是不是开始怀旧。

怀旧情怀,偶尔具有间歇性和突发性,但往往具有一定的诱因。最近我喜欢重温以前的影像和歌曲,可能因为剧荒也可能因为太无聊。

小时候看过的无厘头港片,和意义不明的文艺片,重新翻出来,伴着弹幕里浓烈的怀旧吮指回味。重新看了一遍《东成西就》、《青蛇》、《春光乍泄》、《蓝色大门》等等,甚至重温了儿时被迷得五迷三道的电视剧《老房有喜》。

影像声音是具有魔力的,很容易将人带回到小时候,那时的快乐是天大的,很夸张。而我一度词语匮乏,不知如何表达这喜悦。

许多事情小时候想不明白,现在或许阅历浅薄还是想不通。

而当我们听到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在我最美好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人都不在我身边”

''当你不能再拥有, 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多少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这种慌,恐怕是年少和现实冲撞而得不到调停的结果。隐隐约约你觉得你都懂了,可实际上你什么都没懂。


-魔咒-

说来也怪,说到第三日的魔咒,起因是我不知道要写些什么,最后却不知不觉间写下了这么多。

敢情,破解魔咒的方法就是直面魔咒。

无论怎么样,进入下半年,心里轻松了许多。惊觉时间飞速流逝带来无力的流失感如何用力也把握不住,然而无论怎样,时间过得快也有个好处,被搁置的Plan ABCD开始慢慢进入队列,提上日程。

生活就是一个节日,是一场盛大的庆典。因为生活永远是,也仅仅是我们现在经历的这一刻。

能够活在现在而不是过去或者将来,能够真实地直面生活和感受这个时刻,使我感到幸福。

我只有一个现在。

很开心,再不必为赋新词强说愁,再不必谎言矫饰伤感。

即使一直没有富余的存款,也可能会嫁不出去;即使写的东西,未必会有很多人愿意看;即使生活枯燥平凡,毫无波澜。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说到底,我关心的还是我自己哦。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