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rstar6UP真实性?

字数 2819阅读 36994

昨天夜里与朋友一同出去饮酒,喝到一半的时候,pk之星APP:【16up.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了,请复制自行浏览器查看即可。朋友立起酒杯,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唉,这日子,过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我知道,我们通常都把他这样的叫做借酒浇愁,生活除了当初的那种激情,剩下的都是被柴米油盐磨灭的平淡,谁还在乎说我们能一直开心下去。有人说,成年人的崩溃是总借钱开始的,其实,成年人哪有那么坚强。我跟朋友说,其实没有这么糟糕,我们的生活当中还是有蛮多乐趣的,但是他却满心的都是糟心事,一点欢乐的事情都回忆不起来。


后来我告诉他,亚洲6UP这个网站是我以前就发现的,这网站是个综合性的大型游戏网站,网站上面有很多的娱乐活动,没事的时候或者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打开电脑或者是手机,进来看一看,玩一玩,一是可以缓解一下生活的压力,二是他这个网站做的要比同级别的很多其他网站都精良,游戏刺激先放在一旁,光是赢得游戏获得的奖金就能让一般的人欲罢不能。我刚一开始也是不相信网上的话,觉得一个网站能有几个钱,有这时间还不如去楼下的彩票站买几注彩票,万一中了大奖直接发财,那不就一下子就开心啦。

但是人总归还是有好奇心的,有天无聊我就点了一下,进去之后光是网站主页的细腻程度就让我大吃一惊,我还以为进错了,这比现在市面上的大网络公司的官网做的还要好,所以这亚洲6UP网站我对它有点刮目相看的意思。后来我又点进去玩了几局游戏,没一会就玩到天黑了,看了看玩了几局,游戏的账号里面还剩了不少奖金,这才想起来,官方宣传的时候说游戏里面的奖金是可以直接提现的,我就试了试,没想到银行卡账号竟然立刻受到了转账通知,这下可有点让我喜出望外了,没有想到网上说的竟然都是真的。我把这事告诉了我的朋友,只是希望他想开一点,生活中不光是有各种各样的烦恼,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和欢乐的时光。


没想到今天一大早醒来的时候发现他给我微信转了一万块钱,我赶紧打电话过去,以为他要交代后事儿呢,结果他告诉我昨天喝完酒回家就试了试亚洲6UP这个网站,是不是向我说的那么神奇,结果就开始玩了起来,一直熬夜玩到现在。我问他那这一万块钱是怎么回事?他说:昨天赢了点,一万块就是个零头,希望你能拿着,谢谢你昨晚的那顿酒钱!

看完点击官网讲点故事给你听:

薛良玉对此只是笑而不语。

云秋梦走到这女子身边伸出双手揽住她的胳膊撒起娇来:“娘,女儿这不是回来了嘛!”

听到云秋梦叫她娘,阮志南十分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禁不住小声嘀咕起来:“原来她就是梦儿的母亲,真是个大美人。”

汪漫推开云秋梦的胳膊叹了口气:“你真是越来越任性了,居然敢私自跑去蒋家堡退婚!你爹与蒋堡主相交数十年,你这么做,有没有替你爹想过。”

听罢此话,阮志南转头看了看站在汪漫旁边的云树,见他脸上没有一丝愠怒,又向薛良玉问道:“良玉姐姐,云堡主应该不会因此责备梦儿吧!”

薛良玉点了点头:“阮公子不必忧心,我们堡主最疼爱的就是梦儿,是从小宠到大的,向来是要星星不给月亮。”

阮志南再次朝着汪漫看了一眼,又开始叨咕起来:“怪不得梦儿长的这么可爱漂亮,原来是遗传自她的父母。”

阮志南正想着云秋梦的种种好,云秋梦却一脸的委屈委屈:“娘,你就知道替爹着想,都不为女儿着想。你都不问我喜不喜欢蒋连君就要我嫁给他。反正你们定亲时没有经过我的允许,那我退亲也用不着跟你们汇报!”

汪漫早就知道她定会想尽办法反驳,便一本正经的说道:“连君那孩子品行端正,自幼聪颖好学。若是他不好,我和你爹怎么会为你定亲呢?”

云秋梦听罢汪漫的话一声不吭的走到了云树身边,云树拍了拍云秋梦的头笑道:“不妨事,不妨事,什么都比不上我女儿的终身幸福重要。既然我宝贝女儿不愿意嫁进蒋家堡,那就不嫁!”

听完这话,云秋梦是喜笑颜开,又搂着云树的胳膊撒起娇来:“梦儿就知道,还是爹爹最疼我了!”

汪漫无奈的用手指戳了戳云秋梦的头:“你这个丫头,每次犯错都有一大堆理由,你要是有你良玉姐姐一半懂事娘就知足了!”

薛良玉急忙向汪漫福了福身:“夫人过奖了,其实梦儿这样的好女儿才是不多得的,良玉何德何能敢与小大姐相较。”

一旁的阮志南也十分认同薛良玉的话,竖起大拇指称赞道:“良玉姐姐说得对,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梦儿这样的好姑娘呢!云堡主和夫人有这样的好女儿,真是好福气。”

汪漫这才意识到厅中多了一人,于是柔声问道:“这位公子是?”

云树笑着将阮志南拉到了汪漫面前:“这位是金刀派阮掌门之子!方才咱们女儿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四大名剑的刁难,多亏了他一直将咱们女儿护在身后!年纪轻轻就如此英勇果敢,正义凛然实属难得!日后定然前途无量!”

汪漫闻听云秋梦在路上遇到四大名剑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二话不说走到云秋梦身边不住的在她身上摸来摸去:“你遇到他们了?他们这几日一直嚷着要与你爹爹比剑。没想到他们遭到了你爹的拒绝后竟然找你的麻烦!快让娘看看,你可有被他们伤到哪里?”

云秋梦笑嘻嘻的握住了汪漫的手:“娘,您放心吧!我没事的!那四大名剑也就是吹出来的名声,他们根本就不是女儿的对手。”

再三确定了云秋梦平安无事后,汪漫这才放下心来。

云秋梦走到阮志南身边拍了他一下:“快给我娘说说你自己。”

阮志南向汪漫行了一礼后才缓缓开口:“小侄阮志南拜见云伯母!小侄今日是受武林盟主百里川之托有要事前来请云伯母相助!”

夫妻二人听到百里川的名字心中便知晓是什么事了,云树径直问道:“阮贤侄可是为了求助雪神宫一事而来?”

阮志南恭敬地答道:“回云伯父的话,小侄正是为此而来。百里盟主打算去绝迹寒潭取出宝刀惊鸿斩。只是那绝迹寒潭异常阴冷,普通人去了,怕是小命不保!传闻只有那雪神宫的雪神江灵雀凭借寒雪冰功的功力护体,才可以在寒潭中来去自如。

可是那雪神宫向来不干预武林中的事……但百里盟主听闻云伯母与江宫主有些交集,故而差小侄前来!”

汪漫却显的有些为难:“阮贤侄,这个忙我恐怕是帮不了。”

听罢此话,阮志南吃惊的“啊”了一声:“为什么?”

汪漫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云树向阮志南解释道:“阮贤侄,我和你伯母早就料到那百里川会这么做,故而今日并未去仁义山庄参加武林大会。没想到,他竟然会派贤侄这一后生来到我云家堡做说客。”

云秋梦听得不明不白便问道:“爹,娘。江灵雀是谁?我怎么从来没听你们提起过?”

许久,汪漫才开口回答:“若是论起来你与她还颇有渊源,你就是叫她一声母亲也是应该的。”

云秋梦更加听不明白了:“我和她能有什么渊源?我叫她母亲?难道我是她生的?”

汪漫即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忙解释道:“胡说!你当然是娘亲生的了!娘生你的时候难产,可是神医卢清源亲自配药熬药才保得我们母女平安。”

云树也乐呵呵的保证道:“梦儿,你娘说的没错。当年是你姑姑亲自把你抱到爹手上的。”

毕竟养育了自己这么多年,汪漫虽然不似云树那般宠溺自己,但对自己的真心实意,那番慈母之情确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

云秋梦自然确信自己是汪漫所生,但她仍有诸多疑惑:“那我为什么要管江灵雀叫娘呢?他不会是爹的另一个妻子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